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相府美人

相府美人

相府美人

时间:2020-04-01 17:59:06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谢云苔,苏衔

离线阅读
相府美人

相府美人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相府美人 阅读全文

  坊间盛传奸相苏衔不仅心狠手辣,还有许多怪癖。比如:爱看美女穿红衣跳舞、穿绿衣沏茶,穿白衣研墨、穿蓝衣随他外出。一旦出错,死无全尸。-谢云苔一度以为自己能讨他欢心是因为她一直在兢兢业业地迎合他这些怪癖,狗腿得炉火纯青。直到他有一天告诉她:“是因为你竟然信这些,还真的一天换好几套衣服,太好笑了,我想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标签: 宅斗 宫廷 甜文

精彩章节试读

  腊月,京中无风,也没下雪。街道上行人不多,静悄悄的巷子里只有几株枯树光秃秃地静立着。

  红墙绿瓦的豪阔大宅在冬日里也显出几许萧条,直至一辆车厢雕镂精致的马车驶入巷口,府里才有了些许动静。

  “回来了,公子回来了!”守在门边的小厮窜进府里去报信。

  “公子回来了!”喊声传进书房隔壁的小院中,谢云苔坐在妆奁前怔了怔,长吁出一口气。

  该来的还是来了。

  小半个月前,丞相府的官家周穆去万牙婆那里为府里挑人,那日谢云苔也刚到万牙婆处。彼时她的父亲已被人扣为人质半个多月了,据说还带着伤,她救父心切,见周穆的打扮该是达官显贵家的人便冲了出去,求周穆买了她,当牛做马她都愿意。

  她需要卖个高价,除此之外,选定周穆也有点别的打算——她知道自己长了一张怎样的脸,十二岁之后父母就不让她自己出门了,怕她出事。饶是这样,在嘉县一地她还是盛名在外,甚至有读书人为她读书写诗。

  这样的一张脸,出来卖身自是难以自保,可她还是想赌一把,在换得钱财之余为自己多博一线机会。所以她路上便已盘算好了,若有机会,便要进一等一的富贵人家,这样的府中婢女多,主家亦见过世面,没准儿就根本看不上她呢。

  若是那样,她便可安安稳稳地当差,好好攒钱,等到能为自己赎身那天她就好好地出府,嫁给她的颐哥哥。

  她知道这样的机会小之又小,万千打算也不过不甘心的一试。可饶是料到自己十之八|九会赌输,她也没料到输得这么离谱——她来的这个地方,竟是大恒当今丞相苏衔的府邸。

  而堂堂丞相府中,竟只有她只有一个婢女。

  准确些说,是五十岁以下的婢女只有她一个,除她之外还有两个五六十岁的年长嬷嬷,与周穆一起打理府中之事,其他的下人就都是小厮了,偌大的府中再见不到半个女子的身影。

  谢云苔三个月前才刚及笄,经过的事少,却不是傻子。这样的情形她心里清楚,自己想清清白白地走出这道府门大抵是不可能的,倒很有可能连活着走出去都难——因为当今丞相实在是个怪人,行事之狠戾、喜怒之无常,街头坊间交口相传。

  理好发髻,谢云苔自妆台前起身,一步步向外走去,心中已颇有几分赴死般的决绝。

  沿着小道向西走了一段,又往南一折,她遥遥看到隔了两道大门的地方,一道身影正大步而来。

  这道身影与她所想不同,她以为位在丞相的人少说也要五六十岁才是,他却二十出头的样子。这气质与她想象里浸*官场之人亦大相径庭,身姿颀长俊挺,穿着一袭淡青色的直裾,这般远远看着莫名有股仙气。年近半百的管家周穆其实也是气度不一般的人了,跟在他身边却就这样尽然失了光泽,谢云苔好生怔了一怔,才注意到周穆原来随在身边。

  很快,来者迈过了离得远些的那道门,不多时又迈过了谢云苔面前这道。谢云苔垂眸福身,道了声:“公子万福。”

  淡青色的身影在她面前稍停,谢云苔低眉顺眼,尽量做出乖顺姿态,下一瞬,下颌猛被挑起。

  谢云苔身形一颤,无可避免地对上他的脸,蓦然窒息。

  这是张她形容不出也想象不到的脸,说眉目疏朗、说面容清逸那都不假,又都不尽然。一双眼角微微上挑的眼眸深如寒潭,含着几分玩味正打量她,在她渐渐察觉到那股玩味的时候……忽而感觉他身上那不是仙气,是妖气!

  是了,是妖气,他长得好生妖异。她在家中闲读话本,常读到美貌的女狐妖,却不曾读过男狐妖。这一瞬里她看着他,却觉得若世间有男狐妖,那就该是这个样子的!

  一息之后,“狐妖”松开了她的下颌,轻咂了声:“名字。”

  谢云苔再度低下头,定住心神:“奴婢双字云苔。”

  苏衔皱了下眉:“姓呢?”

  “……姓谢。”谢云苔回道。只是简单的一问一答而已,不知为何她便越来越慌了,许是因为坊间那些关于他的传言吧。

  很快,她察觉到他的视线重新定在她面上,带着几许狐疑:“及笄了吗?”

