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深情总裁宠不停(穆霆琛,温言)

深情总裁宠不停(穆霆琛,温言)

深情总裁宠不停(穆霆琛,温言)

时间:2020-04-23 14:49:49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微阅云

主角:穆霆琛,温言

离线阅读
深情总裁宠不停(穆霆琛,温言)

深情总裁宠不停(穆霆琛,温言)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深情总裁宠不停 阅读全文

  突然,一双手环住了她的身体,将她拽了回来,紧贴着他的身体,她几乎能感受到他刚洗完澡后身上的潮湿,还有沐浴液的清香。双手下意识撑在他胸口,微微颤抖。环在她腰际的手突然松开:“滚。”不知为何,他的嗓音变得有些沙哑,她也不明白哪里又惹他不高兴了,逃也似的离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杂物间,温言才有些后悔,忘了向他问沈介的事,可是想到刚才的那一幕,也没了再过去的勇气。第二天清早,刘姨端了杯开水走进杂物间:“来,言言,吃点感冒药。”

  温言有些奇怪,她感冒的事,刘姨不知道,何况,没有穆霆琛的允许,刘姨怎么敢给她药?似乎看出了她的疑问,刘姨笑着在她床沿坐了下来:“少爷出差去了,得个把月才能回来,这是他走之前交代的,吃吧。”

  温言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但是听到他最近都不会在,莫名松了口气。

  吃了药,她匆匆起床收拾了一下,到了学校,温言刚走进画室,校长亲自将她所有缺的材料送了过来:“温言同学,你看看还缺什么不?”温言有些诧异:“不……不缺了,这是……?”

  校长没有多做解释:“不缺就好。”校长走后,她看着送来的东西陷入了沉思,肯定不会是穆霆琛给的,他才没工夫关心她在学校的一切。

  “小言,我听说是有人匿名资助你的,没想到学校办事效率这么快,你的颜料比我的都好!”陈梦瑶一来就将校长送来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温言没说话,默默的整理东西。

  “哎?昨天来接你的是谁啊?开车真猛,差点直接撞死你。”陈梦瑶是话痨,不管温言回不回答,她总有话题聊。“我哥。”温言随口说道。

  陈梦瑶怔了怔:“什么哥哥这么厉害?自己那么有钱,还把你养成贫民窑女孩儿,下回让我会会他。”

  温言笑了笑:“别这么说他,其实他很好,他不是我亲哥哥,也没义务养我,他做得已经很好了。”

  是啊,明明是罪人,穆霆琛还给了她安身之所,养了她十年。

  陈梦瑶撇撇嘴,又开始兴致勃勃的猜测匿名资助的人是谁:“你觉得会是谁资助的你?沈介被他爸弄到国外了,近几年都回不来,你说会不会是他?他这刚走就有人资助你,不然说不通啊。”温言怔了怔,比起穆霆琛,她更相信是沈介。

  想到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温言心里莫名酸涩了几分。

  沈介的离开都是她害的……穆霆琛不在的这几天,温言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生日那天是周末,陈梦瑶强行带她出去玩了一天,知道她不喜欢人多,所以陈梦瑶也没叫其他人。

  临回家的时候,陈梦瑶突然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两个小礼盒:“这是我和沈介给你的生日礼物。”

  温言没伸手接,毕竟她回不起礼,看包装盒她就知道礼物绝对不便宜,穷归穷,在穆家这么多年,她也不算没见过世面。“谢谢你陪了我一天,礼物就算了吧。”

  她深吸了一口气,是冷风夹杂着雪的气息。陈梦瑶将礼盒强制性塞进了她手里:“我对你好可不图你回报,沈介倒是有所图谋……你站直了,我要把他交代给我的事做完。”

  温言不明白她要干什么,听话的站直了身体,一本正经。陈梦瑶庄严的看着温言:“小言,我是沈介,我喜欢你,等我回国,一定要等我。”

  有那么一瞬间,温言从陈梦瑶身上看见了沈介的影子,因为彼此了解,陈梦瑶连语气和表情都学得那么神似。

  她的心微微触动着,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陈梦瑶笑着朝她挥了挥手:“好啦,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话你留着自己告诉沈介吧!回去路上注意安全,明天见。”

  说完她便转身上车离开,而温言却在原地站了好久,脑海里全是刚刚陈梦瑶的那句话……

  等她回到穆宅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温言小心翼翼的将礼盒拆开,陈梦瑶送的是一条项链,沈介送的,是手链,沈介的礼盒里还有张字条: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脸颊一红,将礼盒藏到了床下的纸箱里,穆霆琛不会允许这些东西的出现,她根本不敢拿出来。

  突然,刘**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言言你刚回来?我去给你下碗长寿面。”

  温言急忙起身:“不用了刘妈,我在外面吃过了,您早些休息吧。”

  刘妈欲言又止,搓了搓发凉的手:“言言,少爷出差途中赶着回来,怕是想给你过生日,我看他还带了礼物回来,发现你不在家,他好像不高兴了。你怎么这个时间才回来?少爷晚饭都没吃……”

  温言呼吸一滞,苍白的小脸上掠过一抹惊慌之色,穆霆琛是不允许她在闲暇时间出去玩的,她以为他不会突然回来,所以才应了陈梦瑶的邀请。

  最让她惊恐的是刘**形容,穆霆琛怎么可能专程回来给她过生日?礼物什么的就更不可能了!

