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慈悲殿

慈悲殿

慈悲殿

时间:2020-04-15 18:19:25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杨愚鲁

离线阅读
慈悲殿

慈悲殿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慈悲殿 阅读全文

  吾一生,挚爱有三——无上权力、无边富贵、舍妹月徊。
标签: 宫廷 情有独钟

精彩章节试读

  冷是真冷啊,今天下了入冬后头场雪,昨儿太阳照在人身上,背后还出一道热汗呢,今儿说话就变天了。

  杨愚鲁搬着成摞的题本,从廊子底下快步而来,风卷着细雪,铺天盖地无处不在,飘进他的领窝里,落在遮挡不住的手腕子上,消融的时候一片刺骨冰凉。路过正堂的时候,堂上高悬的岳飞画像扬起朱红的斗篷,像一蓬喷洒的血雾……

  他缩起脖子,匆匆到了暖阁外,门前站班的小火者①掀起厚重的门帘,暖意夹裹着炭火的馨香迎面而来。将要黄昏的当口,屋子里黑洞洞的,没有掌灯。他回头问:“少监人呢?”

  小火者呵腰道:“先头内阁张大人送**②手谕来,少监点了东厂的番子,出去办事去了。”

  杨愚鲁“哦”了声,心里明白了个大概。

  转身看,万里穹顶如墨,半空云霭间,一只鹰隼正扑张着翅膀盘旋,一声尖啸后向西飞去——

  崇山峻岭,苍茫平原,雪越下越密,只有常绿的树木,从无边的白中顽强挣脱出枝桠来。就着暮色看,也是寒凉错落,像烧坏的青花瓷,斑斑驳驳,散落在萧索的大地上。

  鹰眼倒映出一点微茫,那是山脚驿站窗口的火光。笔直的官道那头,十几乘快骑疾驰而来,马蹄飒踏扬起漫天的雪沫子。将到驿站前勒缰下马,开路的番子一脚踹开驿站的大门,轰然一声巨响,惊动了厅堂里打尖的旅人。众人回头看,见锦衣轻裘的一行人长驱直入,为首的身着过肩蟒袍,玄狐披领遮住了大半张脸,因官帽压得极低,看不清长相。但单凭这身打扮,还有下裳襞襀上繁复得令人晕眩的绣金丝膝襕,便知道是司礼监办事,别说客人们,连驿丞也不敢吱一声。

  “少监,人就在里头。”番子压刀回禀,正要闯进去,上峰抬了抬手。番子意会,道了声“是”,恭恭敬敬退到了一旁。

  描金袖襕下的手指白洁细长,微微屈起来,轻扣了扣门扉,说话的声气儿很是温软和善,如平时一样,缓声道:“干爹,儿子来给您请安了。”

  屋里没有回应,但灯下有个人影移过来,在桌前落了座儿。

  大档头上前,小心翼翼替他解了肩上斗篷,斗篷底下,鸾带束出一截好身腰来,人显得愈发挺拔修长。他迈进槛内向上行礼,“干爹脚踪儿不定,叫儿子好找。”

  座上的汪轸托着茶盏一哼,“我的四条马腿,到底敌不过梁少监手眼通天,跑到这地方,还是叫你找见了。这回你亲自出马,八成是打算取我性命了?总不至于长途跋涉,当真给你干爹请安来。”

  汪轸说完这话,跟前的人缓缓从交叠的双手上抬起眼来,一双光华万千的眸子,平时敛起锋芒,到了狩猎时,警敏得像头豹子,吃人不吐骨头。

  他在笑,那种带着丝丝凉意的神气儿如日光下的冰棱,妆点那张眼角眉梢俱是诗的面孔。当初汪轸就觉得他是个好苗子,是天生吃弄权饭的人,果然没有看走眼。这个曾经鞍前马后为他效力的孩子长大了,终于把刀架在了他干爹的脖子上。

  “儿子是奉命行事,内阁弹劾干爹的奏疏,是夏连秋直送到皇上面前的,儿子想拦都拦不住。”他笑了笑,复又道,“不过干爹放心,待事情平息后,儿子一定替干爹报仇。”

  报仇?说得好听,不过铲除异己罢了。汪轸笑不出来,知道落进他手里,终是难逃一死。

  他放下手里杯盏,长长叹了口气,“梁遇,咱家记得,当初你入咱家门下,不过十四岁,这些年咱们通力合作,也算父慈子孝。如今干爹老了,挡了你高升的道儿,其实只要你一句话,咱们父子之间,有什么不好商量的?”

