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娇妻在上:冷先生不太冷

娇妻在上:冷先生不太冷

娇妻在上:冷先生不太冷

时间:2020-05-08 09:46:12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原创书橱

主角:罗安杏,冷傅

离线阅读
娇妻在上:冷先生不太冷

娇妻在上:冷先生不太冷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娇妻在上:冷先生不太冷 阅读全文

  南康城接过项链,项链上挂了一枚红宝石戒指,那红宝石是桃形的,看起来很是精致,被擦得又亮又鲜艳。南庭宣说完,便拉着罗安杏从沙发上站起来往办公室外走。南康城怔怔地看着手中的项链和戒指,老泪纵横。罗安杏和南庭宣从大楼出来,沉默了很久南庭宣才开口说话:“抱歉,刚刚失态了,今天可能看不了葡萄园了。”

精彩章节试读

  “没关系。”她顿了顿,不知道该不该说,但还是忍不住说,“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虽然不明白你们的矛盾,但看你们的关系,觉得无论什么干戈都可以化解的。”

  “你看出什么关系了?”南庭宣驻足,他看向身后的罗安杏。

  “血浓于水的父子。”罗安杏一字一顿地说。

  南庭宣终于笑了,只是笑起来不再欢乐,那弯弯的眼睛里闪烁着阴郁:“不愧是我认识的罗安杏,一直很聪明。”

  “一直?”看来他们真的认识。

  “不然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我其实是真的想带你看葡萄园的,我也想和老头子好好谈谈,但一见他,我就控制不住。”

  “其实他挺好的。”

  “挺好?”南庭宣双手抄在兜里,“我们没感觉到。”

  “你认识我?”罗安杏试图说点别的。

  南庭宣继续往前走:“不过你可能不记得我,毕竟小学一年级的事。”

  罗安杏思索许久:“小学?我们班真没一个叫南庭宣的。”

  “名字只是个代名词,随时可以改,看来你真是记不得我了。”南庭宣讪讪地说。

  “一年级……真不记得了……”

  “记不得就算了,现在认识一个叫南庭宣的就够了。”

  南庭宣闷闷的,他一直没忘记,那个被欺负的小男孩落寞地蹲在角落里,一个小女孩走过来牵着他的手对他说:“走,我们去告诉老师。”

  那只手很瘦,像一条木棍那么小,但又很热,像一个热水袋似的那么烫。

  从此,他就记住了那双手。

  罗班长的手。

  所以那天在蛋糕店,南庭宣一眼就认出了罗安杏,他觉得她是上天赐给他的天使。

  ……

  何心蓝戴着老花眼镜在认真地看报纸,除了喝茶,她的爱好就是看报。

  其实她是有两三个好友的,但最近她们都约出去国外度假了,她没去。自从她其中一个好友老卢提醒自己儿子冷傅已经34岁了,她便从之前的着急变成现在的焦急。

  是呀,冷傅都34岁了。

  再等几年都四十岁了,即便结了婚,那也不能立即生子,她抱孙子的现实遥遥无期。

  为儿子的终生大事她也*碎了心。

  看了一会儿,她摘下老花镜,叫正在拖地的小朱:“小朱……”

  小朱只有二十八岁,西北人,长得倒俊俏,但家乡口音很浓。之所以这么年轻就做保姆,也是因为生在山窝窝,家里穷,早早就辍学出来打工。但又没文凭也无一技之长,保姆工资不低,小朱也不嫌这活儿丢人。

  何心蓝不在意自己的儿媳妇出生,她自己就是农村人,只要人正直,长得不歪瓜裂枣就行了。

  但前提还是能入得了自己儿子的法眼,如今儿子的品味她也不知道,但她知道一点,就是他心里始终有过不去的坎。

  那个坎,只有他自己迈过去……谁也劝不动,帮不了他。

  小朱拿着湿答答的拖把走过来:“老太太,您有啥事儿?”

  何心蓝从沙发站了起来往楼上走:“我要出去一趟,你做了饭自己先吃。”

  小朱忙问:“那老太太您啥时候回来?”

  “不知道,你吃了饭打扫完可以自己做自己的事。”

  “好哩。”

  何心蓝换了件衣服,理了理头发,提了个包包下了楼。

  却见小朱站在楼梯口,手里拿着一枚戒指,慌张地说:“老太太,我在冷先生房间**桶里发现了一个这,您看这么贵重的物品冷先生咋就放到**桶了?”

  何心蓝走近,把戒指拿在手心仔细看了看,这不正是冷傅和郝菲的订婚戒指?

  “小朱,这真是**桶里捡的?”

  “是呀,这要是扔出去咋办?平时不要我进去打扫,今天他才把**桶提出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扔的。”

  何心蓝暗自高兴,她喜上眉梢:“很好,很好,我先出去了。”

  小朱疑惑,这么贵的戒指扔进了**桶还说很好?

  她不知道,这么多年,这枚戒指冷傅从来没从他手上取下来过。

  现在他突然取了下来,说明他开了窍。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