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最狂软饭王

最狂软饭王

最狂软饭王

时间:2020-06-17 15:39:58

分类:都市娱乐

来源:阳光

主角:苏烈云,红袖

离线阅读
最狂软饭王

最狂软饭王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最狂软饭王 阅读全文

  李公子名叫李白,据说是因为他那没文化的爷爷当年力排众议给他起的名字,迫切希望老李家能出个文化人。结果李白最后没能成为诗人更没有成为什么文化人,倒是因为他们家赶上拆迁,李白的爸爸拿着拆迁款开始学着做生意,短短十几年将已经恨不得开始沦为困难户的老李家重振,成了中州市有名的建材大王。

精彩章节试读

  李家在当地是数一数二的土豪。

  “因为什么事情打架?”苏烈并不关心沈俊的死活,仍旧饶有兴趣的参观着自己的卧室。

  “公司在会所为你和俊少爷接风,王经理说......说是因为俊少爷看上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是李白的相好,所以就......”

  富二代之间的争斗?

  果然这个没出息的货不论到哪里也难改他那德行:“这事你和我说干什么?我又不是沈俊的姑父。”

  “问题李家是我们东华集团的主要供货商,咱得罪不起啊!你身为总裁总是要避免事态进一步闹大不是?”

  “话是这样说,可是我现在忙着和我女儿加深了解,哪里有心情去理会这点儿破事,这事就交给你全权做主好了。”

  钱百川无奈,也不知道这位爷什么脾气,倒是早已察觉他和沈俊之间关系并不是很好。

  “好吧,那我就先过去看看了?”

  钱百川离开,苏烈抱着小橘子一边逗着她一边示意赵雷过来。

  “陈家赔偿给我五千万。”

  赵雷不知他想要说什么,认真点头聆听。

  “我需要人手为我做事,但显而易见我面前就只有你可以用,你在保镖这一行待的时间也不算短了,私下里有没有从事这方面工作的战友或者是朋友?”

  赵雷奇怪的看着他,不知他要人手做什么。

  “不用问这么多,等下我把钱给你,你给我多找一些和你一样出身的保镖,记住,我虽然并不需要保镖保护自身,但也绝对不养酒囊饭袋。在家里的时候你不是一直不服气你那队长么?跟着我,我来让你当队长如何?”

  赵雷点头:“需要多少人?”

  “不用太多,但必须都是好手,待遇和你在沈家一样,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赵雷说。

  “帮我看会儿孩子有没有问题?”

  赵雷古怪:“你要出去吗?”

  苏烈笑而不语,只是看了一眼身旁满是不安的云红玉。

  苏烈说过,他的报复仅仅才刚刚开始。

  小橘子的出现的确是打乱了他的很多报复计划,尽管这些计划其实都是在飞往中州的路上才制定好的。然而三年前在云家所承受的种种屈辱并不会因为云红袖给他生下一个女儿就会彻底的一笔勾销。

  他可以不在意梁如玉对他的所作所为,但绝对无法轻易原谅云红袖。

  钱百川去而复返,满头大汗一边按着门铃一边敲着门。

  赵雷打**门将其让进来,顾不得关门赶紧回客厅守着正津津有味看着动画片的小橘子。

  钱百川刚想询问苏烈在哪里,话到嘴边顿时就咽了下去,楼上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虽然和云红玉不是很熟但也猜得出来那是她的声音,神色一呆。

  默默的走到赵雷身旁坐下,小心翼翼的问:“苏少他这是......”

  赵雷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表,“我大概知道家里那位为什么会如此看重他了,这货在这方面......简直不是个人。”

  钱百川吓一跳,既羡慕又感慨的问:“多久了?”

  “一个多小时,云小姐已经求饶过几次。”

  说完想起自己不该背后对乱嚼舌根,正正脸色:“怎么又回来了?事情处理完了?”

  “没有,非但没有反而更麻烦了。”钱百川满是哀愁的说,“李家那位少爷一开始吃了点儿亏,离开后竟然找了周虎......哦,周虎是我们当地的一个......怎么说呢,反正黑白两道都很有势力,就是那种一般人不敢招惹的存在。

  手底下有的是亡命徒,这样的人别说是我们这些商人就是当官的都不愿意轻易招惹。

  俊少爷现在被他的人带走了,人家放出话来要苏少亲自出面去解决这个事情......说我不够级别。”

  赵雷可不敢上去通知苏烈这些,他终究是从沈家跟着来到这里的,比钱百川更清楚苏烈与沈俊之间的恩怨。

  就在这时,楼上突然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

  不等两人好奇发生了什么事情,又听到云红玉发出一声惊恐至极的惊叫声。

  房间里一片狼藉,苏烈面无表情的将怀里的云红玉丢在床铺上,头也不回对着已经被撞开的窗子挥挥手,窗帘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两股‘冷风’吹动,顿时让房间里的光线变得有些昏暗。

  “你,你怎么,你怎么做到的?”云红玉惊恐万分,心神具颤。

  苏烈扬起手,吓得云红玉急忙后退紧紧靠在床头上。

  “是你要为云家赎罪,既然是赎罪你竟然敢反悔?”

  就在刚才,无法承受这等屈辱的云红玉趁着苏烈不注意突然生出求死之心,纵身一跃直接想要跳窗轻生。

  对此苏烈完全没有任何防备,虽然是二楼这妮子跳下去未见得就会死,可他哪里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再者说情急之下他也根本就没有考虑太多,直接伸手对准已然破窗而出的云红玉,硬生生的隔空将其吸了回来。

  自然而然的因此也就暴露了他最大的秘密。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你怎么可能会做到这种事情!”

  苏烈满是寒霜,根本不理会她的问题,“既然你反悔了,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云家不客气!当年在云家,梁如玉是怎么对我的你最清楚,我不管她当初联手陈金州到底是要打断我的腿还是要杀死我,一个人既然犯了错就理应受到惩罚。”

  “不要!”云红玉急急喊道,“求求你放过她......”

  “没得商量!”苏烈说着就要穿衣。

  云红玉慌乱的跑过去紧紧抱着他的衣服不肯给他,“我......我并不是反悔,可是王八蛋你也好歹注意一下时间!

  你这般折磨我,我当然连死的心都有!”

  “这可怨不得我,谁让那该死的女人到现在还没赶过来!”

  云红玉微微一愣,这才明白这家伙之所以没完没了,原来真正想要的是让自己家人亲眼见证这一幕。

  想想也是,哪里有让疼爱自己的父母和姐姐亲眼看到自己被人欺负这等报复来的畅快呢?

  果然,伤的越深报复也就来的越狠。

  当年那个好脾气的受气包如今已经不一样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把老实人逼急了,他什么事情也都做的出来?

  “你,你肯定吃药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