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你是余生的欢喜

你是余生的欢喜

你是余生的欢喜

时间:2020-04-26 09:57:58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微小宝

主角:霍震霆,安妍

离线阅读
你是余生的欢喜

你是余生的欢喜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你是余生的欢喜 阅读全文

  初识霍震霆,他是东城人所共知的恶魔枭首,传言中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十八岁委身于他,二十一岁和另一个男人走入婚姻,可他引诱我犯错,将我推入了那万劫不复的寒潭深渊……… 千钧一发时,我用刀刺进他的心口,他浑身是血的笑着问我,“真心想让我死吗?”

精彩章节试读

  东城最豪华的私人别墅里,暖黄色的灯光铺洒在霍震霆布满汗珠的后背上,我新做的红色半长指甲轻嵌在他饱含线条的肌理,随着从清晨到日暮的搏杀,我和霍震霆终于停歇下来将彼此彻底放过。

  我忍着身下的不适扯过被霍震霆压在身下的睡袍迅速穿上,起身想去浴室,那样竭尽所能的填壑,只有反复清洗才能保证不会留下麻烦。

  “你就这么不想留下我的种,一次也不例外?”

  霍震霆吸着烟,阴郁的眼光视着我,似在等我给他一个满意的回复。

  片刻,我好看的梨涡勾了勾,似有似无的风情看向他:“两年期已满,霍先生该不会在最后一次想反悔吧。”

  霍震霆或许忘了我是怎么上的他的床,可我却永远不会忘,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为了能在家里站住脚跟,保住母亲的医药费,十八岁的我抛却一切底线沦为了霍震霆的地下情人。

  “安妍,我说过,你的记性很好,可我并不喜欢你这一点。”

  还燃着的烟蒂被霍震霆灭在烟灰缸里,他鼻腔里涌动最后一丝烟雾看向我,那眼神太复杂,七分狠烈,三分柔情。

  依稀还记得第一次和他的欢好,我浑身瑟抖的如同一只掉进冰窟窿里被打捞上来的小猫,那时的他也是这样的眼光看着我,并轻启着唇给了我两个选择。

  一个是调头就走,他可以当做我今天没有来找过他,一个是自己脱光,他可以为我解决眼前所有的难题,显然,我选择了后者,而这场交易,我一做就是两年。

  “期限已过,霍先生认为自己的喜好在我这里还值几个钱?”

  往日里,我会因为霍震霆的一句话而绞尽脑汁的取悦,无关乎于什么地点,什么穿着,只要他高兴,我便一一照做,可今天,我第一次反驳了他,他不气也不恼,反而眉头毫不在意的挑了挑,从床头柜上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我。

  “霍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是没玩够?还是……”

  我手里拿着霍震霆给的结婚注册书微愣了几秒,随后冷笑着质问,其实我并不知道霍震霆当初为什么会答应帮我,以他的资本和长相,缺什么都不会缺女人,我对他根本毫无用处和意义,可现在我似乎懂了,是乐趣,我能带给他独一无二的乐趣。

  我佯装羚羊一样的乖巧臣服,借助霍震霆的帮助两年间在安家站稳脚跟,成了我父亲安余淮生意场上最得力的助手和接班人,他亲眼看着我从懵懂无知到心计狠辣,而我能拥有这样的野心和魄力霍震霆是得意的。

  “怎么,我的阿妍不想签?”

  霍震霆赤着小麦色的火热胸膛与我紧密相贴,喷吐在我耳垂的滚烫几乎瞬间就能把我焚烧,可他深邃眸子里那一如往常的冷漠却又让我立即恢复清醒,我毫无预兆的脱离他的怀抱,把文件完好无损的放在床头,客套生疏的对着霍震霆道。

  “我命薄,担不起霍先生这样的厚爱。”

  说完我没有继续看霍震霆的反应便转身离去,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生物,母亲一生为父亲殚精竭虑,可换回的还不是人老珠黄后被她人取代,从小夫妻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我和霍震霆这样的关系。

  “安妍,这样的事我只会做一次。”

  霍震霆的话只让我脚下迟疑了三秒钟,随后便如一阵风似的消失在了我的耳畔。

  霍太太这三个字的确是东城所有女人趋之若鹜的名号,若是没有这两年和霍震霆的厮混,说不定我真会签了那份让人心动的文件,可一切没有假如,一直以来能支撑我走下去的唯有一个可怜且病痛缠身的母亲,至于其他的,似乎都与我无关。

  一周后,安氏集团办公室里,秘书辛迪提醒着我一会儿要和神秘投资商组局的行程,我换了一身商务的白色西装套裙,拿上衣架上的精致小包和大衣正准备出门会一会这位不愿报上姓名的神秘人士,却被正在播放的电视画面突然吸引住了视线。

  是一条娱乐新闻“SY财阀掌权人霍震霆和当红模特深夜车内密会,疑似恋情曝光,妖娆女郎稳坐霍太宝座?”

  “安小姐,这女人好像是二小姐。”

  辛迪同我一样几乎在瞬间就认出了这个和霍震霆传出绯闻的女人,安琳,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我十岁那年,她的母亲带着她在我家登堂入室,就是从那时起,我母亲的身体开始出现问题并且每况愈下,可母亲宁死不肯离婚,她说,只要自己活一天,她就终究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三。

  “别让客人等急了,我们走吧。”

  我没有回复辛迪的问题,而是云淡风轻的转身走出门口,可胸腔里的怒火却在隐隐作祟,霍震霆他就是个混蛋,天下女人何其多,可他却偏偏挑中和我同父异母的安琳,他这明摆着是成心恶心我,两女共侍一夫?他当自己是姚重华吗!

  当我到达爱尔兰酒店的时候,神秘人士已经等候多时,我满怀歉意的上前合掌致歉,一抬头整个人却顿时凝住。

  “安小姐实在是难约,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再见你一面了。”

  眼前的男人一双桃花眼熠熠生辉,我看着这双眼记忆瞬间被提取,一周前,我从霍震霆的别墅里出来,由于心情不好加上天太黑,我和男人的车子发生了碰撞,我二话没说掏出了一把钞票扔进了男人车里,随后便开着车扬长而去,莫非是我留下的修车钱不够,他来追债的?

  “呵呵呵,安小姐现在一定觉得我是来讨债的,对不对?”

  许是男人看出了我神情上的疑惑,嗓间突然发出一阵清爽磁性的笑声,我顿时有些哑然,尴尬的唇角牵了牵看向男人落座,这男人究竟是谁,竟把我的心思看的这样丝毫不差……

  “先生何苦捉弄人,有话不妨直说。”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