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我与青春时隔四年

我与青春时隔四年

我与青春时隔四年

时间:2020-06-18 09:33:57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若初

主角:夏阡,骆之潜

离线阅读
我与青春时隔四年

我与青春时隔四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我与青春时隔四年 阅读全文

  在姑姑家独自待了两天,除了复习写真题试卷外,就是写写书法,虽然无趣了点,倒也落得清闲自在。夏阡没有别的什么爱好,就是喜欢练书法字和下象棋,在她这个年龄真的是少有,很多不明真相的人起初总会以为是家里父母培养的,但其实是夏阡自己喜欢的,而明白真相后的人就会都说很适合她的性子。但只有夏阡知道,不适合,她只是喜欢而已。

精彩章节试读

  这天夏阡早上起来,背完课文后原本想去床边写下字,打开窗子才发现天灰沉沉的,快要下雨的样子。连忙跑到前院里把衣服收进屋里,收完正要关上门时,余光瞥到院子一处角落里,开了几簇蒲公英花,淡淡的紫色,在一片绿色的院子里格外突出。

  夏阡走进蹲了下来,认真地看着,心想,花开完就该长毛了吧。正想着时,院子外响起了开门声,抬头一看,姑姑带着李灏远走了进来。

  饿不饿啊,想吃什么跟妈妈说,妈妈给你做。

  我想吃汉堡炸鸡你给做吗!尽会骗我!

  哎哟妈妈跟你说多少次了,你病刚好不能吃,等病全好了妈妈在给你买嘛。

  骗人骗人!昨天你就说等我病好给我买,今天又说病全好再买!你就是在骗人!

  胖乎乎的小男孩说着甩开了自己妈妈拉着的手,就要往屋里冲。

  夏阡尴尬地站在一旁,正要开口问好时,李灏远好像终于瞧见了她。气呼呼的胖脸顿时变得警惕还有些疑惑,冲着夏阡喊道。

  你谁啊!干嘛在我家里?

  我夏阡正要开口解释,姑姑走过来拉着李灏远的手说

  没大没小的,这是你堂姐三三姐啊,医院里跟你说过了怎么全忘了?

  听着像责备,但实则语气全是宠溺。

  夏阡倒没介意,淡淡笑道阿远你好啊,好久不见,身体好多了吗?

  哼!关你什么事!李灏远似乎很不喜夏阡的样子,嫌弃的脸色摆得极为明显,好像很怕夏阡看不出似的,转身就要跑进屋里去,末了还回头恶狠狠地说小三!

  额听到这个,夏阡真的尴尬得脸色一僵。

  这小孩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不讨喜,一如既往的记仇啊。

  嘿你这孩子!谁叫你骂人了!不会好好说话好好叫人吗?姑姑这会倒真有点生气了,连忙跟夏阡道歉三三啊不好意思啊这孩子都不知道哪里学来的的词,尽瞎说!

  没事,姑,我知道阿远不是有意的。

  就算有意的也拿他没办法啊。

  我就知道你懂事,不跟阿远那小孩子计较。

  夏阡跟着姑姑走进屋,接下来就被问了几句这两天过得怎样吃得怎样,无非就是关心的客套话。

  跟姑姑聊完几句后,就被赶回房里学习了。

  夏阡坐在窗边,想着刚才李灏远在院子里那个嚣张的表情,越想越觉得莫名其妙,甚至有点想笑。

  大概三四年前夏阡还读小学那会儿,暑假就经常跟哥哥来姑姑家避暑,那时候小阿远才四五岁,白白胖胖的跟现在差不多,特喜欢跟在二哥后边玩,一开始也喜欢跟自己玩的,可是夏阡自小就被家里人各种灌输安全知识,自然不会带着小阿远玩危险的事,还会在二哥带走阿远后,跟在后边各种不准。小阿远是谁啊,家里的祖宗,打小就极少人敢忤逆他的意思,大概觉得被约束到了不开心了,慢慢的就反感起夏阡,那时候有二哥在,小阿远还不敢怎么生气,后来,二哥长大了就不陪夏阡来了,小阿远看到心心念念的二哥没来,自是更生气更难过,对夏阡就干脆没了好脸色,再后来,夏阡也就没来了。

  想想以前什么也不懂,整天像个小大人似的,跟在二哥阿远他们后面不准玩这个不准玩那个,现在想来觉得真是太好笑了。

  一个人窝在窗边天花乱坠想了许多以前的事,想到好笑的事就自顾自的笑笑,像个傻子一样。十一点多那会儿就下了楼,帮着姑姑做饭,做完饭阿远被姑姑哄着下楼吃了点就又回去了,在饭桌上待了还没有10分钟。

  算了,等晚点他自然饿了的,到时再给他做点吃的吧,来,三三,咱吃吧。

  夏阡听了也接着动筷,想着刚才阿远走之前又对着她喊了一声小三,心里终于疑惑了,他是觉得这样喊解气呢还是想让我生气呢?

  桌上姑姑一直不停给夏阡夹菜,堆得她的碗都成座小山了。夏阡及时止住

  姑,姑,姑你别夹了,都快装不下了。

  装不下也得吃,你看你,瘦成什么样,脸还那么白,一点精气神都没有。

  姑,你知道的,这是打小就会的,不是吃得多就有精气神的。

  那也得吃,吃胖点,把你养胖起来,回去**妈见了可不得感谢我。

  姑我觉得,这可能有点难度。

  为啥?

  夏阡不好意思再说是天生的,只能说我过多一个月就初三了,学业忙,不容易胖的。

  是咯,你要上初三了,姑姑拍了下脑袋你不提我都给忘了,之前**就一直跟我说你偏科很严重啊,让我找个老师给你补补习,我早上啊终于给你找到了。

  啥啥补习?夏阡有点懵

  就咱家隔壁过去两间,就那颗木棉树旁的那家,住那家的是在市一中教高三的老师,可厉害了,早上在医院瞧见了,问了几句,她说没问题呢,刚好她孙子这暑期在她那儿住,说她孙子理科不错,你想问问题尽管过去。

  夏阡反应不过来,那她到底要找谁补习还有,补习她爸怎么没跟她说?先斩后奏?

  夏阡懵了一下午,觉得美好平静的暑期被彻底打破了,甚至有点难过呢。

  晚上李灏远又不肯下来吃,姑姑干脆不管他了,吃完饭就带着夏阡出门走一走,顺道去那个补习老师家里坐坐。

  走到那颗木棉树,夏阡一顿,抬头看了那棵树,木棉花朵朵盛放,红得似火,漂亮得很。正看入神时,门开了,夏阡余光感觉门边的人看了过来,连忙正了脑袋,把目光移过去,对上的,是一双平静的眼睛,如水如雾。

  夏阡愣住了,嗯?有点眼熟

  骆之潜似乎看出夏阡的疑惑,勾了勾唇角,直视夏阡的眼睛,缓缓开口

  你好。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