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佳偶本天成

佳偶本天成

佳偶本天成

时间:2020-04-09 10:02:33

分类:短篇精品

来源:微阅云

主角:肖锦柒,朴沥

离线阅读
佳偶本天成

佳偶本天成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佳偶本天成 阅读全文

  “呲——”屋外洁白的墙壁已经被人涂的满是痕迹,那些痕迹无非是——杀人偿命、狗女人等一些索命又脏乱骂人的话。“你们干什么!说过了多少遍,我家女儿没有杀人,没有杀人!”听到外面歇斯底里的狂吼声,肖锦柒这才从木楞中醒过神来。不过一会,门开了,肖锦柒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招呼道:“爸妈,你们怎么来啦?”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笑,扯到了脸上的伤,肖锦柒抬手按了按,手背上遍布的淤青於紫瞧的李珠红了眼,赶忙别开口,拎着菜往厨房走。

  “让**跟你说,妈去给你做点好吃的。”

  不一会,便从厨房传出了阵阵压抑的,哭泣的声音。

  肖树满眼心疼,他叹了口气,拿着公文包走到了肖锦柒的身边,坐在沙发上,边打开公文包边道:

  “昨天朴沥来寻我了,以咱们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合约到期剔除为由,让你签了这个。”

  纸张唰唰作响,摆在了肖锦柒的面前。

  上面‘离婚协议书’五个字,看的肖锦柒通体发寒。

  肖锦柒很沉默。

  她很少沉默,只有在任性的时候。

  肖树知道这件事怎样做才好,伸手搭在肖锦柒的手上。

  这一碰才知道,她的手冰凉……

  “小柒啊,爸爸知道你有多喜欢朴沥,但是该放手的时候就要放手,结婚一年多,他不喜欢你就算了,现在竟然想让你死!你看看你被他算计成什么样子了?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是朴沥误会我了,”肖锦柒的鼻子红红的,她忍住想哭的冲动:“我没有推任汝颜摔下楼,我没有害她,朴沥只是误会我了,如果误会解开……”

  “啪——”的一巴掌,肖树扇了肖锦柒一巴掌,站了起来。

  “孩子她爸!”李珠听到动静忙从房间里跑出来,一把抱住脸颊发肿的肖锦柒:“你怎么能打孩子啊,她现在都这样了!”

  “就是因为她现在都这样了,我才要把她打醒!”肖树社呼吸一口气:“什么误会,当初你们结婚就是一场笑话!”

  “孩子他爸!不要说,不要说!”李珠不断摇头。

  “告诉你,当初为了朴家那份股东转让,我见着你那么喜欢朴沥,所以我亲自设计,将你和朴沥扔在一处!买了记者买了大新闻,在社会的舆论之下才让朴沥跟你结婚的!”

  肖锦柒满脸惊愕,“不、不可能!”

  “朴沥一直都以为是你亲手设计,他恨你!而你又推了任汝颜摔成了植物人,那可是他最爱的女人!锦柒啊,回头吧!签了这份离婚协议书,你与朴沥断个干净,他绝对会将上诉给撤了,这样你就不会被抓了!”

  肖锦柒猛地站了起来,疯狂的摇头,“不,我不签!我要去找朴沥说清楚!”

  “真是一场好戏。”大门并没有锁上,朴沥直接推门进来。

  他一身黑色的西装,冷冽的看着肖锦柒,弯下腰,修长的手指拿起那张离婚协议书的纸张,递到肖锦柒的面前,薄唇毫无温度道:“签了。”

  肖锦柒一把抓过,将其撕成了碎片,扬了一屋,颤抖着嘴唇:“朴沥,我告诉你,我不会签的,我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更没有推任汝颜下楼,我……我爱你,你为什么就是不信呢!”

  “爱我?”朴沥冷冷的勾起嘴角又收回,极其厌恶的扫了她一眼:“恶心。”

  肖锦柒的脸色白了白。

  随着朴沥的离开,肖树连忙追了上去:“朴董事长!你、你可不能将我肖家的股份撤了啊!看在我们肖家跟你们……”

  随着声音的远去,李珠站起身拉住了肖锦柒的手。

  “孩子,你如果不签,朴沥不知道会用什么办法对付你,对付咱们肖家……”

  肖锦柒咬着唇,她委屈,但不想哭,“我不信,我不信他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

  一连几日的离婚协议书寄来,都被肖锦柒收了起来,却没有签字。

  又过了好些日子,她被人上诉了,跟着随了几场官司,她如何辩解也没有用,最终一纸无期徒刑的下达书,摆在了肖锦柒的面前。

  肖锦柒低头看着手上的镣铐,听着警车外面母亲哭喊的声音,慢慢的红了眼眶……

  偌大的办公室内,朴沥揉了揉太阳穴,落地窗洒进来的阳光照在他俊美的脸庞上。

  “叩叩。”开着的门被人敲响,一位身材火辣的秘书抱着一捧粉白玫瑰走了进来:“朴总,这是你定的花束,是不是要去给任小姐送去?”

