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陌上烟雨心上尘

陌上烟雨心上尘

陌上烟雨心上尘

时间:2019-12-03 17:56:07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微小宝

主角:盛西月,萧亦宁

APP离线阅读
陌上烟雨心上尘

陌上烟雨心上尘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陌上烟雨心上尘 阅读全文

  他心尖子上的侧妃孩子没了。他在数九天逼她下跪,泼她冰水。“动我女人,只有死路一条!”“萧亦宁,你是不是忘了,我也是你女人?”“你?”他嘴角勾起薄诮讥笑,“本王承认过吗?”

精彩章节试读

  凛冬三尺,数九寒天。

  宁王府内,冷风夹着雪片吹在人脸上,割面如刀。

  赵连连的孩子没了。

  一碗堕胎药下肚,六个月的孩子没保住。

  “放开!我不跪!”

  盛西月死死站着,目光倔强地盯着祖先堂,骄傲容颜在猎猎寒风中绽开,夺目耀眼。

  “这天下,没有正妃给侧妃下跪的道理!”

  赵连连的孩子没了,关她什么事!

  她是正妃!凭什么要跪一个侧室的孩子!

  “正妃?”一道薄诮的冰冷声音响起,伴随而来的,一双金丝盘蛟靴子从祖先堂中踩雪而出,“你这种残害宗室血脉的毒妇,配做正妃?”

  “我没有害她,你到底要我说几遍才会信!”盛西月全身都在抖,脸色发白难看到了极点。

  “你若不信,就请大理寺的人来盘查。若查清楚了是我,挫骨扬灰我也绝不皱眉头!”

  “嘘——”

  萧亦宁冰凉指尖抵在她唇上噤声,抬起她下巴,薄凉眼神落在她脸上,冷眸讥讽:“请大理寺?你以为本王会信么?”

  “你是威北大将军之女,连连出身卑微,大理寺自然判你无罪。”

  盛西月急了,“可你不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定了我的罪。”

  萧亦宁怒驳,手上力道逐渐加大,仿佛要将盛西月的下巴捏碎一样:“旁人忌惮威北将军府,本王不惧。伤了连连,本王一定追究到底!”

  “痛……”盛西月疼到眼泪溢出。

  “不过这点痛你就受不了了?你打掉连连腹中骨肉时,她该多痛!”萧亦宁掐住她的脖子爆吼,一贯清冷淡漠的脸上第一次有了别的情绪,却是为了别的女人。

  盛西月只觉浑身发冷,看着他眼神悲怆:“萧亦宁,你是不是忘了,我也是你的女人。”

  闻言萧亦宁顿了一下,冰冷视线迅速低眉扫她一眼,微微滞了一下旋即恢复

  “我的女人?”萧亦宁轻轻笑了一下,“本王承认过吗?”

  萧亦宁收回手,拿出帕子擦拭仿佛多碰她一下都嫌脏,“当年你哄骗太后强嫁本王的,就该想到会有今天!”

  盛西月心中剧痛,却仍旧抬头,迎面对上萧亦宁的视线:“萧亦宁,你不爱我我管不了,但我绝不允许你污蔑我!”

  “我再说一遍,赵连连的孩子不是我打掉的!”

  她是谁?

  澧朝威北大将军独女,名满京华。名门贵女,正室嫡妻。

  赵连连一介瘦马,*籍女子。还不配让她脏手。

  “哼。”萧亦宁冷笑,认定的事情任凭盛西月怎么说也不会动摇分毫,冷眼看她,“你是没有打她的孩子,你只不过是串通了大夫,故意在连连的安胎药里下点红花,让她自己滑了胎。”

  一句一句,仿佛耻辱钉,将盛西月钉死在耻辱柱上。

  可她没害过赵连连的孩子!

  没做过的事,她绝不认!

  盛西月倔强扬着下巴,一字一顿:“我!没!有!

  “闭嘴!”萧亦宁彻底厌烦了她,一脚踹在她腿弯里。

  盛西月吃痛,“哐当”一声,膝盖重重砸在冰冷的砖面上。

  “你就跪在这给连连赎罪!”

  萧亦宁的声音灌着冷风飘在她头顶。

  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冷眼旁观,嘴角带着一丝讽意:“传令下去,本王休妻。”

  “从现在起,宁王正妃便是个下堂弃妇!”

  “谁敢休宁王妃!”

  一道呵声,皇室尊贵无极的凤仪先进来,紧接着就是太后带着人浩浩荡荡地过来。

  萧亦宁看见太后,脸色顿时一僵。

  太后神色冷峻,盯着萧亦宁:“你要休妻,问过哀家与皇帝了吗?”

  “盛西月残害连连腹中骨肉,心肠歹毒,儿臣断容不得这等毒妇留在身边!”

  太后淡淡抬眼:“可有证据?”

  萧亦宁面上发青,蹙眉:“证据尚不足……但此事除了她再没旁人!”

  盛西月闻言闭眼,心如死灰。

  太后怒喝:“没有证据你休什么妻?她好歹是你八抬大轿娶进门来的正妻,你为了个侧妃让她跪在祖先堂前成什么样子!若不处理,岂非辜负了她?”

  盛西月被太后身边的大女官扶了起来,垂眼站在一边。

  萧亦宁不甘心地瞪着她:“太后,连连的孩子绝不能这么不明不白没了,她一介弱女子柔弱不能自理,若儿臣不处理,岂不是辜负了她?”

  盛西月悲凉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口口声声把另外一个女人挂在嘴上。

  萧亦宁啊,你只知道不能辜负旁人,可曾想过辜负了我一片真心?

  “糊涂!”太后重重呵了一声,“她以风尘之身入府已是逾越,竟还敢抢在正妃前面怀上子嗣!处理?你想怎么处理?哀家看来,倒是要先处理了你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侧妃才是真!”

  萧亦宁神色阴鸷,咬牙:“太后,那也是儿臣的骨肉。”

  太后闻言叹了口气,口吻柔和了许多:“哀家知道你没了孩子伤心,但是休妻的断断不能的。西月是个好孩子,哀家看着她长大的,你若是想要孩子,”说着,太后把抓着盛西月的手放进萧亦宁的手里,“以后还会有的。”

  萧亦宁低着头,神色阴鸷地道了句是。

  太后走了之后,萧亦宁立刻甩开盛西月,一记耳光扬在她脸上:“**,是你派人去通风报信的吧!”

  盛西月捂住脸,疑惑不解:“什么?”

  萧亦宁愠怒:“装什么装!除了你谁还会去太后面前告状,**,我早该知道你诡计多端!”

  听到这,盛西月冷笑两声:“随你怎么想!”

  她不想解释,萧亦宁也从没给过她机会解释。

  “**,你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连连的孩子,我迟早要你血债血偿!传令下去,从今日起不准给王妃份例银子,也不准为她洗衣做饭,一切让她自生自灭!”萧亦宁丢下这么一句,甩袖走了。

  落雪在他身后飘下,下人都散去了,盛西月形单影只地站着,抬手接了片雪。

  自生自灭吗?哀莫大于心死。

  她的心,早就寸草不生了。

  大雪的天,盛西月就穿了件单衣。等她回到月兰院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冷透了,禁不住打着哆嗦。

  “王妃!您怎么就站在这啊!”出来开门的秋云看见盛西月这幅样子吓坏了,赶紧把人接进来,取来热水厚被。

  等她取了东西折回来的时候,惊得大叫:“王妃——王妃见红了!”

  盛西月呆坐在床上,两眼无神。下身雪白袭裤上,一朵接一朵的血云绽开……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