  梁遇听了,似乎也静心思量了一番,那双沉沉眼眸里涌起对往日岁月的眷恋来,然而说出的话,却全然不是面上表露的那样。

  “干爹进宫,今年正满五十年,五十年一点一滴积累,才走到今儿。儿子很想在干爹跟前尽孝,也多番提醒过干爹,万事留一步,才好有回身之地,可惜干爹不听儿子的。如今上头下了手谕,儿子正是念着干爹多年教导之恩,才向皇上讨了恩旨,由儿子来处置这件事。”他说着,回身在一旁坐了下来,“儿子是为顾全干爹颜面,干爹别错怪了儿子,也别叫儿子为难。要是换了旁人,哪里容得干爹走到这沙田峪来,早在前头凤鸣关,就把事情办了。”

  这么看来,太极是预备打到底了。梁遇的心狠手辣他早就知道,以前尚觉得这把刀用起来趁手,这会子看看,刀有了道行,成气候了,再也不听你的使唤了。

  汪轸搁在膝上的双手虚虚拢起了拳,那张沟壑纵横的脸,在灯影下显得有些狰狞,“咱家知道,内阁弹劾的那些案宗,少不得你推波助澜。好小子,咱家是养虎为患,反咬了自己的脖子。”

  梁遇依旧恭敬,在椅上微欠了欠身,谦逊道:“全赖干爹教诲。”

  他倒坦然,汪轸一时窒了口,良久才道:“这件事,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

  梁遇很遗憾模样,缓缓摇头,“干爹在宫里伺候多年,应当明白咱们的难处,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么,谁让咱们是听差办事的。这回要干爹命的是皇上,纵是儿子有心,也救不得干爹。”

  汪轸不由讥嘲,“皇上的意思……你是皇上大伴③,平素最亲近的,这样交情,你要真有那份孝心,皇上未见得不叫我致仕颐养。”

  梁遇果然不说话了,只是似笑非笑看着他,隔了半晌道:“干爹一向爽快,早前也常教导我,吃咱们这行饭的,揽得了权就要下得去狠手,干爹忘了?”边说边站起身来,曼声道,“时候差不多了,干爹上路吧,我也好回去交差。”

  汪轸知道大势已去,自己丧家犬般出逃,到了离老家二十里的地方折了,也算归了故里。只是最后毁在自己调理出来的人手上,像个讽刺的笑话。

  他抬头看向梁遇,灰败的脸上肌肉不住痉挛,“你还记得咱家的话,很好。不过光记得这句可不成,还有另一句更要紧的,你也该放在心上。咱们这号人,干的本就是窃权的勾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你今儿这么对咱家,明儿自有人也这么对你,初一十五轮番做东,这是咱们的命。”

  梁遇原要出门,听了他的话微微回了回头,满身平金绣蟒,在灯火中折射出细碎的辉煌。他牵了下唇角,淡然道:“干爹今日种种,教会儿子一个道理,既要登高,就要管得住嘴。我和您不一样,我没有收干儿子的瘾儿,您下辈子要是还托身太监,千万记住这个教训。”

  他提袍迈出门槛,再不管身后愤怒的咒骂,昂首吩咐:“送汪大人一程。”

  番子领命,如狼似虎扑了进去,隔着窗屉子看,一左一右生拽绫子,那情景投在桃花纸上,如同一幕皮影戏。

  人啊,一辈子大梦一场,糊里糊涂地来,无可奈何地去,真是半点意思也没有。他叹了口气,从袖底抽出帕子掖了掖鼻子,转头看外面天色,星月俱灭,只有一盏白纱灯笼高高悬在桅杆上,照出细雪纷飞的夜。