  看她害怕,刘妈握了握她的手:“别害怕,少爷又不吃人。我去给他弄好饭菜,你给他送上去,今天你生日,说两句好话,他不会为难你。”

  温言点了点头,等刘妈弄好饭菜,她小心翼翼的端上楼,腾出一只手敲了敲房门:“你在吗?”

  里面没动静,她早已习惯,穆霆琛向来话少,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搭理人是常事。

  她咬咬牙推门***,微微一怔,穆霆琛坐在落地窗前吞云吐雾,房间里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烟雾,他这是抽了多少?她记得他平时几乎不怎么抽烟的……

  他的身影笼罩在烟雾中,如梦似幻,他甚至没换衣服,身上依旧穿着西装,连头发都没乱,一丝不苟。

  她定了定神,把饭菜放下,走到一边的窗前开窗透风。

  “你去哪儿了?”穆霆琛突然问道。

  她浑身一僵,冷风扑面而来,直冲心头。

  “我……朋友叫我出去玩了,我不知道你回来。”她声音很小,伴随着呼呼灌进窗口的冷风,她不确定他听清楚了没有。

  事实证明,他听力不错:“不知道我回来?意思是我不回来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温言感觉浑身冰凉,冷得刺骨,不得已又关上了窗户:“不是……我知道错了,下次不会了。”

  她没过多解释,更不想提及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他不高兴,她认错就行了。

  穆霆琛一声轻哼,唇角带着一抹冷笑,摁掉手上的烟蒂,起身倒了一杯酒。刚喝一口,温言怯怯的提醒道:“先吃饭再喝酒……”

  穆霆琛看了看手里的酒杯,转而走向了她:“今天你生日。”

  看着他递过来的酒,她不敢伸手接,她不会喝酒,而且……那酒杯是他专用的,他有洁癖,她根本不敢碰,更别说用了:“我……不会喝。”

  穆霆琛不悦地皱眉,下一瞬猛地捏住她的下巴,将大半杯洋酒灌进了她嘴里,她喉咙里顿时传来了一股烧灼感,***得她不住的咳嗽:“咳咳……咳咳咳咳……”

  在她还没缓过劲来的时候,穆霆琛突然将她揽进怀中,堵住了她的唇。

  温言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这才发现,他之前已经喝了不少酒了,他身上的酒气绝对不是刚才那一小口就能有的。

  穆霆琛的吻霸道,带着掠夺性,将她的呼吸一点点吞噬殆尽,在她要窒息的时候,他终于稍稍退开,但是手却钻进了她衣襟。

  “饭菜要凉了!”情急之下温言叫道。

  穆霆琛清醒时跟喝了酒是两个模样,喝了酒,他会将本性一点点暴露出来,清醒时,还是世人眼中那个温润如玉的人。

  温言很清楚这点,她怕得要死,浑身都在颤抖,脑子里回荡着的是沈介说的话:我喜欢你,等我回国,一定要等我。

  穆霆琛将她推倒在身后的大床上,修长的手指灵活的解开了她的衣裳:“还有两个小时时间,用在吃饭上多浪费。”

  他背对着灯光,她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那张让无数女人垂涎的脸,她却不敢直视,隐约能感觉到他的怒火。

  温言猛地抓住他的手:“哥!别这样……”

  她带着哀求,殊不知可怜巴巴的模样最容易勾起男人的欲望。

  穆霆琛的手转移到了她脸上,细细摩挲着她的五官:“可是你的眼睛在勾引我,一直都是,不想,为什么要盯着我?还有……不要叫我哥!”

  他的嗓音透着致命的诱惑,有些沙哑。

  温言带着哭腔道:“穆霆琛……我……我来例假了……”

  他眸子一沉,手迅速的游移到了她身下。

  她屏住了呼吸,在上楼之前,她做足了准备,只要他不亲眼看,就不会露出破绽。

  让温言绝望的是,穆霆琛并没有因此放过她,反而埋首在她颈间,动作有些粗暴,那种带着轻微刺痛如刮痧一般的感觉,让她惶恐不安,他的手在她身上游移,从冰凉到火热,她再不敢抗拒,她知道,他的耐心向来不多。

  “帮我。”他用命令的口吻,将她的手拽向了他腹下。

  手触碰到火热的时候,温言浑身僵硬,她想抽回手,但是被他拽得死死的。

  温言在这方面根本没什么经验,全程都是他引导着她动作,同时,他也在她身上四处点火。

  那杯酒让她心理上的不适感减少了许多,她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不知道过了多久,穆霆琛从她身上下去,进了浴室,很快又急匆匆的出门了。

  第二天清早,温言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她震惊了,她昨晚竟然是在穆霆琛床上睡的!

  进穆家这么多年,她进他房间的次数多到数不清,但是还从没有在他这里睡过。

  想到昨晚的事,她脸颊酡红一片,忍着头疼欲裂起身穿好了衣服,昨晚,除了最后一步,他们什么都做了,就算是预料之中,她心里还是有些堵得慌。

  昨晚送来的饭菜还摆放在茶几上,她把餐盘带下楼,刘妈今天精气神似乎特别好,乐滋滋的从她手里接过餐盘,还塞给她一个煎饼果子:“吃吧,我知道你喜欢吃这个。少爷对你真好,就那么几个小时的时间,他还赶着回来给你过生日,你都不知道他走的时候有多急……”

  温言没吭声,心里默默怨声载道,真是难得穆霆琛没时间还挤出时间回来那样对她!

  出门前,刘妈拿出自己织的围巾给她套上:“脖子上别给人看见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