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天降豪婿

天降豪婿

天降豪婿

时间:2020-06-17 11:36:08

分类:都市娱乐

来源:掌文

主角:李云鹤,朱嫣

离线阅读
天降豪婿

天降豪婿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天降豪婿 阅读全文

  一盲女缘何引得纨绔子弟与傲世战神大打出手?豪华都市为何因一块电表,损失三亿GDP?穷小伙如何仅用三万块,就入住CBD豪华四合院?欢迎来到七海战神直播间,绝世战神在线教你打脸装逼犯!

精彩章节试读

  寒夜。

  鹅毛大雪,簌簌而落。

  一望无垠的海面,驶来一艘排量六万吨的航空母舰。

  甲板宽阔,气势巍峨,远远望去,犹如一头漂浮在海面的钢铁巨兽。

  这艘造价120亿的工业航母,不属于任何国家,它属于一个名叫李云鹤的男人。

  用途,只是送行。

  李云鹤就要回国了。

  此时,他肃立船头,在风雪中眺望着东方。

  身后是享誉世界的四大财阀之主,神雷佣兵团的团长,以及十几个不知名的属下。

  这些人全都站在甲板上,陪着他眺望,大雪纷飞,寒风呼啸,一个个冻的浑身发抖,面庞发紫,愣是没人吱声。

  没人知道他在看什么。

  也没人敢问。

  半个小时后,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是他年仅15岁的徒弟,夜莺。

  “师父,你到底在看什么?”

  “看一个女人。”他平静的说。

  夜莺撇撇嘴:“你就直说你想老婆了呗,好像谁不知道似的,对了师父,师娘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

  能让一位名满天下的战神惦记五年,肯定很有魅力吧。

  说不定是天下第一美人,夜莺暗想。

  不料李云鹤淡淡一笑:“她算不上多漂亮,是个盲人,没什么气质,也没什么文化,很普通。”

  真的假的,夜莺不信。

  “她很普通,但她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五年前,我一无所有,还染上了重病,她冒着大雪,背着我跑了20多里路,就为给我看病。”

  说起朱嫣,他发出一声叹息:“知道吗,她只有80斤,多瘦弱的女孩啊。”

  那一夜的雪,寒冷彻骨。

  那一夜的情,炽烈如火。

  那一夜的他……

  永生难忘。

  海岸线临近,已经快到国内了,他回头问:“国内都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属下肃然道。

  “走吧,我带你去见见她,今天她结婚。”

  “结婚?”

  她不是师父的老婆吗,怎么要结婚了,夜莺被搞糊涂了。

  ……

  潭州市,川湘人家大饭店。

  婚礼进行时。

  门口贴着大红的喜字,墙上挂着横幅——恭喜赵瀚城、朱嫣喜结连理!

  还有新人的大照片。

  照片拍的很奇怪,新郎笑的分外得意,新娘脸上却挂着几分怒气。

  更让人奇怪的是,来参加婚礼的没几个人。

  可以安排上百桌的饭店大厅,只坐了五六桌,一点婚礼的气氛都没有。

  新郎赵瀚城一边打电话,一边对着朱家的人嚷嚷:“朱嫣呢,赶紧把她叫出来……化什么妆,二婚,走个过场就行了,费那么多事干嘛。”

  人这一辈子,结婚能有几次,竟然这么潦草。

  朱嫣的父母很生气。

  可这赵瀚城是万德地产的高管,还跟万德地产的老总有亲戚,朱家的老房子正在拆迁,开发商正好是万德地产,具体负责人,又正好是赵瀚城。

  这个新姑爷,正好压在他们头上!

  老两口穷了一辈子,就想在潭州市弄套房,怎么敢得罪他?明知这是个混不吝的王八蛋,到处仗势欺人,也只能把闺女拱手送上,心里暗暗憋气。

  朱志武在一旁劝道:“大哥大嫂,朱嫣是二婚,还是个盲人,能有这样的归宿,已经不错了,想开点吧。”他撮合了这门亲事,自然要替赵瀚城说几句好话。

  老两口面上点头,心里骂他不是东西,要不是他从中作梗,赵瀚城也不会看上朱嫣,他们也不至于被逼的嫁女儿。

  说出去谁信,这是嫣儿的二伯!