  千户冯坦上前道:“大人,看样子今儿是走不脱了,卑职让驿丞预备几间上好的客房,大人好好歇一晚,明早再赶路不迟。”

  梁遇调过视线四下打量了一番,“荒村野店,不住也罢。叫些吃的,填饱肚子就动身。”

  司礼监的人向来挑剔,住不惯这冷炕臭被卧。冯坦不敢有违,忙呵腰应了个“是”。

  雪到后半夜时渐停,次日皇帝五更起身,梁遇已经在东暖阁外候着了。

  年轻的皇帝,登基才不过两年,举手投足间尚有一段少年义气。跟前伺候穿戴的内侍是新近提拔的,戴冠的时候因为不敢窥视天颜,一味垂着眼皮忙活,皇帝嫌他手脚慢,每每脸上有愠色。

  梁遇当即挥手让人退下,自己亲自上来伺候。

  皇帝抬高下巴问:“汪轸的事都办妥了?”

  梁遇手上微顿了下,复又仔细替他整理好组缨,轻声回禀:“臣去的时候,晚了一步,掌印大约自觉愧对主子,已经悬梁自尽了。”

  皇帝得知后有些怅然,喃喃道:“是么……汪轸早年还算兢业,朕当初龙潜,他处处关照朕,你还是他送到朕身边的。后来有了年纪老糊涂,做下那些贪赃枉法的事,朕虽恨他,也念着旧情儿,不愿意叫他死。原想着赏他还乡,留他一命的,可惜……”

  梁遇道:“万岁爷这心田,掌印泉下有知,也会感激涕零的。只是生死早有定数,半点不由人,怨臣的马半道上失了蹄,耽搁了,要是不出这岔子,兴许还能留住他。”

  皇帝摆了摆手,“大伴顶风冒雪,自己没伤着就是万幸了。细想想,汪轸也确实该死,既然连天都不容他,那就由他去吧。眼下最要紧一宗,司礼监不能乱,还有东缉事厂,那帮混账行子没人提督不成事。”一面说,一面拍了拍梁遇的肩,“大伴是朕膀臂,朕最信任的人就是你。这两年来朝野上下表面宾服,暗地里却非议不断……”

  帝王家讲究多子多孙多福气,子孙多固然是好事,但到了要分出伯仲来时,少不得伤筋动骨。无论皇子中最后是谁克承大统,总会与一部分人的利益相左,梁遇明白皇帝的意思,“臣粉身碎骨为皇上分忧,请皇上放心。”

  皇帝点了点头,“司礼监和东厂一向是你管着,填了你干爹的缺,不过左手倒右手,不费事。今儿授了官印,就走马上任吧。”

  一切都顺理成章,早在汪轸痴迷小戏儿,张罗私宅养女人的时候,两个衙门的实权就一点点落进了他手里。其实加官进爵没什么值得高兴,唯可高兴的是如履薄冰十余年,终于不必再仰人鼻息,让那些猪狗一样的东西驱使了。

  从乾清宫退出来,总管太监在檐下待命,他抚了抚手上扳指,视线落在远处连绵的殿顶上,“重挑个稳当的,伺候穿戴档。”

  总管太监一叠声道是,“小的疏忽了,请大人恕罪……”再抬头时,人已经拐了弯儿,往游廊那头去了。

  司礼监是这皇城里头消息最灵光的,通常乾清宫一发话,衙门里就洞悉。梁遇甫出乾清门,那些素日追随的已经候在台阶下,见他来,脚下蹉着碎步上前接应,一声“老祖宗”,叫得人通体舒坦。

  “先头汪公公的遗物都收拾干净了,东边阁子腾出来,安置了老祖宗惯用的东西。老祖宗这两日辛劳,且回府里歇歇……”随堂太监承良说罢顿了顿,复细声道,“还有一桩事要回老祖宗,东厂高千户今早递话进来,说老祖宗让找的姑娘找着了,这会子人在提督府上,只等老祖宗召见。”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