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夏九歌楚墨笙小说

夏九歌楚墨笙小说

夏九歌楚墨笙小说

时间:2020-06-08 11:32:34

分类:玄幻仙侠

来源:掌中云

主角:夏九歌,楚墨笙

APP离线阅读
夏九歌楚墨笙小说

夏九歌楚墨笙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夏九歌楚墨笙小说 阅读全文

  夏九歌为了自保,给四皇子下了毒,顺手牵走了他的腰牌,便被四皇子盯上了,不但处处针对,更是设局娶回了四王府,不为宠着,只为慢慢报仇!

精彩章节试读

  一辆质朴的马车缓慢的行在山间,马车里,看着一身华服的莲俏,夏九歌脸上笑容无懈可击,眼底却带着讽刺!

  她穿越到这里有一些日子了。

  这身体的正主是被丫鬟莲俏毒死的,好在她上一世是医学界的大国手,医术毒术非凡,自己动手清了余毒,才保住小命活到今天。

  这正主是护国候的嫡女,当初国师说她的八字与夏府相冲,送去深山养了十五年。

  下个月太子选妃,所有待字闺中的王候贵女都会参选。

  夏家不得不将她接回候府。

  而皇帝也属意夏九歌,主要原因,她的外祖父是天元门的门主,握着整个江湖的势力!

  也是因为这一点,让夏九歌心里多了几分防备。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夏九歌看过去,发现四周已经被劫匪围了。

  这夏家来的还真是快。

  看着周围劫匪装扮,却掩藏不了血腥气息的‘劫匪’,这护国夫人还真舍得下血本,只为了要她夏九歌的命!

  “我们可是天元门的人,你们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劫夏大小姐的马车!”莲俏掀开车帘子大声骂道,趾高气扬。

  那样子,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夏府的马车,车上是夏府的千金。

  车夫也一副吓坏的样子,举着双手,全身颤抖。

  趁着莲俏叫骂的时间,夏九歌把长裙脱了,露出里面的粗布衣衫,伸手在马车的角落里蹭了两下,手上毫不客气的涂抹了自己的脸上,顿时粉白的笑脸花得不忍直视。

  夏九歌做好一切,一用力,拉着莲俏跳下马车,用力将莲俏推向了土匪头子方向:“大小姐,你快跑,只要离开这里,就安全了!我来拦着这些人。”

  一时间莲俏有些怔愣,被推得趴在了地上,反应不过来。

  “当!”的一声,土匪头子拔刀就砍向了莲俏。

  莲俏甚至没来得及辩解,已经身首异处。

  断了气,眼睛还睁着,死不瞑目。

  “不能留活口!”土匪头子又哼了一声,对手下吩咐道。

  夏九歌看了一眼死的不能再死的莲俏,听着劫匪的命令,心里对护国侯夫人的心狠手辣,更多了一层认知。

  可以将忠心耿耿的奴仆直接灭口,这手段和心性,恐怕非常人所能及。

  随即打量了一眼周围,眼底闪过一抹杀意。

  本来不想一回来就大动干戈,才跟莲俏换了身份……既然你们主子如此‘盛情’,我就不客气‘笑纳’了……你们的命!

  快速闪身绕到了车夫身后,一脚将他踢向了土匪方向。

  不曾想刚才还瑟瑟发抖的车夫却身形一闪,在即将跌倒在地上的时候直接跳跃到了一旁,狞笑的看着夏九歌:“大小姐果然聪明,居然懂得舍卒保帅,可惜……大小姐,要怪就怪您投错了胎……”

  夏九歌后退了一下,嘴角扯出一抹笑意:“其实你比莲俏更蠢!”

  车夫咬牙,举剑冲向夏九歌:“*丫头,受死吧……”下一秒,倒地不起了。

  整张脸都是黑的,一看就是中毒身亡。

  夏九歌摇了摇头,一脚将人踢开:“蠢货,话太多!”

  “兄弟们,这小丫头有点邪门,别让她近身,杀死她,另赏金!!”土匪头子眼见夏九歌踢了车夫一脚,车夫便中毒身亡了,此时也怕了。

  不过,他们人多,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还不在话下。

  站在上方离他们有几步距离的夏九歌随意的抖了抖袖子:“这么多大老爷们欺负我一个小姑娘,也不害臊!”

  “少废话!宰了!”土匪头子现在看着夏九歌,就是金子,因为杀了她,就能拿到大批的赏金了。

  夏九歌忙摆了摆手:“等等,我给你们双倍佣金,你去杀了让你们杀我的那个人,如何?”

  几个土匪都停了动作,双倍佣金,当然有诱惑力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个*丫头狡猾的很,别上当,杀了她。”土匪头子厉声喝道。

  看到莲俏和车夫的死,土匪头子心里发凉。

  “可惜,晚了!”夏九歌一身粗布衣衫,小脸丑的不成样子,此时嘻嘻笑着,怎么看都像小丑,说出来的话很淡定,嘴角带着一抹邪肆!

  围过来的土匪不明白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都拿眼瞪着她。

  然后,突然都倒了下去,中毒身亡。

  一直站在后方的土匪头子也感觉情形不妙,正要拔刀,却猛的跪在地上,抬手捂了心口:“*丫头,用的什么妖法?”

  他的脸上带着震惊,他完全没看到她是如何动作的。

  夏九歌走到他身前,面色冷了下来:“无知,不过是无色无味的毒罢了,免费赏你们了!”

  土匪头子一脸的不甘心,恨恨瞪着她:“夏家大小姐明明是调香师,怎么可能会用毒,这不可能……”

  “是啊,我也以为不可能,一个杀手,怎么可能死在弱女子的手里呢?真是……不可能的可能呀……!”夏九歌笑得一脸无害,就那样看着土匪头子颤抖着用手指着她,气的眼睛暴睁,狂吐血,毒发了,也气死了。

  这时她却听到了一抹嘲讽的笑声,不大,很轻。

  面色一凛,猛的看向的林子深处:“什么人?”

  她刚刚太大意了,林子里,居然还有人。

  直接向林子深处扬手掷出一把闪着绿光的柳叶刀。

  “好狠毒的女人!”楚墨笙抬手将柳叶刀一一接住,拿在手里把玩,一身白衣,不染纤尘,五官俊秀的没有半点瑕疵。

  此时倚在一棵树身上,上下打量夏九歌。

  眼里全是惊艳。

  “好阴险的男人。”夏九歌被他那张脸惊艳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情绪,语气里满是嘲讽。

  一个**,一个看着**,谁也不比谁高尚。

  楚墨笙眸色寒了几分,他见识到了夏九歌的阴险狡猾,此时,倒也没有生气。

  “牙尖嘴利!”楚墨笙冷哼。

  “彼此彼此!”夏九歌也眯着眸子。

  楚墨笙面色一冷,甩手将刚刚夏九歌甩出来被他接在手里的柳叶刀扬向她。

  他扬飞镖的动作刁钻的狠,而且夹着内力,带着劲风。

  十几把柳叶刀夹着腥甜的味道,转眼就飞到了夏九歌面前。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