  “及笄了的……”谢云苔小声回道,“奴婢生辰在中秋,及笄有三个多月了。”

  言毕,她听到一声散漫的“哦”。他旋即又继续向前走去,周穆多停了停,低声吩咐她去备茶。谢云苔忙应下,蹭着墙根先一步往书房赶去,去备苏衔喜欢喝的茶。

  苏衔淡看着这小小的背影走远,周穆试探道:“这姑娘比阿致生得还美些吧?”

  阿致是府里的上一个通房,也是先前最美的一个。标致的江南美人儿,还弹得一手好琴。

  苏衔啧声反问:“美有什么用啊?”

  阿致现下正被看押着,听候发落。

  周穆忙改口:“是,阿致眼皮子太浅了。杭州詹家才给了她一百两黄金她就被说动了,真是……”

  苏衔在朝堂上树敌颇多,不少政敌都爱往他府里塞人探听事情。察觉这一点后,苏衔便颇有兴致地往身边添了通房,借贪恋美色之名,行守株待兔之实。过去的一年多里,他身边的人前前后后换了八个,其中两个进来时就有问题,另外六个则是入府后被人重金买通。苏衔喜欢这样戏弄对手的游戏,尤其爱在知悉她们的身份后散些假消息出去。

  不过她们背后的主子若是分量太轻就没什么意思了,这回的阿致就是这样。区区杭州詹家,不值得堂堂丞相与他们斗智斗勇。

  是以在去书房之前,苏衔先去了阿致院子里。

  阿致是在他月余前离京时曾想潜入他房里偷些信件,被周穆直接按下来的,之后就都被关在院中,已软禁了一个多月。人赃并获的罪过,阿致连头都不敢抬,见了苏衔就瑟缩地跪着,也不敢吭气儿。

  苏衔意兴阑珊地打量她。她已按周穆吩咐的换回了入府那日的打扮,一身粗布制的藏青色交领襦裙,头上簪着一支简陋的银钗。

  依照苏衔定下的规矩,她没惹出什么大事,就可以怎么来的怎么离开。若苏衔日后要治詹家,与她没什么关系;若詹家恨她将事情败露要治她,与苏衔也没什么关系。

  但视线下移,苏衔盯住了她的手。

  尤善琴技葱白的纤指上还有一枚翠绿的玉环,上好的成色,不是她入府那天戴来的。

  苏衔淡声提醒:“戒指。”

  阿致猛地抬起头,一瞬之间已泪眼婆娑:“公子……这是奴婢与公子初见那日公子赏的,奴婢想留个念想。”

  苏衔眸光微眯,眼中的那份意兴阑珊已化作嫌弃:“蠢货。”

  这个时候了,还要做出一份深情的样子来博他的同情,蠢得让人头疼。

  不再多言一字,他提步离开。在他迈出院门的同时,一道黑影窜入院中,一把捂住阿致的嘴。阿致杏目圆睁,想要挣扎,却连一声呜咽也发不出来。

  书房隔壁的小院里,谢云苔小心翼翼地将茶烹好,再将茶晾至苏衔喜欢的七分热。

  趁着晾茶的工夫,她正好匆匆更衣,将身上依稀橙色衣裙换成碧绿的,以便一会儿去上茶。

  府里的下人说,苏大丞相从前的某一位通房是因为穿错衣服死的。

  推**门,谢云苔眼观鼻、鼻观心地端着托茶盏步入书房,将茶盏放到苏衔手边,又执起墨锭,安安静静地研起墨来。

  他为什么爱看她们穿绿衣奉茶呢?她们穿什么与茶有什么关系?

  谢云苔胡思乱想,目光一挪,蓦地瞳孔颤抖,手中玄霜滑落,双腿打软地跌跪在地。

  ——在苏衔的案头,离砚台不过几寸的地方放着一截手指。

  那手指纤长葱白,该是女孩子的手指。断口处沾着血迹,略微往上一点的地方套着一枚质地上乘的碧色玉环。

  谢云苔周身战栗,胸中一颗心击得咚咚直响,反胃感被这心跳激起,一阵阵地向上蔓延。

  短暂的安寂之后,衣袍的摩挲声响起来。明明微不可寻,却引得她又一阵轻颤。

  她觉得这声音好像毒蛇吐信。

  “这么害怕吗?”苏衔声音里透着饶有兴味的味道。

  没有等她作答,他就又说:“手指而已,你也有啊。”

  接着,一道绿光自眼前滑下,落在她伏在地上的柔软广袖上。

  “赏你了。”

  是那枚玉戒指。沾着血迹,在她袖上染出点点污色。

  谢云苔僵住,目光所及之处,色泽柔和绿色的衣裙和碧玉戒指都莫名变得刺眼,让她避之不及。

  然后,她听到一声懒懒的哈欠声:“知道她犯了什么错吗?”

  谢云苔几乎要哭出来:“奴婢……奴婢不知道……”

  “哈哈。”她听到短促的笑音,余光中人影一动,她下意识地抬眸,苏衔正伸了个懒腰,大长腿无所顾忌地翘上桌面。

  下一瞬,他也看过来,她不及躲闪,二人视线相接。

  他眼眸微眯,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的一身碧色:“谁让她不穿白衣研墨。”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