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白琦书温景小说

白琦书温景小说

白琦书温景小说

时间:2020-06-04 09:36:29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主角:白琦书,温景

离线阅读
白琦书温景小说

白琦书温景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白琦书温景小说 阅读全文

  萧离猛地扑上去,但是有一道身影比他更快,在白琦书即将坠地之前,温景将她抱在了怀里。“言柯,走!”他长臂紧抱白琦书,眼色冷冽,抱着人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其余人谁也不敢拦温景。将人带上马车,温景薄唇紧抿,一双眼睛阴沉沉的吓人,白琦书晕在了他怀里,脸色难看的不像话。

精彩章节试读

  白姑娘,你已有身孕。

  白姑娘,胎像不稳。

  “不……”白琦书尖叫出声,婢女原本都要出去了,因她的声音吓了一跳,猛地向外喊人。

  白琦书缩成团,情绪已经崩溃。

  同为女子,婢女看着心疼,喊人去叫四王爷。

  片刻后,温景大步而来,他推开门,带进来一股子他身上的冷杉味,特别好闻,可是那是白琦书最怕的味道。

  “怎么回事?”

  他的声音传来,白琦书瑟瑟发抖。

  她的脑袋混乱不堪,连温景说了什么,她都听不到了。

  白琦书眼睛紧闭,眼泪从眼角溢出来。

  婢女跪着道:“王爷,白姑娘她似乎难受。”

  婢女刚才是真被吓到了,温景皱眉,走向白琦书,大手握住她的手,白琦书的手凉的跟冰块似的。

  她细密的颤抖,温景摸她的头,发现有些烫。

  他眉心一拧,冲婢女道:“叫郎中过来。”

  地面上碗片碎裂,药汁洒了一地,温景一看,就知道她没喝药,温景坐在榻边,用力的捏了下她的手,“不喝药,想死么?”

  但是白琦书没能回应他,温景拽了拽衣襟,心浮气躁。

  郎中很快就来了,言柯小声对温景说,萧离在府外求见,温景摆摆手,眉头紧锁。

  言柯道:“肖世浪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说,关于允知姑**。”

  赵允知的名字,一直是温景的禁忌,言柯一边说一边小心的看温景的脸色。

  温景扭头看了眼白琦书,一挥袖子,带着言柯去见萧离。

  萧离焦急的站在王府外,见到温景后,俯身拜了拜,“王爷。”

  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年月半百的男子,温景觉得那人眼熟,忽然想起,前两年皇帝举办国宴的时候,邀请过这一位。

  这一位是长安最有名的神医。

  温景瞳孔紧缩,看向萧离。

  “你说事关允知。”温景的嗓音很沉,萧离点点头,给温景介绍身边的人,温景的记忆果然没错。

  只是,萧离的第一句话就让温景脸色阴鸷。

  萧离竟然说,赵允知生病了,她终日郁郁寡欢,这位神医,是赵家人请来替赵允知医病的。

  温景看着神医,眼神似乎能**。

  他对萧离道:“知道欺骗本王的下场么?”

  萧离抱拳,“自是知道,所以我不敢骗王爷您。”

  炎炎烈日,温景觉得万物刺目,他冷眼看着神医,要他说出个所以然来,神医不敢隐瞒。

  他对赵允知的印象很深,因为谁人都知道,这赵允知将来是要嫁给四皇子温景的。

  温景那是什么人,皇帝最厉害的儿子,战功赫赫,英武不凡,甚至有人暗传,早有天通算算出来,温景有天子之气。

  赵允知不知道修了几辈子的福,能成为温景看中的女人。

  神医一字一句,将赵允知身体没病,病都在心里,常日郁郁不乐,终究是也将身体拖垮了。

  温景想起后来赵允知给他弹琵琶,她比往日要瘦了很多。

  他曾温言细语的问赵允知是否哪里难受,她只是低下头,说即将要与他成婚,她太紧张了。

  那时,温景信了。

  温景薄唇抿紧。

  “四爷。”

  待神医将前因后果全部讲完,萧离开口。

  他道:“人死如灯灭,还望四爷不要执意于过去。”

  萧离还说,他要带走白琦书。

  温景一挥袖子,以为这两人三言两语便会让他信了么,不可能。

  他转身向府内走,萧离望着他的身影皱眉,神色担忧,他才知道,白琦书被温景虏来,而当初赵允知死在她的马下,温景又是出了名的宠赵允知。

  他的性子极冷,白琦书落在他的手里,萧离要逼迫自己才能不去想,白琦书发生了什么。

  他满脑子都是那日,白琦书绝望的从台上一跃而下。

  温景大手青筋暴起,他直接踹开了白琦书的屋门。

  那医郎中竟然说,赵允知病了,她终日终日的的不开心,这件事就是笑话。

  温景坐在塌边,冷冷的看着白琦书的脸。

  不过是萧离要带走白琦书的屁话而已,他一个字都不信。

  婢女看着温景怒气冲冲的来,又怒气冲冲的去。

  竖日,赵家迎来了温景。

  赵允知没了后,温景这还是第一次踏进赵家,赵允知家里姊妹众多,可是当时,赵允知最为赵家的掌上明珠。

  温景说明来意,赵家人面色一顿,终是不敢隐瞒温景,就将赵允知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说出。

  赵允知的确是病了,赵家人一直难以启齿的是,赵允知曾被掳走,赵允知遭受了严重的打击。

  她被救回来后的几日滴水未进,神情恍惚,是温景的到来,让她重燃生机。

  可是也是让温景的到来,让她觉得自己,不干不净。

  温景骨节泛白,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赵家人说,赵允知终日以泪洗面,又期待与温景的大婚,又害怕与他的大婚。

  赵允知害怕温景知道一切之后,就不要她了。

  那日,她说她想出去看看。

  家里人派了侍卫跟着她,本以为她是去散心,但是赵允知想不开了。

  当时街上的人众多,可是无一敢管闲事,只因死的是赵允知,没人敢承受温景的怒气。

  温景离开赵家,手扶着马车,狠狠地喘气,他骨骼分明的五指扣在马车上刻着的那个景字上,眼神死寂。

  言柯小声唤:“王爷,是否回府?”

