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667788

时间:2020-02-13 00:02:40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麦子云

主角:青禾、慕尧

APP离线阅读
667788

667788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667788 阅读全文

一次迟到的相遇,她成为仙子,与他乾坤和谐;从此,皇帝专情,六宫粉黛无颜色。 一段突然的告白,她亮明身份,与他行同陌路;从此,叔嫂有别,从此萧郎是故人。

精彩章节试读

  我看见满城的张灯结彩,喜气冲天。

  我看见街上摩肩接踵的人群,一个个翘首张望,带了无尽的欢乐与惊奇。

  我看见漫天纷扬的红色,如同冬日里纷扬的大雪,衬着喧天的锣鼓声,缓缓落下。

  最后,我看见紫禁城雄伟的城门,八十一颗门钉在我眼前掠过。这是本朝第一次,一个女人从紫禁城的正门进入后宫。

  然后,我听见“砰”的一声,那皇宫的大门在我身后重重合上,隔绝了外面的一切,也隔绝了我的凡心。

  悄悄撩起喜帕,眼前龙凤红烛高燃,大婚特有的喜宴精美,耳边隐隐传来吉乐。

  月色,真美!

  三个月前,我还只是凌府的小姐,生活无忧无虑,每日只是在闺房中看书习字,弹琴画画。要么与三位兄长吟诗作对,或者与母亲一起做些女红,很惬意。

  兄长三人分别是三界的文武状元,让父亲脸上很是容光。

  父亲是当朝右相,位极人臣,很受先帝的赏识,是先帝的肱骨。因此,新帝年少继位时,父亲受先帝遗命辅佐,因此朝中大事多由父亲做主。

  再加上三位兄长,大哥是户部尚书,二哥是镇西大将|军,手中握有重兵,三哥虽是状元但没有入朝为官。当时国家倒也算重视鼓励商贾买卖,商人地位比起从前大为提高,三哥幼时便对此有兴趣,便到江南经商。在没有借用凌家势力的情况下也颇为成功地成为国家有名的商人,我们凌家因此名噪天下。

  也许是因为父亲有些自恃功高,对那位年轻的皇帝有些压制,他俩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总是会有分歧。不过父亲说他是难见的英主,等再成熟些必有很大的作为。

  毕竟能对一个只有十六岁的人要求什么呢。

  不过,他们在朝堂上经常的“战争”使父亲很无奈,两个人都是为了国家,可是思考的方向却是不同。

  父亲每次与皇帝闹得不欢而散后都会称病在家,而每次为了父亲让“康复”,皇帝总会给父亲或兄长加官晋爵。所以,我们凌家的地位渐渐地变得非一般大臣能及,几乎与王爷相当了。

  就这样三年过去了,我长到十六岁,皇帝也十九岁了。

  那天,父亲再一次气冲冲地从朝堂上回来,接着便一连一个多月没有去上朝。这次,皇帝在对回疆用兵的问题上,与父亲产生了巨大的分歧,父亲主张怀柔,而皇帝却想出兵,一时在朝堂上都忘记君臣之分吵了起来。最后皇帝竟给了父亲一巴掌。

  于是,一切就一发不可收拾。

  我端着一碗野鸡乌参汤走进书房。父亲正在奋笔挥毫,屋内燃着西域朝贡的香料,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父亲,喝碗参汤吧。”我走到父亲身边,只见几乎铺满整张书桌的宣纸上,写着“宠辱不惊”四个大大的字,字字力透纸背。

  “薇儿,这汤是你熬的?”父亲品了一口汤,转过头来问到。

  我拿起那张宣纸背光而立,明亮的阳光将我的身影投在大理石地面上,如同墨染的仕女图。我仔细地看看那字,笑着说:“这真的是父亲心中所想么?宠辱不惊,看花开花落;去留随意,任云卷云舒。”

  父亲没有回答,半晌才说:“你认为呢?你哥哥他们都劝我上朝,太后那边也有这个意思。你瞧,昨个儿皇上又给你大哥晋了一级。不过,现在朝中左相的实力也有些长了,前几天,太后把礼亲王的合硕惠敏公主嫁给了他大儿子。”

  “父亲是怕再称病下去,左相的实力会再长么?”我看着那四个大字,继续说道:“父亲若真能做到宠辱不惊,又在乎什么呢。”

  “女儿家家的,你懂得什么。”

  看到父亲在微微地皱眉,我笑了笑:“可是女儿知道,我们凌家已经荣耀三朝,父亲是断断不会放弃的。皇帝对父亲做的,父亲也还是很在意的吧。”

  我走回父亲身边,笑着将那宣纸放在一旁:“女儿愚见,父亲是在想着,既然要出,就出得个千呼万唤。”

  父亲看着我,赞许地点点头。

  我道了福,拿起汤碗:“父亲,您看书吧,女儿先下去了。”

  父亲果然没有去上朝,尽管大哥不停地游说,二哥也从西北来了信……

  终于,对回疆的解决办法出来了——怀柔。据说这也是太后的意思,还听说皇帝为此很是不满,甚至与太后发生了争执。可是,他毕竟还是不敢违背太后。

  “父亲,您到底何时才上朝呢?”书房里传来大哥的声音。他仍在游说父亲,但看来效果不大,因为马上传来父亲的训斥声——

  “放肆,这就是你跟父亲要讲话的么?”

  接着是大哥认错的声音。

  “你呀,还没**妹看得长远。”

  “薇儿?”

  我坐在花园里正在绣一尾锦鲤,突然一个身影来到面前。我抬起头笑道:“大哥。”

  “小妹,陪哥哥走走吧。”

  我站起身,把手中的东西交给皓月,笑着对哥哥说:“好的,大哥。”

  在花园里走了很久,大哥一直没有说话,直走到百鲤池上的曲桥,大哥才停下了脚步,却没有说话,也没有回身。

  我看看池塘中的锦鲤道:“大哥,你看这锦鲤游得多快活啊。”

  大哥点点头,没说话。

  我笑着说:“妹妹觉得,它们快活是因为没有任何世俗的烦恼,不用担心明天是不是还有今日的安逸。你说呢?”

  “皇上已经晋了我官职,也采纳了父亲的想法,父亲没有理由还称病啊?左相最近在朝中的势力越发高涨,前段时间又与皇家联姻,大有盖过我们家的势头……”

  我看着大哥英俊的侧脸,笑着说:“大哥,父亲那是在等。你不用着急,既然左相家与礼亲王联姻,那父亲就必然会想办法再抬高我们凌家的威望。或者,必要时父亲会出山的。”

  “等?还等什么?父亲已是一品大员位列三公,食亲王禄了。满朝上下,除了王爷还有谁比父亲位高?还能再怎么抬高啊。”

  我正要说话,皓月急匆匆跑来气喘吁吁地说:“大公子,小姐,太后要来了,老爷让你们快去准备接驾。”

  我回头看着大哥,他脸上满是惊讶。我笑了:“大哥,这不是等来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