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越过时光与你重逢

越过时光与你重逢

越过时光与你重逢

时间:2020-06-18 16:50:09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掌中云

主角:南枝,傅润深

离线阅读
越过时光与你重逢

越过时光与你重逢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越过时光与你重逢 阅读全文

  七月,锦城闷热。锦城美术学院外的一家咖啡厅内,空调温度适宜,不少学生凑在里面休闲学习。门口,铃铛串响,南枝推门进来。“就她,我爸在外面的私生女,真不知道谁给她的脸,居然敢来跑来问我妈要钱,还狮子大开口要二十万。呵呵。”南琪釉咬着冰咖啡吸管,愤愤道。几个同学寻着她目光看过去,南枝刚送完外面回来,正和老板交涉。

精彩章节试读

  女孩那一身像被水波过,日暮黄短T被汗湿,齐耳朵的短发黏在瓷白的面颊上。

  咖啡厅内一大半异性,都把目光投了过去。

  南枝一米六五的身高,细腿细腰,胸部发育却出奇好。

  扎个丸子头,胶原蛋白充盈的鹅蛋脸极显稚嫩。

  那股天真无害的劲儿,像个未成年,旁的男人多看两眼,都会自我罪恶。

  这烈日当头的夏天,老板怎么忍心让这么可爱一姑娘出去送外卖?

  狗逼老板,早日破产!

  咖啡馆一半异性都冲南枝来的,谁都想一睹“咖啡西施”真颜。

  “啧,大胸萝莉,爱了。”男同学调侃后,看向南琪釉:“都一个爹生的,怎么你就飞机场?”

  “靠。”

  南琪釉气得大骂,拿纸巾砸过去。

  谁都知道,南琪釉父亲是锦城富商,二十万也就南琪釉一个包。

  南琪釉翻了个白眼,声调拔高:“她妈就是一个*女人。当年勾引我爸,后来遭报应死了。她没考上大学,找不着工作,就想来分家产。幸好我妈赶她出门啊——”

  女孩话没说完,马尾辫被人从后拽住,整个脑袋往后一磕,撞在卡座靠背上。

  她痛叫一声,后颈被人用手指紧紧掐住,压根转不回去。

  她急得冲着同学大叫:“你们死人啊!谁啊!还不来帮忙!”

  几个同学不动,愣愣地望着南琪釉身后的女孩。

  脸上都有一种“背后八卦,却被当事人抓包”的窘迫。

  南枝一手掐着女孩后颈,一手紧拽她的头发。

  看着天真无害一小姑娘,手上劲儿却不见小,把南琪釉拿捏地死死的。

  南枝压下身去,几乎贴着南琪釉耳背说:“姐姐,别怕,我跟你好好说两句。”

  她一双眼睛弯成月牙,声音娇憨,丝毫不带揍人那股狠劲儿。

  萝莉小妹妹撕逼,也好可爱?三观被这姑**可爱带偏了。

  这边动静引起周围的同学的注意,有美院的同学举起手机,对着这边拍摄小视频。

  ——#咖啡西施和美院校花当众撕逼为哪般?#

  南枝用大家都能听见的声音,掷地有声道:

  “第一,我妈妈是正妻,她如果没死,**进不了南家门。第二,往前18年,爸没给过我赡养费,这笔钱,我应得。”

  “南枝你胡说!你你比我小,**怎么可能是正……”

  女孩声音刺耳,南枝不爱听,一把掐住她的嘴,捏成鸭嘴形状:“我跟你讲道理,你不要插嘴。这样,不乖哦。”

  尾音那个“哦”字,拖得略长,软地像棉花,却意外的具有杀伤力,像个小恶魔。

  周围人都看呆。

  这位可爱,好像跟他们想象得不太一样。

  长得像小奶猫,却是个小恶魔。

  南枝又说:“哪怕你去查一下,也不会有这种错误认知。我要是你,就夹着尾巴做人,毕竟,**当小三,逼死正妻,并不光彩。”

  咖啡厅一片死寂。

  锦城美院的人,谁不认识校花南琪釉?

  南琪釉居然是小三的女儿?她妈还逼死正妻?

