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明月曾照江东寒

明月曾照江东寒

明月曾照江东寒

时间:2020-06-17 10:06:14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红袖添香

主角:林放,温宥

离线阅读
明月曾照江东寒

明月曾照江东寒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明月曾照江东寒 阅读全文

  第二日,林放的护卫又来了。“小蓝,收下帖子罢。”我说。“小姐,他这回没送帖子。”小蓝将那铁塔护卫甲拉到我面前。“战小姐,我家公子近日忙于准备武林大会,让小的来通传一声:只能武林大会后再来拜会小姐。”铁塔护卫甲憨厚道。林放那瘦弱身子,还筹备什么武林大会?肯定又被顾家拿来当作招牌用了吧?

精彩章节试读

  我点点头:“知道了。”

  “公子让小的送来一些礼物,请小姐收下。”

  打开包袱,竟是些衣物。

  一蓝一白两件大袖衫,袖口绣着缠绕的红绿花枝,触手柔软细绵。一条湖绿绛纱复裙,一条丹纱文罗白裙,皆是上等纱织成。还有两条黑色金丝腰带。

  那裙下摆极为宽大,也不似普通纱裙般层层叠叠,倒十分适合练武之人穿戴。

  忍不住试穿了一下,肩、腰、腿各处竟极为贴身,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小蓝一阵惊呼:“林公子好眼光,我家小姐尺寸分毫不差。小姐,你就原谅他吧!”

  废话,当然分毫不差,他那天都摸了个遍!

  可是,出身山野的我,从未拥有过如此既漂亮又实用的衣物。

  我道:“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就原谅他了。”

  却又有人送帖子,上面两个刚劲有力的大字:“温峤。”

  太子中庶子,建康名士——温峤。

  也是温宥的老爹。

  我合上帖子:“小蓝,想见到温公子么?”

  小蓝眼睛一亮,飞快扔下手中正在洗的衣物:“想!想!想!”

  “我偏不带你去!”

  在小蓝许诺了“以后事事听从小姐,以后小姐让我去偷老爷的宝贝绝不推辞”后,我欣然带着她前往温府。

  新衣穿上就舍不得换下,索性直接前往。一路倒有不少人面色诧异的看我,小蓝不悦的给我戴上了斗笠,到了温府才摘下。

  抵达温府时,温峤大人与三个儿子正在吃饭。

  看到我们,四个人都愣了愣,尤其温宥,一副见了鬼似的表情——他定是想不到,有朝一日我会成为他爹的座上宾!哈哈哈!

  清俊矍铄的温大人大手一挥:“战姑娘可曾用过午饭?”

  于是坐下,埋头吃饭。

  桂花鸭、清炒芦蒿、鸡蛋羹、咸菜、鸭血汤。菜式简单,味道却上乘。

  用毕,温大人大手又一挥,三个儿子沉默着离开。我豁然开朗——难怪温宥那么沉默寡言,家教使然。

  “战姑娘以前可曾到过建康?”温大人的声音不急不缓,使人如沐春风。

  “没有,这是我第一次离家。”我恭敬的回答道。

  温大人忽然站起,做了个揖:“你救了犬子性命,不胜感激!”

  我有些诧异,看来温宥还挺够意思的,没有将实情告诉他爹。

  不过一人做事一人当:“温大人,你错了。是我向温宥下药在先,才让他被道士绑了去。之后也是夏侯颖叔叔救了我们。”

  温大人似乎并不惊讶,目光一闪道:“子苏他被你下药,是他自己大意所致;而你在道士手上救下他,却也是事实。”

  子苏?

  我在心里默念这两个字。比名好听多了。

  “温大人心胸真是豁达。”我说,“我确实无心。以后如果有用得着战家的地方,尽管开口。当然,不能是伤天害理之事。”

  以前就很羡慕爹,可以极其豪迈的跟人说:“以后如果有用得着战家的地方尽管开口”云云,实在是颇有颜面。

  今日我说出来水到渠成——看来自己越来越适合门主这个角色。

  温大人却愣了愣,忽然哈哈大笑:“你这丫头,着实有趣。放心,本官自问是顶天立地忠君爱国之人,绝不会让你做伤天害理之事。”

  “你家人可好?”温大人笑得慈祥,令我好感倍增,于是将家里情况略略说明。

  末了,温大人叹道:“还是江湖人士自在。不象我们身在朝廷,万千俗事缠身!”

  “也不是。”我皱眉道,“我也愁得很,也有很多俗事缠身啊。”

  未知的武林大会、林放、还有你儿子,不都是愁事么?

  武林大会穿哪条裙子,也是愁事啊!

  温大人慈祥的看着我:“你是个好孩子。听说你将暖心珠给了夏侯颖?”

  “对。”难不成温大人也想要珠子?

  不料他赞许的看着我,说道:“夏侯大侠乃我大晋义士,近年来杀了许多江洋大盗、亡命之徒,又接济了许多贫苦百姓。他要那宝物,必定是有大用处。你做得很好。”

  可是大伯,你儿子也跟我抢过珠子啊!

  冤家宜解不宜结,还是不说了。

  又聊了半晌,温大人表示他晚上还有公务,我起身告辞。

  他并未挽留,只是微笑着说让我好好准备武林大会,并让下人唤温宥过来相送。

  看着他一副理所当然的送客姿态,我实在忍不住:“温大人,你今日叫我来,就没其他事了吗?”

  他脸上绽开笑意。说真的,他年纪不到四十,笑起来还真是英俊得紧。

  “清泓以为我有何目的?”

