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丑妃你被翻牌了

丑妃你被翻牌了

丑妃你被翻牌了

时间:2020-06-17 17:21:47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七猫

主角:聂星眠,锦黎瞑

离线阅读
丑妃你被翻牌了

丑妃你被翻牌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丑妃你被翻牌了 阅读全文

  “星海,别怕,有本宫在呢。”夜子枭安慰完怀里哭的梨花带雨的聂星海,这才想到要把冲撞了聂星海的人算账。一回头,整个人呆在原地。“怎么是你这个丑八怪?”眼里三分讥笑三分不屑三分愤怒还有一丝的难堪。星眠本来都准备离开了的,冷不丁的听见这声召唤,忽然就改变了主意。“参见太子殿下。”

精彩章节试读

  星眠这一声叫的很响亮,两人离得又不远,夜子枭十足十地被他这铿锵有力的叫声吓了一跳。

  这聂星眠是吃了狮子胆吗?怎么敢这么跟她说话?

  正欲发怒,聂星眠那张长着大疮的脸就映入眼帘。

  胃里一阵翻滚,隔夜饭都差点没给吐出来了。

  果然当初没娶这女人是正确的选择,否则得倒胃口到家了。

  没看见夜子枭当众惩罚聂星眠,聂星海不满意的微蹙眉,故意煽风点火道,“妹妹,我知道你对我嫁给子枭很不满,但是你也不能故意推我,害我摔跤啊!”

  仿佛还嫌事不够大,聂星海一脸悲痛欲绝,“更何况妹妹你现在可是嫁给锦王成了锦王妃的,怎么能对锦王爷不忠?还惦记着太子殿下呢!”

  星眠忍不住都要给聂星海鼓掌了。

  这女人是真的能说,一下子就给她扣了两个罪名。

  一是谋害太子妃,二是对锦王不忠。

  “聂星眠,是谁给你的胆子推的星海?从前若不是仗着那一纸婚约,你哪能活到今天?如今你谋害太子妃,其罪可诛!本宫就替锦王爷清理一下门户。来人……”

  “是谁要替本王清理门户?”

  空中传来轻飘飘的一声,听起来有气无力但是其中又有些许的威压,令人不可忽视。

  星眠正在思考怎么把锦黎暝拉下水当自己的护身符,这人就出现了。

  惯穿的一身黑袍,不急不缓地从那头走来。

  他脚底仿佛带着风,路过之处落叶翻飞。

  病态的容颜上是百年不变的冰山脸。

  星眠想这大概就是小说故事里病娇男主原型吧。

  “暝兄,你来的正好。聂星眠身为锦王妃,谋害太子妃在前,不恪守妇道,水性杨花再后。今日,我就替暝兄你把她给治了!”

  “哦?不守妇道?”

  锦黎暝挑眉,看向聂星眠。

  “没有,绝对没有的事!”

  聂星眠三指指天,对天起誓以示清白。

  “谋害太子妃?”

  锦黎暝继续挑眉,问。

  “没有!绝对没有的事!”

  “所以说这是一场误会?”

  说这话时,他深不可测的眼神已经看向了对面。

  夜子枭浑身一紧,被他看的浑身都不自在。

  “想必刚刚妹妹也不是故意推倒我的,我受点儿小伤不打紧的。大家都是一家人,切莫因为我伤了和气。”

  眼见剑拔弩张,关键时刻聂星海就像是**一般降临,大放**光芒。

  星眠冷哼一声,这女人真能演,不去当影后果真是屈才了,难怪之前的聂星眠斗不过她了。

  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锦黎暝,见他没有相信的表情才松了一口气。

  果然像夜子枭那样的傻子并不常见。

  “是这样吗?”

  从始至终,锦黎暝的声音都没有多大的起伏,但是每一次问句都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自、自然是的。对吧?妹妹?”

  聂星海拼命给聂星眠使眼色。

  这个锦王爷的传闻她是听过不少的。

  十三岁便带兵打仗,自那以后一战成名。

  只有他不出手的战役,没有他打不赢的。

  正是这样一个战功赫赫的王爷身染重疾,活不过二十二岁。

  皇上不忍心锦王爷奔波战场,于是就将其如同亲生孩子一般养在身边,更甚至免了他跪拜行礼之仪。

  如果不是他命太短,她当初挑选夫婿之时定会将他考虑进去。

  不过,传闻中的锦王残暴不仁,琢磨不透。

  她是想对付聂星眠,但是此刻他也不能让太子与他公然树敌。

  星眠就像是没看见她的眼色似的,低着头,像个小媳妇样的站在锦黎暝身后。

  聂星海气的嘴巴都要歪了。

  夜子枭隐忍地握紧了拳头,像是一只被压到极致的弹簧,“嗖”得一下反抗了。

  “星海,你不必对这种毒妇掩饰。你贵为太子妃,欺负你就等于欺负本宫。”

  夜子枭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一刻也没从锦黎暝身上挪开。

  锦黎暝自然是感觉到了,轻蔑的眼神从他身上扫过,再也没有看过他一眼。

  “太子殿下当真确定是本王的人伤了你的人吗?”

  星眠站的是离锦黎暝最近的,所以她可以感觉到锦黎暝身上不经意散发出来的薄怒。

  他在生气?可是为什么?

  聂星海有些害怕地轻轻扯了扯夜子枭的衣角,想让他不要说了,然而夜子枭却是曲解了她的意思。

  他微微侧过身子,安抚着朝着她点了点头,“星海,你不必怕他。本宫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

  聂星海实在是不想把这事儿闹大了,毕竟的确是自己故意摔倒在聂星眠脚边的,她心里也有几分心虚。

  她小声附耳在夜子枭的耳边,用这两人才可以听到的声音,劝阻道,“子枭,只是一个聂星眠而已,我们没必要为了她和锦王撕破了脸。相比于太子殿下的前途,星海这点儿委屈算什么?”

  “星海,没想到你待本宫用情如此。你放心,日后本宫并不负你!”

  星眠看着两人眉来眼去,情根深重的样子,忍不住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果然白莲花和渣男最配就。

  哪知她这点儿小表情都被锦黎暝给看了去,深邃的褐色瞳眸微微一变。

  “暝兄,刚刚本宫和太子妃重新了解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这才确定是一个误会,还请暝兄莫要怪罪。”

  “怪罪?你们又为曾诬陷本王半分,本王为何要怪罪于你们?”

  锦黎暝事不关己的把玩着大拇指上的扳指。

  夜子枭和聂星海面面相觑,脸色一白。

  他的意思是……

  目光渐渐的落在那抹丑陋的人影身上。

  “这……”

  “眠儿,你当真推倒了太子妃吗?”

  锦黎暝将不情不愿的两人视若空气,径直问到星眠。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