  惊天大瓜。

  在中国,锦城美术学院和央美实力并齐。

  而这所学校从不缺美女,南枝却能凭借送“咖啡”红遍整个锦城美院。

  *

  咖啡馆营业到晚上十二点。

  南枝守收银台,无所事事打开万源集团的招聘信息群。

  看见群友转发了两条新闻。

  ——《锦城首富独子傅少回国》

  ——《万源集团太子爷身份成谜?》

  万源集团是中国最大的皮具公司,主要从事皮具产品研发,是锦城第一企业,总市值破万亿。

  在中国,几乎人均都使用过万源集团的产品。

  去年中国大陆富豪榜,万源傅氏一家,位居第一。

  傅家只有一个独子,网上关于他的信息,却少之又少。

  万源太子爷回国继承家族企业的八卦从集团内部传出来,却没有内部员工见过这位太子爷。

  年初,这位小傅总成立了新部门,打算开发低奢和高奢两条新的产品线,并对外招聘设计师。

  南枝也是通过网络初试的人之一。

  南枝19岁,群内年龄最小,高中毕业。没在群里说过话,群友却都知道她。

  皮雕作品《沙枣林》出自她手。

  这幅作品惊为天人,群友们都认为,南枝是个历经沧桑且五六十的老匠人。可谁也没想到,她是个不足二十的小姑娘。

  南枝手撑着脸,正歪着脑袋刷群消息,厅内一阵骚动。

  女同事压低声音:“歪日。那位哥好帅啊!”

  其它女客人,也不由自主把目光投射过去。

  男人穿着发白的黑色短袖,窝在卡座里,正慵懒清冷地等饮品上桌。

  他往前台这边扫了眼。

  看清男人模样,南枝也微怔数秒。

  没别的。

  就是她一个搞艺术的,对顶尖美学的欣赏。

  男人五官深邃,侧颌面利落分明。

  长着一副仿佛对任何事都提不上兴致的厌世脸,算不上高冷,却也难以靠近。

  他那双长腿落在桌下,随意伸展,目测身高一八五往上。

  这附近除了美院,还有几所不入流的三本,咖啡馆里不缺帅哥,帅成这样的,倒是头一回见。

  几个来南枝这边付款的小姑娘,瞬间就忘记用手机扫码付款,对准了那位拍。

  “哇日好帅,哪个学校的啊?”

  “看这混身艺术的气质,美院的?”

  “不可能吧,美院有这么帅的男生我会不知道?大概是隔壁那个专科理工学校的吧?”

  “去要个微信?”

  ……

  几个女孩正嘀咕着,那位厌世脸跟前的咖啡杯“砰”地一声裂开。

  冰咖啡于桌面四处横流,溅在他身上。

  这一下,把周围人都吓到了。

  这位厌世哥,没有一丝过激反应,盯着破碎的咖啡杯,皱眉,清清冷冷地吐槽:“倒霉。”

  他又懒洋洋扫了眼破碎的咖啡杯,修长的手指拨了下玻璃碎片,若有所思。

  他的反应,让旁人觉得奇怪,想搭讪的姑娘顿时打退堂鼓。

  ……

  傅润深闲散地迈到前台结账,仿佛并无玻璃杯炸裂其事。

  南枝送了一瓶饮料,携以商业假笑:“玻璃杯碎裂是我们的疏忽,这单我们不收您钱。这瓶饮料您拿着,祝您中再来一瓶,有个好心情,常光顾哦。”

  这甜腻的招牌笑,一旁同事感慨好绝。

  谁能把她和白天揍南琪釉的小恶魔联系在一起?

  傅润深顺手接过,慵懒地扫过姑娘那张脸。

  他如果有能中“再来一瓶”的运气,能把这前台小妹当菩萨供。

  傅润深拿着南枝送的饮料,走到红绿灯口,觉得口干舌燥。

  顺手拧开饮料,手腕翻转,借着灯光瞟了眼瓶盖内侧,赫然四个小字:

  ——再来一瓶。

  傅润深眉毛一阵抖动,淡漠的脸上,逐渐变得复杂。

  他是个慢性子,不疾不徐给家人发了条微信。

  电话那端,傅妈妈正在看一只古董花瓶。

  听说儿子中了“再来一瓶”,激动地手一松,上千万的古董花瓶落地,碎成渣。

  傅润深这人,体质特殊。

  他出生那天晚上,锦城下了场暴雨,洪水冲垮了一号大桥。暴雨之后,医院天空上方,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彩虹云。

