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一品帝师

一品帝师

一品帝师

时间:2020-06-15 12:13:17

分类:玄幻仙侠

来源:麦子云

主角:楚名堂

APP离线阅读
一品帝师

一品帝师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一品帝师 阅读全文

  “楚名堂,你混蛋!”一声娇叱。楚名堂昏昏沉沉,将醒未醒之时,脑海里似乎一直有这样一句话在萦绕着,清澈娇柔,甚至还带着些许怒其不争的味道,久久不能平息。是谁在叫我?楚名堂下意识地想要坐起来。可不知为何,他感觉全身每一寸血肉,每一块骨头都在发出抵抗的呻吟,整个身体仿佛是用尽了所有的气力般不堪重负,根本动弹不得。

精彩章节试读

  痛,席卷全身!

  我这是怎么了?

  楚名堂头痛欲裂,感到有些恍惚。

  他依稀记得自己的寿元已经枯竭,哪怕几个天骄弟子不惜拼尽生死,点精血,挂天灯,搏万古气运,将其带入葬地幽土,为他采摘无上神药,也无法挽回颓势。

  他以区区凡人之体,凭借无数圣药神效残喘生机,勉强活过了十万年的岁月,却终究敌不过命数的残酷,将要死去。

  大限将至,天道不可违!

  然而他牵挂爱徒,希望倾力留下最后的传承,以保帝命亘古永存,却不想只是意外的打了个盹儿,小憩了一会,就直接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睡,便不知是多少沧海桑田!

  如今大梦初醒,周遭的一切都让楚名堂感到疑惑。

  “你混蛋!”

  带着些许怒意的娇叱再次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楚名堂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勉力睁开眼,只见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位身着紫色劲装的俏丽女子,明眸皓齿,眉目如画。

  不过此时,这女子正星目含怒,一手叉着腰肢,另一只手指着自己的鼻尖,气焰好不嚣张,那莹莹如玉的皓腕之上,一条小指粗细的金翅银蛇系在上边,振翅欲飞。

  “我混蛋?”楚名堂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逐渐清醒,眼瞳之中一缕暗金色火苗摇曳、跳动,似乎有神威灿灿,眼神凝聚间,又恍若夜色星空上熠熠生辉的万古星辰。

  他本为帝师,帝王之师。

  即便因败体凡躯而无法掌控天道,登上帝位,但却将千古传承尽握手中,培养出一代又一代的帝命天子,于幕后推动风云大势,名震九天十地!

  因此,哪怕是在无数天骄争锋,群雄混战的煌煌大世,亦无人敢在他面前如此嚣张。

  “你是谁?”

  楚名堂声音沙哑,哭笑不得,从未有一个女子敢对他这般跋扈。

  “我是谁?呵呵。”

  “好,好,好!楚名堂你再好不过,我云描画当真是看错了你!”

  女子闻言怒极反笑,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天命不可逆,武者争锋,崎岖坎坷。”

  “区区挫败不过是吾辈攀登天道的磨刀石,我本以为你能够知耻后勇,一飞冲天。却没想到从那之后你偏偏自甘堕落,一蹶不振!你,楚名堂,对得起真武一族先祖的不朽英灵么?”

  女子俏目含煞,大声怒斥。

  “云描画?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云描画!”

  楚名堂张了张嘴,如遭雷殛。他只觉得嘴唇无比干涩,似乎无法相信这个埋葬在记忆深处的名字再次被唤起。

  “凡人凡体,无力逆乾坤浩荡。痴人痴心,愿与君共赴离殇……”

  楚名堂曾亲手抱着这个在他生命里举足轻重的女子,眼睁睁看着她娇躯浴血,惨死在自己怀中,这个女人,最终燃尽了神魂,只为替他夺得一线生机!

  “云描画,云中伊人,等君描画。”

  如今再度听到这熟悉的名字,仿佛十万年前的场景重现眼前,饶是以楚名堂那饱经磨砺的心肠,也寸寸皆断,叫他如何敢相信?

  而这样的惊愕落在云描画的眼中,无异于装疯卖傻,更是烂泥扶不上墙的表现!这让她心里不禁升起了一种无力的感觉。

  “难道真是朽木不可雕吗?”

  云描画轻叹,俏脸愁苦,白玉无瑕的手指颤抖得越发激烈,眉目间蕴藏的失望更是如同一滩浓墨般无法散开。

  哀莫大于心死,用在此处,恰如其分。

  “楚名堂,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是否已经忘却,你曾经肩负这真武一族再次崛起的期待?”

  “你是否已经忘却,你曾经站在这古麟之巅,傲视百族同辈英才,意气风发?”

  “百骨挫败又如何?无法承载真武底蕴又如何?我云描画的男人,是那个让古麟俊杰闻风丧胆,难以望其项背的楚世名堂,而不是一个只知怨天尤人唾骂命运不公的庸才!”

  “只要不死,总有希望!你大哥楚破军不惜跪在真武祖地前三天三夜为你求取圣药,续接筋骨,有兄长如此,你就算是爬也要爬回巅峰!岂能在此碌碌等死?”

  云描画声嘶力竭,怒斥之音如铿锵三尺,响彻耳边。

  可这些话落在楚名堂心中,却不亚于九天玄雷当头劈下,让他神魂震颤,难以自持!

