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诈尸啦!

艺琳
  “我的宝贝闺女啊!你死了我和你爹可咋办啊?你这是要了娘的命啊!”

  “闺女啊!啊!啊!”

  吵死了吵死了,外面谁家在看电视呢,这么大的声音!

  “闺女啊!我这就打死白雪那死丫头下去陪你!”

  “不要打了,雪儿要被打死了!”

  耳边的哭声喊声一阵阵响起,吵得杨柳再也睡不着,她那强烈的起床气让她怒喝:“吵死了,能不能小声点!”

  喊完,人已经坐了起来,头一扭,朝着屋子中间的一群人看过去。

  等看到满屋子的人,地上跪着的、站着的,缩成一团的,她懵了。

  原本热热闹闹的屋子如同卡顿一般,声音消失地无影无踪,众人东倒西歪的,头都扭过来看杨柳。

  一定是她还在做梦,恩,赶紧躺下。

  杨柳闭上眼,整个人往床上一趟,挺尸。

  “啊!诈尸啦!”

  “我的柳儿啊,你没死!你看看娘,快看看娘!”

  “呜呜呜……”

  又是一屋子的鸡飞狗跳,杨柳手偷偷掐了一把自己肥胖的大腿,心里一阵哀嚎,不是做梦。

  她这是……穿越了?

  听着耳边这吵吵嚷嚷的声音,杨柳无奈睁眼。

  最先入眼的,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鼻子挺立,嘴巴有些扁,眼睛大而有神,这会儿眼眶里还含着眼泪,紧紧盯着她。花白头发在脑后挽了个小小的发髻,看着就精神。

  还不等她说话,那老太太一把扑进她怀里。

  那一身的骨头撞向满是肥肉的杨柳,下一刻,一双如同铁棍般的胳膊紧紧捆住她的上半身绕到背后,后背被拍得“咚咚”直响。

  “宝贝闺女哟,我就晓得你舍不得娘,你咋能舍得死呢?”老太太哭喊着。

  杨柳已经无法呼吸了,脑子里还闪过各种画面,全是这原主的极品。

  啥打骂侄子侄女呀,啥护食啊,把自己吃得成了胖猪,其他人都干瘦干瘦的呀……这回看上了大哥家侄女的男人,去抢又抢不过,就想把侄女推到河里去淹死,结果自己不小心被淹死了。

  “这样的人死了干净。”

  杨柳越回忆越牙痒痒,这样的极品活着就是浪费粮食,死了埋了还浪费土地!

  这声音刚一出,屋子里如同被人按下了静音。

  紧接着她的手就被人抓住,有人哭着一阵哀求:“小姑我错了,小姑你别想死,呜呜呜……”

  杨柳扭头看去,一个穿着一身灰布衣裳的十五六岁的姑娘正哭得梨花带雨,那白瓷般的皮肤、瓜子脸、柳叶眉、通红的眼,格外惹人怜爱。

  这就是白雪,原主大哥家的女儿,全村最漂亮的女娃。

  正想着,上半身突然就是一松,她扭头看过去,就见老太太气势汹汹地一把扯开白雪的双手,将她推得摔倒在地。

  柔弱的白雪手撑在地上,往旁边一歪,那白雪就抱着自己的手直哭。

  老太太双手叉腰,指着白雪的鼻子就骂:“小贱蹄子,还敢来求我柳儿,怕死是不?今儿我不打死你,我柳儿就白受委屈了!”

  左右看了看,瞅见床边的笤帚,她捞过来,举起笤帚就朝着白雪砸过去。

  白雪惨白了脸,嘴唇直哆嗦,她闭上眼,整个人缩成一团。

  旁边的一个三十多的女人整个人往白雪身上扑,把白雪护在自己身下。

  眼瞅着那笤帚就要落到母女两人的身上,杨柳着急喊道:“住手!”

  老太太的扫帚停在半空,扭头去看杨柳。

  踌躇着,好一会儿,才想到啥,随即赶忙点头:“对对对,她都把柳儿害成这样了,不能就打她这几扫帚,柳儿你想咋样?娘都依你!”

  啥?她脑子里的记忆明明是原主自己把自己作死了,咋变成白雪害原主了?

  一听老太太的话,白雪抖成了一个鹌鹑。

  老大媳妇郑氏眼泪哗啦就掉下来了,她赶忙从白雪身上起了,“噗通”一下跪在了床前。

  “柳儿,雪儿是你侄女啊,你们以前不是玩得最好的吗?你就放过她这回吧,啊?”

  瞅着她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杨柳揉着还疼的头,不想再听她们闹腾了,应道:“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白雪和郑氏呆呆楞楞看着杨柳,心里直打鼓。

  其他人也跟着摇晃了好几下,都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问题了。

  想到这儿,一个个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

  “她差点把你害死了,你咋能就这么放过她?”老太太怀疑地瞅着杨柳。

  她闺女啥时候变得能吃亏了?

  被老太太这么一盯着,杨柳的心就是一颤。

  可不能让他们知道这身体已经换了人了,要不这老太太能把她扒皮吃了。

  要是原主,这时候该咋办?

  哦,要作,要极品。

  杨柳头一歪,眼睛一斜,怒道:“我想算了就算了!”

  老太太被骂得直哆嗦,顿时放心了。

  是了是了,这就是她闺女没错!

  想到这儿,她扯了笑脸赶忙点头,声音都柔和了:“好好好,娘听柳儿的。”

  其他人心里也是偷偷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柳儿心里是这么想的。

  杨柳也舒了口气,总算蒙混过关了,看来以后她就要成为那种田文里的恶毒小姑了。

  虽说她脾气也暴躁,有仇报仇,可她是讲理的,跟原主那个极品可不一样。

  正想着,她肚子咕噜叫了一声,在屋子里飘荡了一圈,这才停下来。

  其他人一听,心里又是一哆嗦。

  老太太扭头就瞅向屋里的人,怒声呵道:“你们耳朵聋了?没听到柳儿饿了?赶紧给我做饭去!”

  这一嗓门下来,屋子里的媳妇丫头都是一个哆嗦。

  杨柳抬起头,对老太太道:“给我下碗鸡蛋面吃就成。”

  老太太赶忙点头:“好好好!”

  应完,扭头就对那些人怒喝道:“都站着干啥玩意儿?让我去做饭给你们吃是不?”

  一喊完,那些大小媳妇孙儿孙女们一窝蜂往外面冲,不过片刻,这屋子里就剩下杨柳、老太太和老大媳妇、白雪四人了。

  那白雪抽抽搭搭地哭,旁边的郑氏也是一个劲抹眼泪。

  杨柳瞅着心烦,学着原主的口气对母女两人道:“我还没死呢,哭丧啊?都走,我要睡觉!”

  一听杨柳的话,郑氏赶忙去把白雪拉起来,两人扶着一瘸一拐地往外走。

  等出去了,还把门给带着关上了。

  杨柳刚准备躺下,胖手就被老太太抓着,来来回回的摸,眼眶都泛红了:“我的柳儿,你今儿是要了娘的命啊,可算醒来了。你放心啊,等你好点了,娘再帮你收拾白雪!”

  不等杨柳说话,老太太就站起身,着急忙慌往外跑:“白面鸡蛋我锁在柜子里了,得赶紧去拿,不能让我宝贝闺女饿着……”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诈尸啦! 第二章 别累着了 第三章 下得去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