  傅润深宛如傅家的小锦鲤,出生后,父亲事业如日中天,万源集团旗下产品迅速占领国内市场,风靡全国。

  傅爸在他4岁那年,一跃成为锦城首富。

  傅润深4岁,家里人发现了这条“小锦鲤”的特殊体质。

  似乎因为他把好运都带给了家里人,自己成了小倒霉蛋。

  从4岁开始,傅润深穿大牌衣裤必定过敏起疹,吃超过100元的餐食会上吐下泻,睡家里最好的卧室会哇哇大哭。

  傅润深的求学路也十分坎坷,必须走贫困学生人设,否则总会因为各种意外进不了学校,考不了试。

  也不能坐豪车,否则再好的车也能爆胎。

  当傅爸和傅妈发现儿子的特殊体质后,让他住进了别墅带窗的杂物间,让保姆骑自行车和电瓶车接送他上学,给他吃普通饭菜,让他穿平价的衣服。

  好在傅润深继承了父母的外形条件,身上也没有富二代的纨绔聒噪,高中时吸引不少女生。

  甚至有星探追他半年,想签他做艺人。

  傅润深坚持贫困生人设到底,高二被保送北大,之后又被保送至麻省理工读研,拿高额奖学金。

  他本科已经开始赚钱,可是银行卡余额却不能超过一万,否则会遭遇车祸、走路摔骨折、被篮球砸破头等等倒霉事儿。

  他赚的每一笔钱,都给了父母。

  傅爸傅妈表示很忧愁。

  傅家最不缺的是钱,这清贫的儿子因为抠里抠嗖的人设,本科硕士几年,愣是没交到一个女朋友。

  傅润深回国后,不服输,不信邪,逆天而行,买了套小别墅,配了一辆超跑。

  结果,搬进别墅第二天,锦城5.6级地震。

  按理说,这个程度地震不会对房屋建筑造成损伤,可偏他的别墅被震成危房,车库倒了一面墙,把他新提的超跑砸废。

  傅润深认命,从别墅搬出来,租了个月租一千二的小破房,打算做个超低消费的倒霉悲催富二代。

  傅妈妈觉得,惨还是这个儿子惨。

  倒霉儿子中“再来一瓶”,突然转运,她如何能不激动?

  傅润深打完电话,仔细思忖。

  觉着自己能转运,八成是靠女菩萨那张锦鲤嘴。

  他折回咖啡馆,去要这位小锦鲤的电话。

  “枝枝下班了,她是不会给你电话的。”前台小哥瞥他一眼,看情敌的眼神:“想要我们枝枝电话的人,都从这里排到了美院,不差你一个,你死了这条心吧。”

  *

  南枝在咖啡馆已经住了一个月,必须得找出租房。

  周末。

  南枝打算骑车绕城逛一圈,找找物美价廉的出租房,最好不用押一付三。

  环境无所谓,不漏雨漏风,她都可以。

  她考上了央美,却苦愁学费,来到锦城,是跟父亲索要学费。

  可父亲在国外,后妈压根不愿给她拿一分钱,还污蔑她是私生女,纵容南琪釉四处散播关于她的谣言。

  南枝出门时,看见万源集团招聘群里发了公告,通知月底29号去公司进行第二轮面试。

  她在群里发了一个“知道了”的表情包。

  群里沸腾,都艾特她,想看她的皮雕作品《沙枣林》全幅。

  群里消息一条条冒出来。

  南枝忙着找共享单车,没来得及回。

  消息一下爆到99+。

  群里。

  ID叫“琪琪釉釉”的女孩说:“盲猜,这位木支老师,是个五十往上的老阿姨。”

  南枝本想说话,她点开“琪琪釉釉”的头像,瞬间没了欲望。

  这阴阳怪气的女网友,是南琪釉。

  南枝骑着共享单车绕城半圈,终于在四环一个老小区外的电线杆上,看见了一则招租启事。

  《招租启事》:

  本人男,25岁,麻省理工最年轻的金融硕士,长得帅,人品有保障。现招合租室友一名,单间房租300元每月,不用押一付三,但需要承担家里保洁以及早餐。伙食、水电、物业管理费均摊,非诚勿扰。电话:17332223300”

  南枝:“…………”

  这他喵不是在招收费保姆吗?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