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霸婚首席不好惹

霸婚首席不好惹

霸婚首席不好惹

时间:2020-04-27 16:33:05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微阅云

主角:霍熠谦,苏容容

离线阅读
霸婚首席不好惹

霸婚首席不好惹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霸婚首席不好惹 阅读全文

  南华医院一身白大褂的苏容容一路疾跑,从急诊到高级VIP住院区,不过短短五分钟,左院长已经来了三通电话催促,说是有病人出事儿了。“左院长,现在什么情况?”左院长瞥了一眼整个住院区最好的病房,拉着苏容容压低了声音,

精彩章节试读

  “容容呀,我先告诉你,这个病人可不一般,他要吼一声,我们榕城都要抖三抖,千万别惹到他,他说什么就听着,吩咐什么你就照做。我们医院的命运可是掌握在你手里了,明白吗?”

  苏容容听得一头雾水,病人的身份背景和治疗有什么必然联系吗?还没有把疑问问出口,就被推到了病房门口。

  看着两个黑装革履黑超遮面的保镖,苏容容猜到了个大概。肯定又是有权有势的贵人公子哥发脾气啦!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浪费医疗资源的人!

  虽然还没有见面,苏容容对病房里面的人很是反感。

  “你好,查房!”

  话音刚落,就听到房间里面传来一阵大笑声,然后就是一声压抑着笑意的,“进来”。

  习惯性的带上口罩,推开门。

  “霍大,我猜对了吧,果然是个女的!”

  进门就看到一个白衬衣黑裤子的男人,大概一八零左右,瘦瘦高高的,看起来蛮斯文的,只是笑的很张狂,即便是带着眼镜也遮不住他眼角的笑意。

  眼镜男也正打量着苏容容,然后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转身走了进去。

  “霍大,栽在一个弱质女流手里,你的一世英明算是毁了……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栽?一世英明?毁了?怎么听都觉得这个眼镜男不安好心!

  感受到那一抹让人浑身发麻的冷厉眸光,苏容容转身就看到病床上坐着一个男人,即便穿着大号病服也能看得出他比眼镜男强壮很多,五官立体深邃,好似刀斧削成,力挺的寸发彰显出男人的霸气,带出几丝不怒而威的威仪。

  只是一瞥,苏容容连忙错开视线,这个男人的眸光好像是一把利剑,她根本招架不住。可也就是这一瞥,却感觉是在哪里见过,心没来由的慢了半拍!

  “我是急症科的苏容容,病人哪里不舒服吗?”

  “苏医生,我们霍大,心里很不舒服!”

  “心里不舒服,应该找心外科!”苏容容不卑不亢,病床上的男人小腿骨折,身体多处软组织擦伤,心脏没有任何问题。

  “你是真听不懂还是装着听不懂?你把我们霍大都祸害成这样了,还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覃帆不淡定了。

  苏容容瞥了男人一眼,他的眸子好似一片幽潭深不见底。

  “祸害?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医生,你们这些人打个喷嚏找最好的专家,住院住VIP,出门都有保镖跟着。这位先生,你说我祸害这位先生,是不是太牵强了?”苏容容不乐意的瞥了霍熠谦一眼,但只是这一眼,却被他捕捉到了。

  心,蓦地一震。

  “覃帆,你先出去。”男人说道。

  眼镜男倒也配合,对着苏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了,便大步离开了。

  “你是昨天早上送来的哪个?”苏容容终于知道了些眉目,略微想了想就强自镇定下来了,“送来的时候病人头部表层有些玻璃碎片,为了清理只能如此。关于你的所有治疗方案都是经过专家会诊的,碰巧是我执行剃发任务而已。”

  听到苏容容的话,看见她又挺直了些的腰身,男人的眸光又危险了几分,“那你的意思,我霍熠谦还应该感谢你?”

  说着男人微微转过身,露出后脑,大大小小剃了大概十多处,缝合的地方狰狞的伤口还是让人怵目惊心。

  “苏医生,我的发型,还满意吗?”

  虽然是用询问的语气,苏容容还是听出了霍熠谦浓浓的不悦,甚至还感觉到这根本就是暴风雨的前兆。

  苏容容干笑了笑,本来想说不客气,可说出口的却是截然相反的意思,“不用谢!”

  听到这三个字,霍熠谦的脸都绿了!眼前的这个女人身材纤细削瘦,没想到还挺有种!他霍熠谦活了三十年,还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如此戏耍!

  “苏容容!”霍熠谦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三个字,阴鸷的双眸从眼前的小女人身上扫过,“我霍熠谦的谢意,你确定自己有福气承受吗?”

  威胁?是的,他在威胁自己了!

