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爱你是一场劫难

爱你是一场劫难

爱你是一场劫难

时间:2020-01-17 23:51:28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微小宝

主角:唐诗,顾庭深

APP离线阅读
爱你是一场劫难

爱你是一场劫难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爱你是一场劫难 阅读全文

  “顾庭深,医生说我得了癌症,晚期。”他不管不顾,只是掐着她的脖子问她,“你不是说要给她捐肾吗!为什么你只有一颗肾,你的那颗肾呢!”在顾庭深眼里,唐诗就是为了钱不择手段的女人,他厌恶她,恨她,甚至从来都不舍得看她一眼,可当一切都真相大白时,他却悔不当初。那厚重的骨灰盒,夹杂着他的悔恨……

精彩章节试读

  “顾太太,现在医学这么发达,骨癌也不是不治之症,如果您积极配合治疗,相信……”

  “我最多还有几个月?”唐诗声音微颤,打断了医生无用的安慰。

  最近一段时间,她感到头晕,胸口常常会抽痛,结果一查竟然是骨癌。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最长,差不多,三个月……”

  刹那,唐诗的心被死死揪住,有什么涌进眼眶……

  她起身,慌乱而逃。

  她今年才二十二岁,居然得了骨癌,还是晚期,上天对她还真不是一般的残忍。

  她的母亲一周前被查出恶性肿瘤,而现在老天又要夺走她的生命。

  泪水冲出眼眶,许久不哭的她,这一刻再也憋不住。

  ……

  寒冷的年冬,晋城刚刚下了一场大雪。

  唐诗穿着一身单薄的外衣,站在一座豪华的别墅前不断地按着门铃,一遍又一遍,夹杂着几分酸涩和急切。

  她已经冻得麻木,整个人都不住地发抖,然而胸口处传来一丝疼痛。

  痛意越来越清晰,可她不能倒下,她的母亲还等着钱做手术,她必须拿到这笔钱。

  正在此时,一辆黑色迈巴赫打着双闪,一个急刹停在门口。

  唐诗回头,看到一双锃亮的皮鞋落地,男人迈开修长的腿,越过了她。

  甚至没有看唐诗一眼。

  唐诗一急,忙拉住他:“庭深,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顾庭深没有理会唐诗,像看笑话一样看了一眼唐诗,便转身进了屋。

  唐诗垂下头,思索片刻,忍着胸骨处的疼痛,跟了进去。

  进了屋,唐诗怔怔地站在那里。

  结婚三年,夫妻两个人就如同陌生人一样,他从来不看她一眼。

  看着顾庭深如同帝王一般,优雅的坐在沙发上,表情却是极其冷漠,她艰难开口:“你……能不能借我一百万?”

  “呵。”顾庭深轻嗤一声,眼睛眯了眯,“想拿着我的钱跟那个野男人私奔?”

  唐诗的胸骨处又是一阵浓烈的抽痛,她艰涩道:“我没有,那天你看到的那个男人不是……”

  “够了!”顾庭深开口,打断她,眸子里尽是厌恶,“唐诗,收起你那可怜兮兮又令人作呕的嘴脸!你当初设计我给我下药,害薇薇失去两条腿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也有今天!”

  “我没有,真的不是我设计你,也不是我推的她,她的腿不是我伤的。”唐诗绝望地辩解,心中满是悲愤。

  在所有人眼里,唐诗都是个狼心狗肺的畜生,设计睡了亲姐姐的未婚夫,还将姐姐推下楼,害姐姐失去了双腿。

  她知道他不信自己,她不想再解释,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不说话,唐诗更加煎熬,可她无路可走,她的母亲和她都需要钱看病。

  她做出最后的妥协,“只要你将那一百万借给我,我做什么都行……”

  “等到钱一到账,我就同意跟你离婚,你可以娶唐薇进门。”

  顾庭深挑了挑眉,点了一支烟,烟雾缭绕中,他扬起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唐诗。

  他冷冷地扫了唐诗一眼,起身,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扫了扫她肩上的雪,声音凉薄:“你这么喜欢当顾太太,我就让你继续当下去好了。”

  “我知道你恨我,可我是真的需要那一百万,我……”

  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顾庭深接起电话,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怎么了?”

  唐诗在边上将那个熟悉又娇俏的女声听得很清楚,能让顾庭深如此温柔的人,除了唐薇再没有旁人,想到这里心脏不免一阵抽痛。

  “你今晚回来吗?我想你了。”

  “乖,我马上回来。”顾庭深说了一句后挂断,直接走出了门,脚步匆匆看都没有看唐诗一眼。

  “顾庭深,我今天去医院看了医生,他说是癌症,晚期。”

  “砰——”

  回应她的只有关门声,还有外面的风雪声。

  怎么办。

  结婚三年来,他在家里从不过夜。

  她算什么,不过是他眼里那个最恶毒的女人。

  而那个男人,任由她占着他心爱的女人的位置,也不愿意离婚施舍给自己一分钱。

  唐诗都快要急疯了,无奈之下,她只能去求顾**。

  当初,顾老爷子见事情已成定局,便让顾庭深娶了唐诗。

  顾老爷子和唐老爷子虽是旧交,可唐诗当年做的事情让顾老爷子实在寒心。

  如今,她要是再去借钱。

  恐怕她和顾老爷子之间那仅存的情分也都没有了。

  胸口处越来越痛,她可以选择不治疗,但母亲的病情实在拖不得,她没有其他办法了。

  顾老爷子背对着她,声音低沉了很多,很是失望地说道:“诗诗,虽然你当年给庭深下了药,让唐薇失去了双腿,但是我还是让庭深娶了你。”

  唐诗的喉咙一阵哽咽,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顾**长叹了一口气,“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没想到你会做那样的事。可即便你那样做,我还是看在**的面子上,让你进了顾家。”

  “可没想到……你只是贪图顾家的钱。”

  唐诗的泪,大雨滂沱。

  “不是这样的……”唐诗摇头,疼痛让她再也站不住,她靠着身后的墙壁缓缓跪坐在地上,哽咽道:“我没有给他下药,**你相信我,我不是为了钱。我以后一定会想办法还给你的**,你就相信我这一次,最后一次……我母亲还在医……”

  痛意越来越重,唐诗意识模糊,昏迷了过去。

  昏睡的时候,唐诗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顾庭深给了她钱,让她滚,此生两个人都不要相见。

  她梦见三年前,唐薇给自己发短信,约她去顾庭深去的酒店,她赶到的时候,顾庭深已经被下了药,并将她当成了唐薇,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门外都是媒体和记者。

  因为这件事,顾庭深被迫娶了唐诗进门。

  新婚夜,顾庭深只留下一句“唐诗,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便扬长而去。

  “嘭!”

  忽然,病房的门猛地被人推开。

  她抬头,便看到顾庭深怒气冲冲的朝她走来……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