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我带皇室一家穿现代

我带皇室一家穿现代

我带皇室一家穿现代

时间:2020-05-11 15:08:20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岳樱

离线阅读
我带皇室一家穿现代

我带皇室一家穿现代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我带皇室一家穿现代 阅读全文

  养尊处优的小公主岳樱,穿成现代车间女工人。现代生活半年后,父皇母后,太子弟弟也都穿来了。岳樱一夜爆红,网上爆料——岳樱妈妈捡破烂的,父亲工地搬砖的,弟弟是学渣,而她靠依附男人发家致富。搬砖的父亲,变成富豪追捧的鉴定大师:“一派胡言!”捡破烂的母亲,变成优雅高贵的国画老师:“假的。”学渣弟弟考上北大:“听说我是学渣?”网友:???所以

精彩章节试读

  六分钟前,厂区发生事故。

  岳樱父母和弟弟,来厂里找厂长要钱,被高处堆积的货物砸中。

  三人当场倒地,躺在血泊里昏迷。

  岳樱从C厂区赶来,目睹如此惨况,没有悲痛,不动声色地,露出了一抹笑。

  工厂其它员工围过来,看好戏。

  岳樱的大表婶拨开人群,扯着嗓门叫道:“岳樱!你愣着干啥!叫救护车啊!你这个没良心的死丫头,你是不是就盼着你爹妈弟弟死啊?”

  围观众人取出手机,对着这边拍小视频,往各个群里发。

  众人一边拍,一边配音:

  “这女娃子真是没良心,爹妈弟弟躺在血水里,她愣是眼皮子都不眨一下,哭都不哭的。”

  “岳樱家里人是跑来和张厂长要分手费的?”

  “什么分手费?人家张厂长都澄清了,没跟岳樱搞过对象。岳樱这小狐狸精,仗着自己长得好,就死皮赖脸勾引男人。我呸!上次我还看见她对我老公眉来眼去的,*女人!”

  “她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一个捡破烂的女儿,也配和张厂长搞对象?张厂长好歹是研究生,高知分子,怎么可能跟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捡破烂女儿搞对象?”

  “不过,这一家三口在厂里出事,厂里怎么都要赔点钱的。厂长真可怜。”

  ……

  岳樱是大岳朝的公主。

  出嫁前,她是帝后的掌上明珠。

  出嫁后,是那位黑心肝丞相商嘉扬的小心肝。

  娇生惯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长到十七岁,十指不沾阳春水。

  穿到现代,她不仅成了车间女工,还有一个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

  父亲是工地搬砖的,嗜酒好赌,喝醉了就拿老婆女儿出气。母亲是脑瘫,靠捡破烂贴补家用。

  十五岁的弟弟不争气,家里拿钱供他上学,他却打架逃课,成绩年级倒数。

  半年前,现代的岳樱和厂长张尧谈恋爱。家里人都以为她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却没想到,张尧为了娶厂长女儿,同岳樱分手。

  现代的岳樱一时想不开,选择结束生命。

  而后,小公主岳樱魂穿现代,占用了这具身体。

  这具身体和古代的岳樱长得一样,骨相与皮相万里挑一,却因为常年做活儿,瘦骨嶙峋,缺乏气质,骨子里透着一股子土气。

  小公主岳樱娇生惯养,没受过磨难。

  刚穿来时,她对这个世界完全陌生,遭受不少毒打。

  宛如小燕子被拐进棋院做苦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悲惨得很。

  譬如,被嗜酒的父亲拿皮鞭抽。

  譬如,脑瘫母亲不让她吃肉,赶她下桌,让她洗衣做家务。

  再譬如,劣根性浓重的弟弟,将她摁在地上揍,大骂她是神经病。

  ……

  小公主在遭受一段现代毒打后,开始为自己谋划。

  厂里流水线上虽然条件不怎么样,工资还不错,月薪3000打底,多劳多得。

  小岳樱用最快的时间认清现实,并摸透了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从家里搬出来后,死命赚钱,每个月能拿个五千块。

  同时,也攒下一笔钱,准备北漂,打算彻底与原生家庭断绝来往。

  一切都在岳樱计划之中,父母弟弟在厂里出事,却在她意料之外。

  不过这于她而言,是个好消息。

  这意味着,在她临走前,能从厂长张尧那里拿到一笔赔偿金。

  *

  岳樱在医院走廊坐到晚上,医院终于下了病危通知。

  也就在这时候,张尧一通电话打进来,开门见山说:“樱樱,我听说**妈和弟弟,下病危通知了,你打算怎么办?”

  岳樱冷不丁反问:“难道不是你们打算怎么办?三人伤在厂里,厂里跑不了责任。怎么?当个厂长就拿自己当皇帝了?人命在你眼里是草芥?”

