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太古冥医在都市

太古冥医在都市

太古冥医在都市

时间:2020-06-17 17:16:05

分类:都市娱乐

来源:掌中云

主角:杨波

离线阅读
太古冥医在都市

太古冥医在都市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太古冥医在都市 阅读全文

一无是处的废物赘婿杨波,意外得到了神秘传承,从此开启了自己不一样的逆袭人生。

精彩章节试读

  “二十万,还需要二十万!”

  “我从哪儿弄二十万啊?”

  江城中心医院,杨波失心疯一般自言自语。

  医生的话,言犹在耳。

  “你母亲的脑部癌细胞正在扩散,不进行手术,最多只能活一个星期。”

  “二十万手术费,最好明天上缴,这样我们也能尽快安排手术。”

  但这么多钱,刚大学毕业的杨波怎么可能拿得出手,自从一年前出养父出车祸离世后,家里便断了经济来源,养母伤心*劳之余,一病不起。

  这一年来,他用尽了所有办法,甚至还给人当上门女婿冲喜,可拿到的钱,却在医院这个无底洞中,连个水花都不曾惊起。

  “网贷贷完了,亲戚们都问了个遍,那些朋友们听说要借钱,更是有多远躲多远。”

  “我能怎么办?我还能做些什么?”

  杨波一拳砸到墙上,指关节当场破裂,鲜血汩汩。

  他怒于自己的无能,又恨自己照顾不好母亲。

  咬牙良久,杨波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朝医院门外走去:“就算我死,也不能让母亲出事!”

  半个小时后,杨波出现在江城富华小区。

  “二姨,我妈需要手术,还得一笔钱,您看能不能……”

  “我说杨波,就算不要脸也得有个度吧?”

  开门的二姨一脸鄙夷的看着杨波:“之前不是给了你五百块钱吗?真当我们家是开善堂的?”

  “滚滚滚,去大街上要钱去。”

  撂下这么一句话,二姨“砰”的关上房门。

  差点被房门砸脸的杨波咬牙良久,而后默默转身。

  人情冷暖,莫过如是。

  他却天真的以为,把养父留下的资产瓜分的二姨他们,或许会有一丝善心。

  站在富华小区门口,杨波看着钱包里仅剩下的五十块钱,神色黯然。

  从二姨家门口到路边,短短十分钟的路程,他接了不下十个电话,房东催房租,网贷公司催还款,就连他兼职的那家餐馆,也说明天不用去了。

  走投无路,用来形容现在的杨波,再合适不过。

  无奈之下的杨波,只能掏出手机给远在国外谈生意的陈子墨打去了电话。

  他名义上的老婆,江城内数得上号的大美女,至于为什么这样的白富美千金大小姐会成为他的妻子,自然是另外一件事。

  听说杨波要借钱,陈子墨二话没说,直接挂掉了电话。

  盯着黑下去的手机屏幕好半晌,杨波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去芳华KTV一趟。

  扫了辆单车蹬了一个多小时,杨波这才来到芳华KTV,这里是他最后的希望。

  这家店的老板娘刘婷是他的前女友,老板黄自强则是他的大学同学,也正是因为这间KTV的原因,刘婷跟他分手,当起了不愁吃喝的富家婆。

  到现在,杨波仍旧清晰记得刘婷分手那天说的话。

  “当初觉得你长得还算说得过去,这才跟你谈恋爱的。”

  “可现在你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给不了我,凭什么让我跟着你吃苦受累?”

  因为这个原因,杨波被身为校花的刘婷踹了,也成了大学校园里的一个笑话,癞**想吃天鹅肉的笑话。

  虽然知道就算跟刘婷见面,也免不了被冷嘲热讽。

  但在杨波认识的人中,只有她能拿出这么多钱。

  酒吧里歌舞升平,喧闹的音乐声和推杯换盏声,处处透着安逸,而酒吧里浓郁的香氛气味混合着女人身上的香水味,让从未进过酒吧的杨波很是自卑。

  杨波刚进门,便有人主动迎了上来,得知他是来找人后,酒保脸上谄媚的笑容顿时散去。

  不多时,身为老板**刘婷出现在周诚眼前。

  身边还跟着一脸傲然,穿着价值不菲的西装的黄自强。

  一如往常,刘婷衣着清凉,低胸背心搭配着热裤,光滑细嫩的肩膀和修长**无时无刻不吸引着外人的目光。

  秀气的五官在化妆品的衬托下,比之往日更显娇美。

  只不过那双丝毫不带感情的眼眸,却让无数人都望而生畏,当然,黄自强不算其中的一个。

  一边摩挲着刘婷的锁骨,黄自强一边歪着头打量着杨波:“哟呵,这不是咱们的杨大才子吗?到我这儿来干什么?”

  听出黄自强语气中的讥笑,杨波仍自咬着牙道:“我有点事情,想要跟婷婷商量。”

  “婷婷也是你能喊的?”