  温景看向言柯,言柯小心翼翼的低下头,脸色不忍。

  可是,言柯还有一件事瞒着没告诉温景,他深吸了一口气,道:“王爷,白姑娘,有孕了。”

  对于言柯而言,这是让温景知道的最好时机,若是在这之前,白琦书的孩子肯定不保。

  温景视线僵住,半晌都没说话,烈日炎炎,他觉得浑身像是起了火。

  白琦书哭着说她没有伤人的话就在眼前,温景一拳砸向马车,骨节被砸出了血。

  温景大喘了一口气,上了言柯来时的马,言柯只能看着温景骑马离去。

  马蹄声烈烈作响。

  温景几乎是一到王府,就往白琦书那里跑。

  只是,白琦书的院里,围了很多婢女,甚至有胆小的尖叫出声。

  有人在劝,“白姑娘,放下剪刀,会伤着自己的。”

  温景闻言,浑身血液逆流,见他来了,所有人自觉让路,他一眼就看到了白琦书那单薄的身影。

  白琦书缓缓抬眸,自是看到了温景,她唇角颤动,手中的剪刀刺入了脖颈,流出殷红的鲜血。

  “白琦书。”

  温景缓缓举起手,“我不动。”

  他的目光落在白琦书手里的剪刀上,将自己姿态放低,生怕她伤到自己。

  只是听到他的声音,白琦书的情绪爆发了,她缓缓的后退,眼睛里滚着眼泪。

  温景见她这样的模样,心脏被拉扯的厉害,疼的他难受。

  “你滚。”白琦书声音颤抖。

  王府的婢女侍卫闻言,皆垂下了头,谁人也不敢去看温景。

  温景那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连皇帝都不敢对他说重话,白琦书竟然要他滚。

  温景点头,温声安抚:“我滚,我滚就是。”

  说着,他转身。

  只是,白琦书并没有因为温景的离开,就放过自己,她没手中剪刀扬起,重重的戳向了自己的喉管。

  一块石子击中白琦书的手腕,剪刀落下,白琦书痛的脸色发白。

  温景转身的时候,早向自己的亲传侍卫使了眼色。

  温景迅速转身,抱住了白琦书,他将白琦书抱在怀里,大步的向外走。

  白琦书呜咽着,死命的砸他的肩,挠他的脸,咬他的脖子,温景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直到她哭的没了力气。

  温景抱她进了自己的院子,大步踹开门,将她放在榻上,他盯着她,一言不发,眼眶通红。

  白琦书的头发进了她的嘴里,温景抬指勾出来,白琦书哽咽着,脆弱到像是一碰就会散掉。

  温景拿帕子给她擦汗,白琦书挥开他的手,狠狠的瞪着他。

  她如此,温景还放心一些。

  “我要回家……”白琦书看着他,说道。

  温景握住她的手腕,盯着她苍白的脸,她的神情让温景胸膛有火,痛的呼吸都不敢大声。

  他甚至不太敢去看她的脸。

  “我要回家。”她的声音渐渐变小,像是受伤的小兽。

  温景的记忆被拉扯出来,他十一岁的时候上马去围场打猎,当时执弓瞄准的一头年幼的鹿,当时就是这种表情。

  可是他还是杀死了他。

  那是他未有感觉,可是看着白琦书,他心像是被人用手揪着。

  温景将白琦书送回了白府,白府原来也是出了名的富,只是因得罪了温景,如今生意惨淡,入不敷出。

  所以当四王府的马车停在白府前的时候,下人吓得屁滚尿流的去汇报。

  白琦书慢慢下车,温景偏头,看着她的背影,她一步一步的走向白府,头也未回。

  温景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心烦意乱。

  白家人匆忙而出,因为害怕温景,所以更不敢得罪他。

  只是白家人出来的时候,哪里还有四王府的马车,站在门口的,不过是从大理寺出来便消失了的白琦书。

  白琦书的弟弟白杨奔向白琦书,将她细瘦的身子抱在怀里,“阿姐。”

  白杨虽然长得高,到底年纪小,说着说着便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眶。

  白杨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跑在她身后要糖吃的小孩。

  家里人将白琦书带入了府内,白府的门被关上,温景从阴暗处走了出来。

  白琦书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跟所有人说话,白杨敲了敲门,走了进来,手上端着吃食,“阿姐,吃饭了。”

  他的阿姐瘦了。

  白琦书点头,下巴抵在膝盖上,视线有些呆。

  听闻那天,萧离大婚,白琦书出现在了萧家,白杨知道白琦书多么喜欢萧离。

  白杨甚至不敢想,自己的阿姐当时是何种心情。

  他目光落在那消瘦的身影上,叹了口气,慢慢端着饭走过去,他拿起勺子吹了吹还热的汤,轻声哄:“阿姐,你吃一口。”

  小时候,他脾气顽劣,总不爱吃饭的时候,白琦书就是这般哄他的。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