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医妃是个小祖宗,得宠!

医妃是个小祖宗,得宠!

医妃是个小祖宗,得宠!

时间:2020-04-15 18:14:16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粉色书城

主角:江若璃,萧至寒

离线阅读
医妃是个小祖宗,得宠!

医妃是个小祖宗,得宠!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医妃是个小祖宗,得宠! 阅读全文

  下人们接二连三的泼水,救火。此时,寒王府的另一头,江若璃趁着起火,跑了出来。她本来都已经走了,看见被烧伤的紫鹃,实在不忍心见死不救。江若璃拖着紫鹃到了围墙前的田地里。她找了些药草,用树枝捣碎,给紫鹃敷上了。又找了些治疗外伤的,敷在自己身上。

精彩章节试读

  地上的紫鹃紧盯着江若璃,使劲地瞪着腿,试图抖掉腿上的药草,“你给我敷的什么?”

  “敷在你腿上的是鲜清凉树叶,你的烧伤不严重,连续敷个几日就能痊愈。”江若璃一边解释,一边打量着翻过墙是什么地方。

  今天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再难遇到了。

  她得逃出去。

  “你想跑?”紫鹃看出江若璃的意图,她抖掉了腿上的药草,叫喊了起来,“来人!把她抓起来!”

  江若璃将手扣着墙壁上坑坑洼洼的地方,还在往上攀爬。

  紫鹃拖着被烫伤的腿,爬到了江若璃的身下,拽着她的腿,“江若璃,你以为救了我,我会放过你?你别痴心妄想。你害了王爷,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江若璃的腿被紫鹃抱住了,不能再往上爬。

  她回头,对上紫鹃眼里的眸子,“你的腿不及时上药,会留疤。”

  “用不着你猫哭耗子。我让你跑。”紫鹃说着,眼里发狠,一口咬上了江若璃的腿。

  江若璃疼得从墙上摔了下来。

  紫鹃吐出满嘴的血,走到了江若璃身旁,笑着:“这是你的报应。”

  幽冷的声音顺着空气传到了江若璃的耳里。

  几天来,江若璃稍微明白了些。

  原主江若璃下毒废了寒王萧至寒的双腿,所以连府上的下人都对这个王妃充满恨意。

  江若璃还不知道原主为何会下此毒手,但作为一个医生来说,只觉有些太残忍。

  当初实习在医院轮岗时,江若璃见过不少因事故变成残废的病人。

  深知一个正常人变成残废,内心的痛不欲生。

  她不想掺和这些乱七八糟的恩怨。

  今日如果不逃出去,她可能真的会死在这寒王府。

  江若璃爬起身子,继续往围墙边上走。

  紫鹃看见江若璃又爬了起来,拖着腿,追向江若璃,“你给我站住!”

  江若璃快步走到围墙前,手扣上围墙,往上爬。

  夜,有些深了。

  立春时节,昼夜温差大,田边的树被吹得呼啸的摇着头。

  从柴房一路搜寻过来的下人们点着火把,将四周照得犹如白昼。

  萧至寒坐在轮椅上,盯着墙上的女人——江若璃。

  他今天的一切都是拜她所赐。

  “居然还能让你跑出来,看来是本王对你太好了。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阴冷的声音划破天际。

  萧至寒还未包扎好的巴掌在轮椅边上摩擦着,不断渗血。

  管家张顺着急地上前一步,提醒,“王爷,明日一早您还要带王妃进宫,今日不可再出什么乱子。”

  萧至寒只当没有听见,“把她给我抓起来!”

  “王爷,万万不可冲动……”张顺扑通跪在了萧至寒跟前,“您就是再恨她,她也是王妃。倘若她明日进宫身上有伤,您在皇上面前不好交差。”

  “闭嘴!”

  “王爷,您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王府上上下下几十口人考虑。”张顺不断在轮椅前磕头。

  萧至寒一拳砸在轮椅上,强压着额前跳动的青筋。

  半年前,萧至寒被下毒变成残废,皇上承诺过会护他这一生再无波折。

  如果他有罪,皇上不会罚他,但这府上老老少少脱不了干系。

  好久,萧至寒寂寥地笑着,开口,“起来,推本王回寝宫。”

  他就是死了,也不能害了一屋子的奴才。

  “谢王爷。”张顺爬起身,让人推萧至寒回寝宫,又俯身走到了江若璃跟前,“王妃随我来。”

  江若璃左右都被人堵住了,也明白逃不掉了。

  她半信半疑地跟在张顺身后,余光打量着轮椅上萧至寒。

  萧至寒一身黑袍,发松散地披在两肩,胡子似乎好久都没有修剪过了。

  他眸子里充着血,放在轮椅上的手,还在往下淌血。

  刺目的红映入江若璃的眼里,她的心头微微有些惊颤,随之涌起些许不适。

  她张了张嘴,想要帮萧至寒包扎。

  转瞬,想到萧至寒应该也不会接受,打消了这个念头。

  江若璃不再言语,跟在张顺身后,继续往前走。

  一行人在萧至寒的寝宫前,停住了步子。

  “王妃,劳烦您推王爷进去吧。天不早了,早些歇息,明日一早,奴才会让太医过来帮您上药。”张顺躬身在江若璃的跟前。

  走了两步,又退回来,恳切地补了一句:“还有一事老奴想要提醒王妃。倘若王爷再有什么事端,不用王爷亲自动手,老奴拼了这条命也会找您讨债。”

  江若璃明白管家张顺的意思,怕她半夜对萧至寒下手。

  她还没有蠢到那个地步,在别人的底盘做坏事。

  “不必担心。”江若璃点了点头,推着萧至寒进屋。

  幽冷的寝宫里,一走进便是一股浓烈的酒味。

  萧至寒从头至尾就像一具尸体躺在轮椅上,不言不语。

  进了屋,他划着轮椅到窗边,提起地上的酒缸往嘴里倒。

  酒混着血,舀舀灌进嘴里。

  江若璃当了二十三年的医生,条件反射一般走了过去,准备劝慰,“你身上的腿伤还未痊愈……”

  酒缸猛地砸在地上。

  萧至寒将轮椅划到江若璃跟前,一手撑着长剑支起了身体。

  “我不想听到你说一个字。”他糊着血水的手捏住她的脖子,“要不是明日皇上召见,本王今天就会让你再也爬不出柴房!江若璃,明天你最好老实点,否则本王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萧至寒撑着长剑的手,颤颤巍巍地抖动。

  透过他的眼,江若璃能够感觉到他的仇恨。

  好在他有腿伤使不上劲,整个人重心不稳,手上的力道也不大。

  江若璃看得出了神,没有反抗。

  她不说话,屋子便没了声音,静得可怕。

  萧至寒眼中一顿,重新打量着江若璃的脸。

  江若璃眼里的光变得淡定,从容,丝毫不像从前那个嚣张跋扈,心狠手辣的将军之女。

  从前的江若璃怎会任由别人捏着,一声不吭?

  萧至寒眸色绷紧了,“开口!”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