  “百骨挫败,承载真武底蕴?不,这怎么可能?”楚名堂神魂恍惚,脑中一片空白。

  “难道……”

  随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一个耸人听闻的念头从他心底冒出,牢牢占据在脑海中,怎么也挥散不去,如同梦魇。

  楚名堂踉跄着站起,想要仔细看看眼前的伊人,以此验证心中的猜测。

  却不想,身体仿佛是不受控制般直接跌倒下去。

  砰!

  楚名堂重重摔倒在地,浑身骨骼如同散架。

  “你小心一点,百骨挫败,寸步难行。就算你想知耻后勇,也要量力而为。”云描画欲言又止,终究还是劝了一句。

  半个月前,楚名堂想要承载真武底蕴,不料却被摒弃在真武祖地门前,威压凌体,修为尽丧,浑身断了上百根骨骼,此事早已成为古麟之都最大的笑柄。

  也是因此,他楚名堂从天才神坛跌落,成为了人人唾弃的**。

  人体共有两百零六块骨骼,断去百块,能侥幸活下来已是幸运,又怎么可能站立行走?

  “是了,祖威凌体,百骨挫败,呵呵,好一个祖威,好一个真武祖地!”楚名堂自嘲低语,他怎么可能忘记,正是这段刻骨铭心的遭遇,才导致他半生耻辱,差点一事无成。

  剧烈的痛楚如潮袭来,楚名堂却不管不顾,只是斜眯着眼,望向云描画,复杂莫名。

  那目光让云描画没来由的心头一震,眼前的楚名堂是如此的陌生,竟让她生出一种温顺的羔羊被猛虎盯住般的错觉,徒留无力的挣扎。

  他的眼神是那般明亮出尘,却又透着沧海桑田般的深邃与漠视一切的淡然,与往常截然不同!

  这怎么可能?

  “你,你要做什么?”云描画皱着秀眉说了一句,她想要看看,这个注定要成为自己夫君的男人要做什么?而他如今这种半废的状态又能做什么?

  楚名堂摇头不语,双手撑地,艰难而僵硬地站了起来,如同提线的木偶。

  咔嚓嚓!

  一声声尖锐刺耳的骨裂声接连响起,身体的每一寸血肉,每一块骨骼都像在被刀刃狠狠拉扯,这种痛楚近乎于千刀万剐,换了常人早已崩溃。

  可楚名堂的笑意却愈来愈浓,他是楚名堂,他是帝王之师,区区痛楚又能奈他何?

  咔嚓,咔嚓。

  云描画眼睁睁地看着楚名堂缓缓迈动脚步,每踏出一步,她的脸色便白上一分,仿佛这个拖着百骨断裂之躯向她走来的少年,正迸发出无比炽热的光亮,让她有一种无法与之对视的感觉。

  就好像浴火的凤凰,即将涅槃!

  “他到底要做什么?”云描画睁大了眼瞳。

  一步、两步……

  楚名堂与云描画相距不过四五步,但他却足足走了十数息的时间!

  他眼瞳中迸发出无穷亮光,垂着双臂,就那么僵硬地站在云描画身前,如同一座伟岸的山岳,望着眼前那铭刻在记忆深处的俏丽容颜,楚名堂甚至有一种想要大哭出来的冲动。

  足足十万年,如同寒冰一般冷硬的心,顷刻间瓦解,化为春雨。

  “画儿……”楚名堂下意识的伸出手掌,缓缓抬起,似乎想要触摸云描画的脸庞。

  “大胆,放肆!”一声尖锐的怒斥响起,盘踞在云描画皓腕之上的金翅银蛇振翅飞起,口吐人言,那声音如雷,连空气都在震荡,涌动起一道波纹,猛然袭向楚名堂。

  而这金翅银蛇迎风见涨,巨大的虚影投递,金翅煽动,欲引风雷。

  “灵?”

  万物有灵,天道万物,近于道者,皆可成灵。

  而灵有十品之分,楚名堂曾为帝王之师,自然看出这金翅银蛇乃是三品道灵,极为不凡,非有大气运者莫能得之。

  不过他并未理会,只是淡淡地瞥了金翅银蛇一眼,双瞳之中隐隐有暗金色火焰摇曳,熠熠生辉。

  但偏偏就是这一眼,却让这只三品道灵如坠冰窖,身如筛抖,它只感觉到一股无比恐怖的意志陡然降临,仿佛它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百骨挫败生不如死的废人,而是一位睥睨天地生杀予夺的至尊!

  “滚!”楚名堂口中仅仅吐出一个字眼,却如立地真言一般,瞬息幻化为一股无穷的神性火焰,挟裹着惊天的气势席卷蔓延,将这金翅银蛇发出的道音冲击堵了回去。

  与此同时,楚名堂感应到神魂之中似乎有什么存在被莫名勾动,旋即一缕暗金色的火焰亮起,覆盖他的全身。

  嘎吱,嘎吱。

  楚名堂从烈火中走来,周身断裂百块的骨骼嘎吱作响,随着暗金火焰熊熊燃烧,原本略微佝偻的身躯逐渐挺立,眨眼间,他脊梁挺立如松!

  而这一刻,楚名堂的手掌终于落在了云描画俏丽的脸庞上,那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让他的心中迸发出无限火热。

  她还活着,真的还活着!

  “我……”

  “回到了起点。”

  楚名堂口中呢喃,如梦似幻。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