  苏容容深知自己这回肯定把这个大人物得罪惨了,几乎可以预见到未来的命运会有多悲惨!横竖都没有好日子过了,索性不躲不闪的看向这位大人物,希望能记住他的长相,以后看见他就自动退避三舍。

  她抬起头,发现这个男人长得非常俊美,不同于覃帆的斯文,他给人一种震慑的霸气之美。五官精致,睫毛密长,投下的阴影让人神迷,挺直的鼻梁,尖削的下颚。

  看着身前面容俊美如神袛的男子,对方的眼神彷如千年寒冰,冷冽无情。就是这一眼,眼前的人和记忆深处的某个人融在了一起。

  苏容容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在颤抖,有一股寒意从脚底飞快的往四肢百骸游走,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是他!是他!

  天啊,怎么会是他?四年了,他竟然又出现了!

  她不能让他发现自己,必须马上离开,对,马上离开!

  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她刚欲走,却被霍熠谦抓住了手腕。

  “想走?”

  “不然呢?”苏容容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慌乱,“你们叫我来,我就来了,问我话,我也回答了。该配合的我都配合了,我不觉得自己还有必要留下来!”

  “呵。”他霍熠谦还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女人,他冷笑一声,一个用力便将苏容容扯了过来。

  “你……你……你干什么?”苏容容脚下不稳,一下子扑到了他的身上。

  当触到那坚硬温暖的胸膛时,记忆如流水一般迅速划过。她紧忙起身,但是越着急越容易出问题,脚下一滑,她再一次直直的栽到了霍熠谦的身上。

  麻旦~~苏容容,你到底在干什么?

  此时,霍熠谦的一张脸已经黑得相当难看了。投怀送抱的女人他见到了,但是像苏容容这么……这么蠢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连着两次压到他的伤口。

  哭。

  “霍熠谦,你松手啊。”苏容容的声音中带着哭腕,都怪他抓着自己的手。

  “笨!”霍熠谦嫌弃的将她拽了起来,“出去。”声音比先前更是冷了几分,他对于送上门的女人不感兴趣。

  苏容容吸了吸鼻子,生气的娇哼了一声,恨恨的离开了他的房间。

  一出门,就看到覃帆在门口站着。

  连着,苏容容也对他狠狠哼了一声。

  “呵呵,还生气了?”覃帆邪气不羁的说道。

  “用你……啊!”

  覃帆突然趁苏容容不备,将她的口罩扯了下来。

  “你干什么?”

  看见那张不施粉黛素净的小脸,覃帆愣了一下,然后讪笑了几声,“没想到还是个美女。”

  苏容容心里又气又急,但是无奈,她斗不过他们,只好一把夺过覃帆手上的口罩,小跑着离开了。

  “霍大,那个小护士长得还挺漂亮,就是性格太辣了。”覃帆一进门,便对霍熠谦说道。

  霍熠谦冷冷瞥了他一眼,对他的话丝毫不感兴趣。

  “喂喂,你有点儿正常男人的反应好不好?”

  霍熠谦照旧没有理他。

  覃帆举起手,“好了,我错了,除了那位,在你的眼里,普天之下的女人都不是异性!”

  听到覃帆说起那位,霍熠谦的眸光逐渐柔和了下来。

  如果能拥有她,就算生老病死,就算她已结婚生子,就算她心有所属,他都会不惜一切手段,将她困在自己的身边,纠缠一生!

  第三日,做完检查的霍熠谦觉得闷得慌,让助理张伟推着他四处走走。

  刚到医院大门口就听到120的警笛声,随后大门口就冲出一圈白大褂,为首的女人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小跑的时候正用一支笔挽住了细长的头发,露出雪白的颈侧柔嫩的耳珠,耳畔的碎发随着跑动调皮的晃动着。

  “总裁,总裁,”张伟看到霍熠谦双目闪动着光芒,两手撑在轮椅两侧艰难的要站起来,双肩颤抖得厉害。紧张的问,“你不舒服吗?”

  “她是谁?”黑曜石般的眼眸微微眯着,深不可测的眸光落在前方人儿的身上。

  “总裁说的是苏医生吗?”顺着霍熠谦的方向看过去,张伟一眼就看到那个简洁利落的女医生,此刻正跨跪在病床上做心肺复苏。这个漂亮的女医生正是苏容容。

  “苏医生?”霍熠谦的思维明显慢了好几拍。

  “嗯,昨天来过病房的苏容容医生,总裁前几天有见过的。

  “苏容容?”刀削而成的薄唇翳合着,复念了一边她的名字,“苏容容。”

  深潭般的双眼闪过一丝狡黠,食指在腿上敲动着,吩咐道。

  “张伟,接通左院长的电话。”

  “喂,你好,我霍熠谦,急症科的苏容容……不,我对她很满意,非常满意……明天我出院的时候,希望她能做我的外聘医生……贵院急需要的医疗设备半月之内肯定会到。”

  挂掉电话,霍熠谦抬头看着天空,深邃的眼闪动着晶亮的光芒,唇边的笑意更深了。

  苏容容,你准备好了吗?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