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捡个王爷去种田

捡个王爷去种田

捡个王爷去种田

时间:2020-04-02 15:33:46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奇热联盟

主角:白灵,上官煜

离线阅读
捡个王爷去种田

捡个王爷去种田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捡个王爷去种田 阅读全文

  七月七,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传说这一天是天上的牛郎织女团聚的日子,这雨水便是织女的眼泪。而东汉国东北部的南山村,一个叫白灵的小丫头今日刚刚被退亲,已经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哭了一天了,任谁叫都不开门。

精彩章节试读

  东屋内,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吊着倒三角的眼睛,巴拉巴拉的说一大堆,也不管儿媳妇被气的快要喘不过气来,嫌弃的看着围着媳妇直着急的儿子。

  “老三,赶紧给白灵收拾一下,这就跟我去镇上。回头得了银子,娘分给你十……五两银子,就这么说定了。”白老太太一锤定音的道。

  “娘,您就放过我们一家吧!我白三树再穷,也不会卖儿卖女的!”白三树痛苦不已的喊道。

  “能耐了,这才刚分家,就敢不听老**话了是吧?”

  老太太瞪着三角眼,拿起炕边上的扫帚就往白三树身上招呼。

  “要不是你大哥念在兄弟情分,这好事能落到你们三房头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一家子病鬼,不卖了那丫头,你们吃啥喝啥?咋地,你们家大丫头不要脸的主动把自己给卖了,被退了亲的*货就卖不得了?”

  白三树被戳的心窝子疼,被打也不闪躲,始终护着病弱的媳妇,看着置身事外的兄长,眼中却是一片绝望。

  “啥也别说了,我这就带着白灵去镇上,衣裳啥的也不用收拾了,做了少奶奶还能少了她穿金戴银的?”白老太太打了几下就累了,随手把笤帚一扔,便踮着小脚朝西屋走去。

  西屋里,一个瘦小的身影趴在门口,听到白老太太的喊话,脸色苍白的可怕。

  反手将门插好,下丫头捂着嘴哭了一会,绝望的解下腰带,搭在房梁之上。

  “当家的,不能啊!”白柳氏焦急的喊了一声,剧烈的咳嗽起来。

  “媳妇你别担心,我这就去拦着娘,咱们不卖闺女,不卖!”白三树也是慌了神,拖着瘸腿朝西屋方向跑去。

  白老太太推不开门,气的直踹门,嘴里骂道:“小蹄子还不快把门打开?送你去做少奶奶,那可是天大的福分,别给脸不要脸,赶紧的出来,跟我去镇上去。”

  屋里的小丫头身子一颤,闭上含泪的眼睛,喊了一句:“爹娘,闺女不孝,下辈子再报答你们的生养之恩。”

  说着,一脚踢开了脚下的凳子,身子吊在空中,一脸痛苦的表情,眼里满满的恐惧。

  白三树赶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闺女的话,吓得使劲儿的拍门,一个劲儿的喊着让闺女别做傻事。

  白老太太没想到一向胆小怕事的孙女,竟然敢寻死,顿时有些慌神,大喊道:“大树你快来,白灵上吊了。”

  东屋里白大树面色一僵,很快便快步朝西屋走来,跟着白三树一起撞门。

  躺在炕上的白柳氏听到白老太太的话,大喊一声:“我苦命的闺女啊!”

  接着,白柳氏便眼睛一翻昏了过去,吓得一双小儿女哭出声来。

  然而却没人知道,阴暗的房间内忽然闪过一道橙色的光芒,吊在房梁上小丫头,僵硬的身子微微动了一下,一双清澈的眼眸不再是往日的无神,却充满迷茫之色。

  白灵来不及观察环境,发现自己呼吸困难,忙用力扯着吊着脖子的腰带,努力的给自己争取营救的时间。

  奈何周围没有东西,白灵想要踩上物件来托住身体的念头只能歇下,脑海里飞快的想着该如何自救。

  一手拽着后劲处的腰带,让身子向上,避免绳索勒住脖子,一手摸索着脖子下的绳子,白灵眼神一亮,使尽了力气想要拉开上头的活结。

  可呼吸不畅,一只手又要撑住身子,白灵哪里有力气拽的开呢?

  “砰!”

  房门倒地,白三树瘸着腿支撑不住身子,整个人扑倒在地。

  看到闺女在挣扎,白三树顾不得腿部传来的疼痛,咬牙爬起身来,一把抱住直翻白眼的白灵,将她托了起来。

  “大哥,快救人啊!”白三树吃力的看向杵在门口的白大树,大声喊道。

  白大树眯了眯眼睛,大步走上前去,解开白灵脖子上的腰带。

  “砰!”

  又是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这次是白三树没能抱住白灵,两人一起栽倒在地。

  “我的银子啊!”白老太太心疼的直拍大腿,指着白灵骂道:“果然是个赔钱货,要死也等到小东家没了,你再跟着去陪葬啊!就这么死在家里头,这是找晦气哪!”

  白三树看着脸色惨白的闺女,心疼不已,听到白老太太的话,眼眶红的更是厉害。

  “娘,这是我的亲闺女,也是你亲孙女!”白三树大吼一声,像极了山林里的困兽,透着无限的悲凉。

  白老太太脸色难看的瞪着白三树,指着没缓过气来的白灵骂道:“这丫头左右也不想活了,还不如去给小东家冲喜,要是小东家不在了,白灵再寻死陪葬,说不定东家还能念着她的好,多给咱们些银子呢!”

  白三树气的想要揍人,却又不能对亲娘动手,只能颤抖的抱着没有反应的闺女,使劲儿的摇晃。

  却听东屋那边两个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娘,白三树只得先把白灵抱放到炕上,踉跄的朝东屋跑去。

  此刻白灵处于休克状态,却又奇妙的能听清身边的响动,对原主这个奶奶只有厌恶,很想大吼一声,让她把嘴闭上。

  奈何灵魂与身体正在契合中,由不得白灵做主。

  白大树拉了白老太太一眼,警告的看她一眼,沉声道:“娘不要乱说话,小东家可是要长命百岁的。白灵还没死,她会听话的。”

  白老太太眼神闪了一下,知道自己是说错话了。

  不过一听人没死,顿时就来火气,一脚朝白灵踢过去,骂道:“小**,还不快死来,在老娘这装死,找揍是吧?赶紧的,小东家那边还急着冲喜呢,要是让你耽误了时辰,看老娘不打死你这个杀千刀的。”

  白灵本是憋了一口气醒不过来,被白老太太这么一踹,疼的她飚出眼泪,捂着脖子直咳嗽,脑子里却是混乱不已。

  一个是属于自己的思维,自己明明是在救助一只受伤的丹顶鹤,不小心陷入沼泽中,怎么就变成上吊了呢?

  在二十一世纪置办的房子、车子、票子肿么办?

  另一个则是一些不属于白灵的记忆,不断的涌入白灵的脑海中,疼的她皱起了眉头,也感受到了这份记忆的主人,是如何的悲伤与绝望。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