  对方沉默片刻:“樱樱,他们不是厂里员工,走正规程序,你也很难拿到赔偿。你非要和厂里闹不愉快,吃亏的是你。等过阵子陈棠出差,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我现在也不介意多养你一个,你乖乖听话,我不会让你过得太差。”

  岳樱嗤笑一声:“凭你这种狗东西,也配?撒泡狗尿照照,牛粪也妄想攀金枝?”

  张尧在电话里冷笑:“岳樱,我念在往日情分,给你几分脸。你给我好好说话,我们心平气和谈一谈。”

  他和岳樱分手已经半年,虽在一个厂,但一直没见过面。

  当初他的确喜欢岳樱,漂亮。

  处久之后发现,漂亮的五官也带不动她那一身厂妹气质了。

  他拿岳樱和现任老婆一比,俨然村姑和公主即视感。

  在他记忆里,岳樱唯唯诺诺,缩头缩尾,土味儿浓厚。

  没想到,半年没见,岳樱这小嘴居然变得这么能叭叭。

  岳樱直截了当道:“人和畜生的情分值什么钱?我作人的,和狗东西说不到一处,也没什么可谈。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人一没,我要赔偿。”

  张尧正通电话,手机被妻子陈棠夺过去。

  陈棠没听见两人前面的对话,只听见岳樱说要钱。

  她冲着电话骂道:“小狐狸精,还不死心?想勾引我老公?想要钱是吧,行,来跟我要,脱光了站我面前,让我仔细看看,你这种廉价货到底哪儿值钱。”

  岳樱冷笑一声:“大姐,您别生气,想看廉价货,扭过头看看你老公。毕竟,狗这东西脱光站街也不值钱。哎,话说回来,大概也只有您能压得住张尧这条**,毕竟狗怕老虎,血脉压制,你们绝配呢。”

  岳樱又叹气一声:“对不起我辱狗了。”

  陈棠:“……”差点气得喷出一口血。

  在现代生活半年,她已经不再是那位娇蛮小公主,懂得审时度视,顺势而为,却也保留了前世的泼辣。

  当年在后宫,她跟贵妃吵架从没输过,时常把那些贵妃气到晕厥。

  病房里,岳樱一家三口还在病床上躺着。

  现代的父母和弟弟,同她在古代的家人长得一样,性格却大相径庭。

  这三人被重物砸到头破血流,可是现在,他们头部的伤口居然奇迹愈合了。

  岳樱发现不对劲儿,昏迷不醒的三人突然开始咳嗽。

  而后竟诈尸一般,坐起了身。

  岳樱吓得往后一跳。

  病床上三人也都茫然,面面相觑后,扯掉了脸上的氧气罩。

  岳文建深吸一口气,下意识捂胸口。

  没有乱箭射穿身体,甚至没有伤口。

  他打量病房,陌生的环境,奇怪的摆设,都让他觉得万分莫名。

  他不是死了吗?

  军临城下。

  丞相商嘉扬披上戎装,在城门外死守。

  城门之下积尸如山,商嘉扬战死,小公主岳樱跃下城墙,为夫殉情。

  岳文建清楚记得,自己被乱箭射杀,同皇后太子活活烧死于大殿。

  怎么一觉醒来,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他目光落在岳樱脸上,觉得像在做梦。

  最先失控的是太子岳峯,他跳下病床,将岳樱捞入怀里:“王姐,你还活着!太好了,王姐还活着!”

  这位少年过于激动,脸埋在她肩窝,泪流满面。

  “…………”岳樱震惊地说不出话,万千话语汇成一句:“**?”

  大大的眼睛,大大的疑惑。

  岳峯松开她,眨巴眨巴眼,疑惑:“王姐,‘**’是何物?”

  皇后章英看见儿女皆健全,也哭出声,过来抱住一双儿女:“樱樱,峯儿。”

  她抚上儿女面颊,痛哭流涕。

  热的,活的。

  章英的眼泪止不住流,喃喃道:“都还活着,都还活着。”

  皇帝岳文建继续打量四周,走到窗前,拨开窗帘,目光所及之处竟是高楼林立,灯火通明。

  岳文建目露惊讶:“樱儿,这是,仙境吗?”

  遭受过现代毒打的岳樱,瞬间联想到了这三人的未来。

  她道:“不,这不是仙境,是地狱。”

  岳峯:“王姐你胡说!有王姐的地方就是仙境,我王姐是仙女下凡,这里怎么可能是地狱?”

  岳樱头痛地掐了掐眉心。

  所以,这是……穿越就要一家人整整齐齐?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