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清宵夜放花千树

清宵夜放花千树

清宵夜放花千树

时间:2020-04-10 15:02:05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落初

主角:苏清宵,李玗

离线阅读
清宵夜放花千树

清宵夜放花千树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清宵夜放花千树 阅读全文

  我苏清宵,听着必定玛丽苏的名字,老苏安排的嫡女身份,我必然不会唯唯诺诺。听说二房把家宴要穿的缎子全挑走了,我想着闲来无事,会会这位宅院小妾和她的女儿。“二夫人,大小姐来了,这……可怎么交代。”一个嚒嚒在中央院子的主屋门口朝里面喊道,远远看着我过去,似乎有些恐惧,“二小姐别拿那卷,那是老爷留给大小姐的。”

精彩章节试读

  我侧着身子往茯苓身边靠了靠说:“亲爱的,这嚒嚒好的坏的……这话你也不敢评判,她是谁的人,二夫人的还是老爷的?”茯苓指了指中堂,看来是老苏的人。

  “嚒嚒好,请问爹的缎子在这儿领是吧,哎呀,我来看看。”我挂着一副笑脸蹦跶着走到老嚒嚒身边,握紧她的手,往里面瞅了瞅,“谁在里面,啊,我不会来迟了,领不着了吧。”

  我看房间里打扮得颇有气质的三十岁左右女子和一十几岁女孩抱着布匹,看着门口的我,这就是二夫人林淑仪和她的闺女苏清宜啊,老苏艳福不浅。“二夫人我是不是叫姨娘就行,”我又偏着头问茯苓,见她点头,得叻,“林姨娘、二妹啊,来得早,还有没有剩下的给我一匹呗,没有就算了,我问爹要去,他怎么那么抠,也不多准备点……”

  “唉大小姐,你这是什么话,你是嫡女,自然是你先挑了清宜再选。”林淑仪把手中缎子放下,又掏出苏清宜手里的粉色递给我,“这是老爷专门给大小姐留的。”

  那小丫头眼巴巴地望着这缎子分明是喜欢,也别太作,让她便是,不过是个家宴,我倒不是很看重这个:“二妹喜欢,她拿去吧,我看呐我年长些,用墨绿色缎子做身衣服不错。”我刻意从她俩挑剩下的一堆中找了一匹,够了,不够我问老苏要去,不在这儿惹麻烦。

  “走了啊,拜拜。”我朝屋子三人挥挥手,“嗯……就是再见的意思。”茯苓抱着我选的缎子,陪我走在院子外廊桥上,悻悻地问道:“大小姐,这颜色向来是夫人们穿的,您穿会不会显得沉闷了些。”

  茯苓,我这几日翻了翻衣柜,全是粉色,我以前到底多喜欢粉色?

  “大小姐,因为大王爷喜欢粉色啊,您可是要嫁给大王爷做太子妃的。”茯苓对我说,“话说前段时间也不知那大王爷是怎么了,放着我家貌美如花的大小姐,非要娶那钟小姐,结果她竟然是个细作。看来这是上天在助您成这天命姻缘……”

  等等茯苓,我消化消化——大王爷,我那么多粉的衣服,是讨好他吧!可我怎么记得之前老苏说我要攻略的是二王爷来着,是我没注意吗,那别院乳母嚒嚒到底是大王爷的,还是二王爷的?

  “茯苓,你先把缎子送回大小姐屋子里。”老苏过来时,正好听见我在说这个,他把我拉到一旁,“哎哟我的闺女,二王爷你也敢当着他们的面说!我跟你说,你现在是跟大王爷扯在一起的,具体的去我书房我跟你讲。”

  原来我是大王爷李瑞的未婚妻,但因前段时间他为钟小姐闹退婚引起了宫里陛下的不满,因此闹了一出君与王的对峙,简称斗气。

  我越想越不对,明明才来那天老苏跟我说我得攻略二王爷李玗的,这不是给我增加难度吗:“老苏,这什么副本啊,人大王爷都对我没感觉,你咋不把我弄到跟大王爷有婚约前呢!”

  “闺女,我是摆渡人,不是神仙,把你这个时候弄过来自有上天的道理。我跟你说啊,后面咱俩努力一定能退婚,反正大王爷也不喜欢你。”老苏一脸推卸责任的表情,我就知道保不齐这爹不太靠谱,万一哪天跑路了,我还跑不掉,又听他说,“你那个二王爷最近,还有点麻烦事,见不着。”

  什么事?

