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对门弟弟是校草

对门弟弟是校草

对门弟弟是校草

时间:2020-05-07 10:58:36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周思思

离线阅读
对门弟弟是校草

对门弟弟是校草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对门弟弟是校草 阅读全文

  身负重债的周思思不幸在打工时猝死在酒桌上。重回十七岁,面庞娇嫩、身体健康的周思思敲开邻居的门。门后住着愿意散尽千金为她还债的男人卢析。上辈子卢析匆忙赶来抱着她尸体流泪不让别人靠近的那一幕,周思思难以忘怀。现在卢析十五岁,成绩糟糕,顽劣乖戾。卢父卢母为不爱读书不思进取的儿子头疼,随口询问对门的品学兼优的小姑娘愿不愿意帮儿子补课。
标签: 重生 校园 甜文

精彩章节试读

  “厮混了一天,不晓得学习?”

  “作业做完没有?啊?没有一丁点自觉性!”

  “桌面上不见一本书的影儿,可真能耐啊卢析!晓得马上要中考吗?”

  “从现在起,这周末哪儿都不许去,老实待屋里给我学——”

  徐雪琳恼火地一把拉开大门,没想到门跟前有人,有些尴尬,“思思……这周不用补课啊?”不自觉放轻放柔声音。

  门前的小姑娘叫周思思,住在同层楼,文秀安静。同单元的住户都晓得她怕生又腼腆。

  所以没有得到回应,徐雪琳并不意外。赶着去医院的她没留意到周思思的不对劲,留下一句“阿姨屋里有樱桃,去吃吧”,匆匆离开。

  仲春的风翻进楼道的窗,吹动静立许久的周思思的刘海。

  “啊切。”房里的人打了个哈欠。

  “*,门都不关,”清澈的少年音随距离的缩小逐渐增大,“这么马虎好意思说——嗯?”

  周思思肩膀轻轻一颤,抬起眼,涣散的目光一点点聚焦,集中在少年的脸上。

  精致俊俏的少年姿态懒散,“你站在这,”忍下不太友好的“干嘛”两字,他随口询问,“你有什么事吗?”

  话没说完,懵逼地发现不做声的邻居小姐姐眼睛泛红,还有越来越红的趋势。

  这、这怎么回事?

  “你……”卢析扒拉两下有些自然卷的短发,“你也挨**骂了?”

  周思思一瞬不瞬地看他,肺腑里情绪涌动。

  这张脸比记忆里的青涩。

  她好像从来没有认真看过他的脸,就像从来没有想过他会为她……

  “你、你怎么了?别哭啊!”卢析十分茫然,而后有些许不知所措的慌。

  邻居小姐姐巴掌脸瓷白,鼻尖红、眼眶红,杏眼里蓄满泪水,随时可能滚落下来。

  不像是委屈,也不像是难过。

  卢析不太扛得住她这样的凝视,挠了挠耳廓,别开眼,“是找我有什么事吗?要进来吗?”

  几十秒过去,没有回应。

  裤兜里的手机振动了好几下。用头发丝儿猜都能猜到是好友喊他上号打游戏。

  “没事的话,我关门回屋了。”卢析稍等片刻,合上门。

  这邻居姐姐姐有点奇怪……

  卢析趿着拖鞋往房间走,手机掏出来,一瞧见好友的消息,大脑自动把游戏之外的事情丢到角落。

  ……

  楼道里空荡苍白,外面春日间鸟啼啾啾。

  周思思卷翘的睫毛沾湿泪水,覆盖上星点的水珠子。

  恰好五楼的一位叔叔出门,快下到三楼,“思思?”看到她的神态,“这……卢家的小子欺负你了?”

  周思思慢半拍地摇头。

  “什么个情况?和我说说?”这位叔叔为人侠义。对红着眼的好孩子周思思免不了关心几句。

  “没……”周思思从混沌思绪里抽离,敛下通红的眼,“谢谢叔叔。”

  避免再碰到其他住户,她返身回了家。

  头重脚轻,太阳穴发涨。

  周思思心事重重地躺到床上,昏睡过去。

  ……

  “……这都几点了?”