  黄自强一口唾沫吐在杨波脚边:“我们这里不招兼职,滚蛋吧。”

  “不是……”

  “不找工作,那你是来消费的?”

  上下扫了杨波两眼,黄自强毫不留情嘲笑道:“我们这里最便宜的鸡尾酒也要八十块,你喝得起吗?”

  杨波双拳倏然攒紧。

  他的确喝不起。

  “我倒是忘了,咱们的杨大才子如今可是陈家的上门女婿,这点小钱应该还是有的。”

  杨波当上门女婿的事,黄自强他们都知道,而且他们还知道,杨波这个陈家女婿,只是名义上的,论地位,甚至还不如陈家的保姆。

  “我想要借钱。”

  顶着黄自强的嘲笑,杨波一口气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我母亲动手术需要钱,所以婷婷,你能借我二十万吗?”

  这话刚说出口,黄自强突兀出手,直接一巴掌抽到杨波脸上。

  “少他妈婷婷婷婷的喊,你算什么东西?”

  杨波只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可目的没有达到,他连生气的资本都没有。

  见黄自强动了手,刘婷略略皱眉后,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包。

  注意到刘婷的举动,杨波的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名为“希望”的火焰。

  但希望来得快,失望来的更快。

  刘婷掏出一块小镜子,置若无人的补着妆:“借钱?”

  “你不觉得可笑吗?”

  “咱们俩已经分手,**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听到这话,黄自强很是满意的搂住刘婷的腰。

  “就算没分手,张口就要二十万,你的脸还要不要?”

  杨波惊愕的看着刘婷,很难相信,这种恶毒的话是刘婷说得。

  “滚吧,这种地方不是你能来的。”

  “而且我不想再看到你,限你三分钟之内离开。”

  刘婷随手将镜子放回包里,由于动作过大,一不小心将包里的东西给带了出来。

  随着“叮当”的脆响声,一枚戒指滚落到地上。

  扫了一眼地上的戒指,刘婷很是冷淡道:“对了,那个戒指还给你。”

  说是换,可刘婷半点弯腰将戒指捡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杨波愣愣的看着那枚青黄色的戒指,心中惊愕,戒指是母亲给他的,说是捡到他的时候,还有这枚戒指。

  就在杨波弯腰准备将东西捡起来的时候,一只锃亮的皮鞋突然踩到了他的手上,甚至还拧了拧。

  刺痛感瞬间袭上大脑,连带着杨波心中,也随之升起一股怒意。

  而这怒意,随着一句话,瞬间烟消云散。

  “我可以借钱给你。”

  杨波眼前一亮,不顾手指疼痛,当即抬头看向黄自强:“真的?”

  “当然,不过借钱总要有点借钱的样子。”

  黄自强嘴角勾起,脸上带着些许玩味笑容:“跪下,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说话间,黄自强随手将两个酒瓶摔到地上,橙黄色的酒液混合着玻璃渣瞬间洒了一地。

  杨波身子一颤,双手握紧,指甲缓缓刺破掌心。

  刺痛感的趋势下,杨波缓缓跪下,玻璃渣刺入膝盖,伤口在酒精的刺激下,痛感更甚。

  只要能救母亲,他愿意做任何事。

  “哈哈哈,看到没,这就是咱们学校的杨大才子。”

  黄自强得意的笑着,一边掏出手机拍照,一边放声大笑:“你不是傲吗?不是说什么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吗?现在不照样跪在老子面前求我?”

  刘婷眼神厌恶的看了杨波一眼,像这样不要半点尊严的人,有什么资格做自己男朋友。

  杨波一手握着沾着血的戒指,一手前伸:“麻烦你,借给我钱……谢谢。”

  “好说。”

  黄自强将一只脚伸进**桶搅了搅,而后放在杨波脸前,手上则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

  “这张卡里有二十万,密码是卡号后六位,把我的鞋舔干净,这卡归你!”

  **桶里满都是KTV客人喝完酒后的呕吐物,恶心的同时,味道更是令人作呕。

  “黄自强,你欺人太甚!”

  压抑许久的怒火在呕吐物的刺激下,倏然爆发开来,杨波挥着沾着血的拳头,直接朝黄自强挥去。

  黄自强显然没想到杨波会爆发,一时不差,直接被砸了个正着。

  “**,居然敢动手?”

  好不容易扶着刘婷站稳,勃然大怒的黄自强直接一脚踹到杨波身上。

  “给我打!”

  随着黄自强的一声呼喝,守在门口的保安立即冲了过来。

  四五个人一拥而上,拳头,脚尖,橡胶棍,雨点一般落在杨波身上,本就不善打架的杨波瞬间被打倒。

  黄自强骂骂咧咧的踹了两脚,在杨波身上蹭了蹭鞋子,怒道:“打到半死,丢出去!”

  在保安的捶打下,杨波根本没坚持多久就被硬生生打的昏死过去。

  那些保安们完全没有注意到,被丢到路边的杨波,鲜血遍布的左手正散发着悠悠青光。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