  陛下调他去边疆稳军心,一年后才回来,你放心,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还有十个月,你来得及退婚。等到那个时候,我就把你送二王爷府里去。

  “合着我拿这名字,跟玛丽苏谁谁都爱我没关系是吧,哇,那原来这世界的苏清宵怎么跟二王爷在一起又郁郁终生的?”我问老苏,还是不甘心想尝试看能否有转机,“讲讲呗,我参考。”

  老苏憋着个脸,不太想说,在我面前溜达溜达,又转回来了:“你啊……不是,她啊,喜欢的是大王爷,但是被大王爷退婚了,陛下觉得于我面子上过不去,把你许给了不怎么说好歹的二王爷。”

  “我猜猜,这二王爷也有喜欢的人,所以我炮灰了对吧。”我听着这故事喔,我不就是那种反派女二,不,主角历练障碍,保不齐九九番位小角色的人,“能不郁郁寡欢吗,你这游戏副本完全是我氪金也不一定能过那种。”

  ————

  那天和老苏聊了之后吧,我真的绝望了好几天,看得到未来的生活还得咬着牙活下去,并充满希望逆天改命,那不是我的趴啊!可能这就是宵儿的命吧。

  “大小姐,”茯苓端着精致的糕点进来的时候,我正在甩自己的发钗流苏玩,“这是三房夫人送过来的杏仁糕,说想用一匹绫罗换您的墨绿色缎子。三夫人那边着实为您生气,二夫人竟然敢收老爷为您准备的东西。”

  那缎子本就是我让给苏清宜的,这三夫人是何来头,挑拨离间玩得挺溜啊?

  茯苓为我斟茶,摇了摇头,她只知道三夫人姓丁,是老爷去年带回来的人,听说肚子里怀了个儿子,所以最近张扬高调了些:“三夫人有意请大小姐去她院子里坐坐,这糕点是邀请礼。”

  “唉茯苓,这两房是不是在争我爹正妻之位啊,一个有着姿色又有个女儿,一个刚来府里又怀了孩子讨好我,老苏可有得忙,还管我的事?”我对茯苓说,确实这两日太丧了,“杏仁糕不吃了,我也不去坐,这些乱七八糟事儿我可不参与。”

  ————

  家宴那日,院里把我墨绿色缎子做好了衣服,我上身一看,也不是很老气,主要是这种跟我们那儿明制风格类似的衣服,就得这种深沉颜色才压得住。下次一定找老苏要浅蓝色的丝质做套夏天的,一定清凉好看。

  “大小姐眼光跟裁缝嚒嚒似的,二夫人还没看上这缎子,做成衣服真是好看。”茯苓站在我镜子旁边拍手叫好,这丫头天真可爱,算是个讨人喜欢的,“说起来当时三夫人还来换,还是她有眼光。”

  我起身来带着她出去,一路问道:“三夫人是不是一直在讨好我?”茯苓点点头,她原来就在三夫人院子那边待过,听到不少大小姐大小姐的谈论。

  正说着,我俩走到廊桥上,林淑仪带着她闺女苏清宜迎面走来,行吧,又得应付这老狐狸。“大小姐,我听说三房那边给你送了绫罗,没穿上吗,怎么还是这匹墨绿色缎子做了衣服。”

  “林姨娘果然对苏府了如指掌,这么小个事情,居然也能知晓。”我是受不了林淑仪那假惺惺啊,如果说三房是挑拨离间一绝,这位一定是又讨厌我又装作不敢惹我,“要不,我哪天找爹把管理苏府这权,让了姨娘算了。”

  我回来有三天了,茯苓说我是管苏府的那个人,搞笑吧,我啥也不知,还真想做个顺水人情把这权力让出去来着。我看林淑仪似乎可行的样子,正想着,传说中的三房从我身后过来了。

  “大小姐这话说得好,”丁氏上来就是一阵彩虹屁,我听着她说话的内容,“姐姐好威风,先去挑了缎子,剩的留给别人。我看不下去了给大小姐送布去,大小姐留着,姐姐居然还来说这话酸得。”

  这丁氏也是个美人坯子,比那林淑仪狐狸娇媚型不同,她倒是温婉优雅些,老苏可以啊。看着她俩,我还真想见识见识苏清宵母亲,可惜她母亲去世多年了。

  “二位姨娘,你们继续聊着,我肚子饿了,吃饭要紧。”我带着茯苓从她俩中间往前走了,再待下去,耳朵都要炸了,“走了啊。”我舅舅嗓门特大,我曾经觉得这世界最可怕的人就是他,现在我才知道两个对峙的女人比啥都厉害。

  ————

  去大堂的路上会经过苏府的院墙,那里墙下是修剪好的青松和翠竹,墙上缠绕着会开花的藤蔓,老苏在花园和墙的装饰打理还是有些品味的。

  到正堂,人多起来,忙进忙出的侍女嚒嚒和家丁不断,他们个个向我们行礼,我才知道,原来家宴是个挺厉害大事?

  “老爷,大小姐和各房过来了,我带他们到这边坐下了。”郭管家通报了老苏,将我们带到了屏风隔断的堂上一侧坐下来,对我做了个“请”的动作,“大小姐,我就去老爷那边了。”我点点头。

  透过屏风,我隐隐看到那边是有位年纪稍大些的妇人和两位贵公子坐着。合着今天不是纯粹的家宴,有客人来的。苏清宜也偏着头往外看着,林淑仪重重打了她:“看什么看,不知礼仪!”

  嗯?我怎么觉得她在骂我……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