  “思思啊。”

  周思思按着额角睁开眼,房间里一片昏暗,客厅的灯光从衔接处渗透过来。

  “还睡——可算起来了啊。”陈翠走到房门口,“啪”地按亮顶灯开关。

  周思思不适应地眯了眯眼,头仍旧有点沉。

  “小姑娘家家的,睡到这个点。”

  “快起来洗把脸吃饭啊。”

  抿唇下床、穿衣服,在浴室洗手台前耽搁的时间太久,周思思坐在饭桌前已经是二十多分钟后。

  陈翠左手抓着部手机,边吃饭边刷,“怎么这么慢?”

  垂头敛眼,周思思低“嗯”一声。不太想面对陈翠——她的亲生母亲。

  周思思是重生的。

  上辈子陈翠出车祸死在赶去打麻将的路上,留给周思思一大堆债务,有公家的、私家的,甚至还有高利贷的。

  债主穷追不舍,周思思孤苦无依。念着大学的她不知道向谁求助,只能拼命挤时间,没日没夜地去打工赚钱。

  周思思体质本来就不算好,连续几个月的高强度干活,身体透支,猝死在大四这年的初夏。

  一缕游魂飘荡十数天,不知什么机缘,竟然让她返生到高二这年。

  如果周思思说对陈翠没有一丝怨恨,肯定是假的。

  周思思的爸爸是医生,兢兢业业工作,放弃获嘉奖的机会,争取到把妻子陈翠安排进医院行政岗。

  天有不测风云,周父在一次外出进修时遭遇空难丧生。医院或许是出于同情,将陈翠的工作性质由临时工提为正式编。

  家里的积蓄和陈翠的收入虽然不多,但是可以支撑这个不完整的小家维持原有的生活水平。

  偏偏陈翠花钱没有节制,还喜欢打牌打麻将。在周思思的印象中,陈翠一有空就往外跑,经常输钱。约摸是周思思高三快升大学时,陈翠学别人投资,欠的债成倍扩大。

  周思思不敢不节俭,大学三年多,没有去参加过一次同学间的聚餐。

  陈翠车祸离世后,债主纷纷找上门来。周思思永远记得当时的窘迫惊慌……

  “发什么愣?”陈翠说,“吃饭啊。”

  周思思长睫一颤,往嘴里塞了块土豆,机械地嚼了嚼。

  “你总低着头干嘛?”陈翠锁上手机,“身体不舒服?”探手去摸女儿的额头。

  周思思鼻子忽然一酸,下意识往后躲,仍旧不看她,“没……”

  “温度正常啊。”陈翠收回手,抓起手机起身。

  周思思眼一闭,“你能别去赌了吗?”

  “什么‘赌’啊,我是消遣娱乐,”陈翠说,“哎,和别人约好的时间要到了。”

  “吃完你把碗筷收拾一下啊。”

  周思思深吸口气,慢慢地往胃里塞食物。

  为什么要让她重生……

  脑海里倏然再次浮现一个名字。

  连同那段画面。

  或许,她可以对这个少年好一点,作为报答。

  ***

  周思思不知道陈翠是什么时候回来,只听到清早时客厅的动静。

  等大门闭合的声音响过,周思思走出房间。

  她准备做早饭,却发现电饭煲里保温着白粥和两个包子,热气扑面而来。

  有一种迷茫感从内心深处的缝隙中漾开来。

  又来了。

  周思思时常讨厌自己不是利索洒脱的性子。

  昨晚临睡前明明咬牙决定了马上远离陈翠、和陈翠断绝关系——尽管周思思这个从小循规蹈矩的好学生,知道以未成年的身份要独自生活很难——现在她烦躁地发现这决定在动摇。

  周思思逃也似的离开家。

  走到楼梯口,意识到自己头发披散,穿的是睡裤、棉拖,垂着头又缓慢地上来。

  周思思背靠着门,一阵无力,不仅是十二个小时没进食的身体,更是空落落的心。

  对面的徐雪琳阿姨又开始训卢析。

  周思思不是有意要探听,实在是徐阿姨的嗓门太大。

  “昨晚肯定打游戏了!给我坐好!”

  “作业有写吗?啊?”

  “刚速读班的老师发短信来说上午开课,吃完早饭你老实给我上课去!”

  周思思若有所思。

  “什么?你姥姥特意给你报的班,你不去?”

  “不瞅瞅你那点少得显著的分数,再不补课,以后打算去讨饭?卢析你干嘛去?”

  “出门讨饭。”卢析吊儿郎当地打开家门,随即一愣,怎么这个小姐姐又站楼道这儿?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