  我摊手:“我原本以为,你要拉拢我。”

  见他又要笑,我忙道:“好歹我也是战家独女,夏侯颖又是我师叔,想拉拢我很正常。不用不好意思。”

  他收了笑,正色道:“清泓,可知当今武林之势?”

  我抬头,看见温宥正好走了进来。

  我朗声道:“当今武林,争夺武林盟主之位者有四。最强者,首推建康的如意门,掌门薛凡允据说武功已入化境,他弟子众多,与建康官富结交甚多,势力庞大;之后是凉州无极门,温宥是忽然崛起的武林新秀,据说武艺在无极门排名第一,为何返回江南武林,不得而知;而后是我荆州战家;最后是东南胭脂教。教主沈胭脂擅长用毒、媚术、轻功,武艺倒是普通。温大人,我说得对不对?”

  其实我是故意在温宥面前显摆,果然见他神色一动。

  真以为我傻啊,这些消息,昨日的《武林风声》上都写得清清楚楚!

  温大人笑着点头。我受到鼓励,接着说道:“而这次发出武林召集令的,便是孙吴时武林盟主的传人,林放林文璇。背后支持他的,是江南士族顾家。顾家是想选出个自己满意的武林盟主吧?不过我跟他们没什么交情。”

  温大人道:“清泓所言极是。说来有趣,那日争夺暖心珠,恰恰如意门的大弟子、子苏、你、沈胭脂全都赶在一个晚上碰上了。武林中人,甚至将这暖心珠的争夺,视为武林盟主之位争夺的前兆。却没料到,暖心珠落在你这个之前最不被看好的丫头手中。”

  原来如此,那晚的陌生大汉、婀娜女子,竟是如意门的大弟子、胭脂教教主!个个大有来头!我当日可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温大人,不瞒你说,我打不过你儿子。”我老实回到道,“那晚胜他确实是侥幸。”

  温大人摇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拿到暖心珠便是你的本事。”

  我越发喜欢温老头子。

  温大人面色一正,认真的道:“丫头,若真论目的,本官只有一个:他**若夺得这盟主之位,希望你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忠于朝廷、忠于大晋!若是我儿有幸拔得头筹,望你助他一臂之力,忠义正气、一统武林!”

  我沉默片刻,深深欠身:“是!”

  “子苏,你多带清泓在建康城中走走。丫头,方才我跟你提到的蟹壳黄烧饼、雨花茶,让子苏买给你。”

  我得意的看向温宥,你老爹开口,你还不任我奴役?

  他一脸沉静,恭恭敬敬的道:“是。”

  温大人信步离开。

  我热切的看着温子苏。

  他看我一眼,慢慢道:“看不出,你还能将《武林风声》上整篇文章一字不差的背出来。”

  我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那篇文章……是我写的啊!”

  这回换他吃惊了,半信半疑的看着我。

  罢了,不逗他了:“温子苏,我骗你的。”

  —————

  街道两旁林立的店铺灯火通明,各色街巷人来人往喧嚣非常。

  缠绵婉转的丝竹之声,从南面波光水影的秦淮河传来,夹杂着女子的调笑声。

  入夜后的建康,就像一个逐渐苏醒的漂亮妖精。

  托温大人洪福,我和温子苏沉默的行走在城内,心中弥漫着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无奈之情。

  他今日金冠黑袍,宽散的袖口、领口却是白带镶金,倒称得他面色如玉、眉目生动。

  我们走了一炷香时间,已经有不少人频频回头。

  “温子苏,老有人看我们。”我好意提醒。

  他目光饱含鄙视和不屑的看我一眼,继续走路。

  我……

  还是小蓝知趣,买来两个妖怪面具。

  温宥皱着眉看着面具,却还是接过戴上。

  秦淮河边。

  蟹壳黄烧饼、五香豆、豆腐涝、酥烧饼……

  温宥的嘴角慢慢溢出笑意:“丫头,你的食量强过你的武艺。”

  口中正含着什锦菜包,不能出言反击,羞怒的我一掌击出——他难得的大笑着拔地而起,跃至三丈开外的水面上小船站立。

  却听得一个浑厚声音笑道:“泓儿,温少侠,又见面了!”

  我心中一喜,只见波光粼粼的开阔河面上,一艘画舫大船缓缓驶近。船首一人挺拔而立,身后站着七八个黑衣年轻人。

  可不正是夏侯颖叔叔!

  “相请不如偶遇,且上船来!”

  —————

  酒过三巡。

  陪坐的夏侯的两个弟子已经倒下,我略有几分醉意,温宥也比我强不到哪儿去,竟将我的面具也夺过去,一人戴着两个,他也不嫌热。

  只有功力深不可测的夏侯,双眼越喝越清明。

  其实,从踏上画舫第一刻起,我就觉得奇怪。

  此时趁着酒意,忍不住说道:“夏侯叔叔,想不到你也会来秦淮河。”

  夏侯是真正的侠客。这样的侠客,印象中应是布衣简食、清心寡欲。

  不像夏侯现在这般,脱去了武士服,一身白色湖纹长袍,手握杯盏、慵懒闲适,颇有几分富贵王侯之气。

  夏侯微微一笑:“我少时,便曾跟着你母亲多次来过此地。”眼中,似划过一丝怅然。

  想不到**魅力,历经十六年连绵不绝啊……不愧是我娘。

  有些不忍心他的孑然一身——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

  “夏侯叔叔,你为何不去争夺武林盟主之位?”温宥很难得的恰好插话进来。

  夏侯自酌一杯,朗声道:“你们说,做这武林盟主,最紧要的,是何才能?”

  “武艺。”我抢着回答,温宥谨慎的沉默。

  “子苏,你也如此认为?”夏侯含笑看着他。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