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时间:2020-06-17 15:59:47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阳光

主角:猿姜丰

离线阅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阅读全文

  第二天,姜母回来的时候提着一大叠锡纸,笑着对女儿说:“还是我运气好,回来时遇到洪先生的娘子,她给我介绍的活计,给赵员外家折银元宝。这些锡纸,折成元宝,每斤三文钱。正好你是个闲不住的,我就接了回来给你做。”

精彩章节试读

  清明节就快到了。像姜家这样的普通人家,给先人烧些中间镂刻了铜钱样的黄纸,有钱人家就要烧些银元宝,这些银元宝,就是用锡纸折的。

  这时候生产工艺跟不上,锡纸不是后世那种镀锡的或是银色的亮片纸,而是实打实用锡手工打出来的,价值不菲。

  本朝经历了前两位皇帝的休养生息,正呈现出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富贵的景象,民间喜攀比、重享乐的风气蔓延开来。

  祭祖这种事更是重中之重,有钱人家为了显示财力,银元宝都要折上百斤,自家人折不完,就请人帮忙。

  姜丰看那一叠锡纸足有十几斤,够姐姐忙的了,娘真是一点都不浪费劳动力。

  接下来几天,姜玉就在廊下低着头,不停地折银元宝,小媛媛也搬着小凳子坐在一旁帮忙。

  家里一切风平浪静。姜丰有心问高逵事件的处理方式,偏偏老娘和他卖关子,就是不告诉他。

  不过姜丰没有好奇几天,一件大事就闹出来了。

  清明前的一天,邻居小七婶过来敲门,带着一脸隐秘笑容说:“我女儿一大早回娘家给我报的信,你那女婿家出事了!”

  姜家人都愣了一愣,似乎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姜母还急急地说:“到底什么事,你快说清楚,可要把人急死!”

  小七婶看一家人都很着急,很快把来龙去脉说清楚了。

  原来就在昨天半夜,那“豆腐西施”柳娘子家闯进了一群大汉,把睡得正香的柳娘子和高逵捉了个正着。

  可怜高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蒙着脸劈头盖脸地打了一顿,只觉得身上无处不疼,很快就晕过去了。

  柳娘子反应过来,什么也顾不得了,扯着嗓子大声喊:“有强人进屋啦!**啦!着火了!”

  光是**还不要紧,一听“着火”了,那还得了?左邻右舍都冲了进屋:“哪里着火了?哪里着火了?”

  火是没有的,只把一群大汉拦在了院子里。

  这些人却也不怕,领头的一个还出来镇定地说,他们是柳娘子先夫家的人,白天去给祖坟除草,发现柳娘子那死鬼丈夫坟头绿油油的,就猜到肯定有事,过来一捉,果然捉个正着。

  柳娘子认了认,发现果然是她先夫陆家的人,新仇旧恨涌上来,也不怕了,“呸”了一声高声说:“下了一春的雨,谁家坟头不是绿油油的?!都说‘初嫁由亲,再嫁由身’,我愿意嫁人也好,就是给人做妾做外室,也碍不着你们!”

  又哭着向众人说了,当初她丈夫死了,本来留下十几亩水田和三间房子,陆家的人以她“年轻守不住”为由,要把她的田产充公。这种“祸害一个人,造福全宗族”的事,自然不会有人反对。

  最后,连房子都被族人占了,孤身被赶了出来。

  她本是丈夫从府城人牙子那里买来做媳妇的,又没有娘家可依,求告无门,才来到这镇上赁房子做豆腐维持生计。

  本朝开国以来,为了鼓励人口繁衍,对寡妇再嫁是呈开明的态度,何况陆家还做出这样“吃绝户”的事,确实管不到柳娘子头上。

  陆家人和柳娘子狠狠吵了一架,最后骂骂咧咧地走了,反正他们要做的事已经做完了。

  众人津津有味地看了一场大戏,都心满意足地回去睡觉了,只留下坐在地上抹泪的柳娘子和不省人事的高逵。

  小七婶口才极好,说起豆腐西施和陆家人的骂战,更是活灵活现,仿佛身临其境。最后,还做了个总结:“这柳娘子也是个可怜人,只是不该和你家女婿牵扯,这回好了,连累你女婿挨了一顿打。你那亲家接了儿子回去,哭天抹地的要去告官呢!”