  提到这位任小姐,朴沥的表情柔和了许多,他站起身接过花束闻了闻。

  “嗯,她最喜欢这种颜色的玫瑰了,如果她能醒过来看一眼……”话说到一半,朴沥脸色沉了下来,问道:“肖锦柒被带走了?你去找过她吗?”

  秘书道:“是,肖总,我去找过她了。”

  “她始终没有签那份离婚协议书?”

  “是……我看,这位肖小姐,就是死也不肯签的样子!”

  朴沥冷笑一声:“她不肯签?我有的是方法让她签。”

  申德女子**,有地狱之名。

  李珠花了好多钱打点肖锦柒在牢狱中的吃穿用度都能好一些,但是这一切都被幕后一双大手悄悄抹去。

  想要在牢狱里过的好些?没有他的同意,谁敢让肖锦柒好过!

  “呃!”昏暗的洗衣间工坊里,肖锦柒被人一脚踹到了墙边,她的裤人拔了,浑身泥水,抱着肚子蜷缩在满是潮湿霉味的角落里。

  “看看死了没。”一位剃着平头,脖子处若隐若现的龙头纹身大姐问。

  她身边的两个女人忙跑过去查看。

  “咳咳。”肖锦柒咳了两声,其中一个女人对着她的小腹又是一踹,“叫你装死!”

  肖锦柒蜷缩着,将疼痛全部吞回肚子里去,愣是一声也没吭。

  平头女人笑了笑,走过来蹲在肖锦柒跟前。

  “这都第几次了?你也是能忍啊,叫你给钱你没有,打你吧,连叫一声也不叫,你叫一声啊,你叫一声,或许检狱头就会来看看这儿发生了什么事了。”

  肖锦柒紧紧的抿住嘴唇,没有喊。

  平头女人笑容一收,站起来。

  “把她衣服全脱了,扔洗衣桶里泡一泡,看她给不给钱!”

  肖锦柒被两个女人抬着往一处人高的大桶边上去,她仰着头一脸都是血,怕的浑身都在抖,却没有开口叫一句。

  “噗通——”一声。

  肖锦柒感受着全身被水包裹的感觉。

  痛,实在是太痛了……

  要不要就这样淹死在这里,结束这一切,就不会再痛了?不会再被人打了?

  “……”

  ——“对,双手扶着游板,放松点,别僵着,脚离开水底浮上来,就是这样……你别发抖,肖锦柒!”一双大手温柔的托住了她的腰身,还有男人低沉温和的嗓音。

  就在一瞬间,肖锦柒忽然想起她与朴沥去渡蜜月,朴沥教自己游泳的时候,猛的睁开眼往上游。

  “噗啊——”

  肖锦柒趴在桶边上,深呼吸一口气,站在桶边阶上的两个女人,狠狠将她又按了回去。

  肖锦柒奋力的往上游,尽管会被再按回去!

  不,不能死!

  她还没有让朴沥解除对自己的误会,还没有让朴沥再次接受自己,她不能死!

  她还要告诉朴沥,我爱你,爱了十年,请你……请你也爱我一点点吧,至少,不要恨我啊,你不该恨我的……

  肖锦柒渐渐没了动静,平头女人这才让人给她捞了出来,看看死了没。

  “还有气,芹姐啊,听说她是**进来的,咱们给她惹急了,不会报复咱们吧?”

  另一个女人不满的推了她一把:“说什么呢,你看她这样,能杀的了谁?不过芹姐,咱们给她打成这个样子,检狱看到了不会给咱们关小黑屋吧?”

  叫芹姐的光头女人抽了最后一口烟,看着晕死过去的肖锦柒,皱了皱眉:“做隐秘点,没人看得见,外头有人不想让这女的好过,就丢这吧,别管了,走。”

  “她这是得罪什么人了……”

  “不知道。”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肖锦柒用执念撑着自己一直活着。

  “45866,有人来看你了。”

  “吱呀——”检狱给她考上手铐。

  肖锦柒想着不是爸爸就是妈妈来探监,想着自己一身一脸的伤,胃疼又是一阵一阵的,脸色定然不好看。

  她恳请道:“检姐,我不想去,你别带我去了吧。”

  检狱挑眉:“你确定?来探监的可是的一个男人啊,看样子,应该是个有钱的公子哥。”

  肖锦柒去了,看到来探监的人是朴沥,硬生生压下自己的惊喜,深呼吸一口气,坐在了他的对面。

  她的手撩开头发,想让自己看起来……更漂亮一些。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