  良心都被狗吃了!

  “对了大哥,当初,朱嫣跟一个名叫李阳的小混混私奔,偷偷的在外地过日子,后来被**送回来了,到底怎么回事?”朱志武问。

  那时,李云鹤还不是李云鹤,名叫李阳!

  提起那段往事,朱志文直摇头:“我也没见过那个李阳,不清楚嫣儿怎么就看上他了,听说那小子病死了,嫣儿才回来的。”

  “死了也好,省的麻烦。”

  闲话几句,伴娘把朱嫣领出来了。

  朱嫣没有穿婚纱,穿了一套喜庆的大红唐装,她骨架娇小,身材极好,女式唐装裁剪得体,把她****的身段衬托的玲珑有致。

  脸上画了淡妆,琼鼻小口,秀眉大眼,皮肤雪白。

  相貌说不上是国色天姿,但也是难得一见的东方美人,柔弱娇怜,楚楚可人。

  像她这种女孩,男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把她搂在怀里,狠狠地疼爱一番,赵瀚城在台下看着她,眼都直了,恨不得省去一切过程,抱着她直入洞房!

  婚礼开始。

  两个新人在司仪的介绍下,站到一起。

  婚礼誓词还没有说,朱嫣忽然掏出一把刀,抵住自己的脖子,咬牙切齿的大喊:“我有老公,谁也不能逼我结婚!这是犯法的!”

  台下的人全都惊呆了。

  新娘子居然在婚礼上闹自杀!

  老两口急的团团转,连忙劝道:“嫣儿,快把刀子放下,那个李阳已经死了,你还想着他干嘛?”

  “就是啊,户口都注销了!”

  “没这个人了!”

  朱嫣摇着头,低声啜泣:“都怪我,我把他弄丢了,我不能跟别的男人好,他要是泉下有知,会恨死我的!”

  五年前的那个冬天。

  李云鹤染上重病,半夜吐血,昏迷不醒,朱嫣一时找不到车,也找不到人,救护车又迟迟不来,于是她让导盲犬领着,背起李云鹤,从郊区的农村往市医院跑。

  她80斤,李云鹤140斤。

  她1米62,李云鹤1米85。

  背到背上,沉甸甸的像一座山,李云鹤两条腿拖着地,几乎看不到朱嫣的人,愈发显得她瘦小。可她硬是背着丈夫,在雪地里走了20多里!

  可是。

  导盲犬没有走过那么远的路,走着走着,把她领到了玉龙湖,当她意识到自己在结冰的湖面上,已经晚了,新结的冰层很薄,两人转眼间掉到了冰窟窿里。

  爬出来的只有朱嫣。

  就这样,她把自己的老公弄丢了。

  事后每每想起这件事,她就恨不得去死,还恨自己是个瞎子,连路都看不见,愣是把自己的丈夫送上了死路。

  她心里有这样一个死结,是绝不会再婚的,要是有人逼她,她宁愿自杀!

  所有人都在劝朱嫣。

  赵瀚城却在一旁冷笑。

  强扭的瓜不甜,赵瀚城猜到了今天会出事,所以婚礼没请太多人,看到这一幕,一点也不吃惊,竟然说:“想死可以,等老子日够了你,再死也不迟!”

  说出来的话这么恶心,朱嫣更加讨厌他了,抵死不从。

  “把刀拿来!”赵瀚城说。

  “走开,我死也不会嫁给你!”

  朱嫣挥舞着刀子,跌跌撞撞的冲到一扇门前,想离开这个地方。

  可她什么也看不见,跑到门前,找不到门把手。

  打不开门。

  赵瀚城冲过去,把她推到地上,破口大骂:“老子给你脸了是不是,你一个二婚的**,家里穷的叮当响,老子收了你,是看得起你,你还敢跑?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今天你死也走不出这道门!”

  他反手指着门,态度极其嚣张!

  忽然哐啷一声巨响!

  也不知怎么回事,门竟然倒了。

  李云鹤踩着门走进来,揉着下巴四处张望:“新郎官呢,不是结婚吗,怎么没看见新郎官?”

  “师父,他在你脚底下,你把新郎官踩扁了!”

  夜莺指着那扇被踹烂的木门,发出义正言辞的警告。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