  姜家众人面面相觑,还是姜母镇定地说:“劳您来告知,不然我们都不知道呢。”

  小七婶假模假样地安慰了姜玉几句,才离开了。

  没有外人在,姜母突然笑了,对儿女说:“就是这么回事。我早说了,你们不用担心。且等着吧,高家就要来人接你姐姐了。”

  看到娘这幅成竹在胸的模样,姜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肯定是娘动的手。

  刚吃了午饭,高家就来人了,是高逵的堂嫂。

  “家里出了事,乱糟糟的,老人气倒了,孩子也没人照看。因此我婶子央我过来,好歹把弟媳妇接回去。”

  姜母很是通情达理地点点头,对女儿说:“既是你男人出了事,你就回去帮着些吧。就不看男人份上,也看你公婆、孩子份上。”

  高家嫂子听了,赔笑道:“亲家母就是厚道和气,果然是读书人家。”

  姜丰还想要送姐姐回去,以免高家人把气出在姐姐身上,却被母亲拦住了。

  等人走了,姜母才说:“你放心,他们此时且顾不上你姐姐呢!”

  “娘,打那高逵一顿固然解气,可过后日子还是要一样过呢......”姜丰觉得此事还是不妥。

  姜母看着儿子笑了笑:“我儿能想到这里,可见是长进了。你且等着看就是......”

  虽然高家出了事,姜家还是按部就班地过了个清明节。姜母把姜玉折好的银元宝拿去换了几十文钱,买了钱纸和香,让姜丰和族人一起上山扫墓。

  他们这里的规矩,是全族男人一起扫墓,女人不参与的。

  清明之后又过了几天,姜玉又回来了,脸色有些疲倦,精神却好,看到自家人,笑着说了自己的来意:“你们没看到,那高逵身上脸上青的青、紫的紫,没有一块好肉!当初他怎么打我来着?真是现世报了......我婆婆让我回来,和娘说,求苏家老舅帮忙,去找陆家算账。”

  此言一出,姜家人都笑了。高家的事本来就有苏总甲的手笔,再去找他帮忙?

  “你只管答应着,敷衍过去就是了。”姜母笑着说。

  姜玉应着,又说了高家的事。

  高家一群人去了陆家村,要找人理论。结果陆家人都不承认是自己动的手,问高家可有人证物证,可认出是谁打的?”

  明明就是陆家人打的,可陆家那么多人,到底是谁动的手?当时黑灯瞎火的,高逵自己还迷糊着呢,就被打晕了,更不可能认出来。

  这样闹了一翻,也没闹出个结果来。

  “我那婆婆,天天在家哭,骂这个咒那个,还去那‘豆腐西施’那里砸了一翻,闹得房主都不肯赁房子给那柳氏住了。柳氏哭着要来找高逵,公婆正恨着,哪能让她进这个门?”姜玉幸灾乐祸地说着,带着快意。

  姜丰发现,经此一事,姐姐的性子倒刚强了一些,不再唯唯诺诺了,倒似有了什么依仗。

  “只是没了‘豆腐西施’,将来也难免‘馄饨西施’、‘包子西施’。”姜丰提醒。

  “再不会有了!”姜玉脸上闪过一丝狠意,压低声音说:“大夫说,他被打坏了,不能有子嗣了!我婆婆听了都哭晕了过去。”

  姜丰愣住了。不是他想的那样吧?

  他下意识地往母亲看去。只见姜母一脸平静,仿佛对这个惊人的消息丝毫不意外,只是轻轻的说:“这件事你们知道就好了,不许往外说。这是高家的把柄,好好握住了,你姐姐在高家就谁也不怕了。”

  高家两老都知情,在儿媳妇面前就理亏气短,也会约束着儿子,防止儿媳妇跑了或者把事情说出去。

  就是高逵自己,从此在媳妇面前都短了气,哪里还敢像以前一样动手打老婆?

  姜丰一脸呆滞地回了房,突然打了个冷颤,说道:“娘好厉害!”

  突然发现自家老娘居然是大BOSS,他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刷新了。

  这件事的结果,出乎了熊楚楚的预料,却又比她预料中更妙。要是她来办,顶多一包老鼠药同归于尽,没想到婆婆一出手,却是这么利落。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姜丰莫名觉得身体一凉,不说话了。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他发现温柔的娘子好像和老娘一样可怕......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