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惊吓

佚名
  陈远刚要闯进去,随即看到王欣然电脑屏幕上的东西,立马觉得困惑,王欣然有老公,怎么会在办公室看这种东西呢?

  他突然心里一动,摸出手机,打开相机,尼玛,拍几张留念,搞不好以后用得上。

  “咔嚓——咔嚓——”陈远按住快门猛拍。

  闪光灯突然亮了起来。

  “啊——”王欣然被闪光灯刺到了眼睛,大吃一惊,做梦也想不到这时候会有人在门口偷拍。

  王欣然慌乱关闭了网页冲向门口,然而,就在她起身那一刻,网页又自动弹了出来。

  尼玛,原来她不是故意打开这种网站的,只是不小心弹出来的!

  陈远暗暗晦气,偷拍不成还被发现,只能撒腿就跑。

  没跑几步,王欣然开门出来了,一看那背影,靠,这不是在大山里养猪的陈远吗,这混蛋竟然深更半夜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偷拍自己。

  “混蛋,陈远,你给我站住——”王欣然大叫。

  陈远头也不回,跑得飞快,一口气跑回酒店,惴惴不安洗了个澡,想着王欣然告诉宁冯正这事的后果,躺在床上一夜没睡着,甚至担心很快就有人敲门。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陈远去兽医站买了疫苗,一刻也不耽误,回了大山里的生活基地。

  在大山里惶恐不安呆了两天,没有任何动静,陈远渐渐安稳下来,应该没事了。

  这天,陈远正在猪场忙乎,一辆黑色大奔开过来停下。

  陈远停下手头的活,抬头看着大奔,尼玛,哪里来的大款,来这里干什么?

  后车门打开,一位白衣妙龄女郎款款走出,面容俊俏,波浪卷头发,身材有致,大长腿,高跟鞋。

  陈远看清女郎的面貌,心里咯噔一下,方真真,她不是在美国吗,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方真真是陈远在江州大学中文系的同学,不光人长得漂亮,家里还很有钱,是江州首富正泰集团董事长方正泰的独生女。方正泰一直把方真真当做掌上明珠,格外疼爱。

  方真真对陈远有好感,因为陈远曾经碰巧救下过被混混纠缠的她。

  陈远明白方真真的心思,但她是江州首富的掌上千金,自己是出身农村的贫寒子弟,极度的自卑还是让他退却了。

  此刻见到离别8年的方真真,陈远心里涌出一阵激动,随即又黯然神伤,自己混的如此落魄,有何颜面面对老同学呢。

  陈远的心情突然十分平静,从猪圈里爬出来,走到方真真面前微微一笑,突然注意到方真真胳膊上的孝袖,一愣,松手一指:“真真,这是……”

  方真真的眼泪流出来,从小包里拿出纸巾边擦眼边嘶声道:“我爸爸前不久遭遇车祸走了,我紧急回国处理后事……”

  “怎么会这样?”陈远吃了一惊,喃喃道。

  方真真悲戚无语,处理完爸爸的后事,她脑子里充满疑问,感觉爸爸突然遭遇的车祸很很蹊跷。

  此时,方真真和陈远都不会想到,方正泰的车祸,会引发出江州官场的地动山摇!

  方真真沉默片刻:“陈远,我今天来这里,不只是看你,爸爸走后我接管了集团,想让你到正泰集团担任董事长助理兼办公室主任,做我的助手。”

  陈远睁大眼,要知道正泰集团的董事长助理,那可是年薪百万的待遇。

  但不知为何,陈远却又有一种空落感,自己在圈子里奋斗了8年,难道就要这么离开?心甘吗?

  陈远叹了口气:“真真,对不起,我不想就这么狼狈离开自己奋斗了8年的官场。”

  方真真的眼神暗淡下来,不语。

  陈远也沉默了。

  二人沉默许久,随后方真真道了别,上了大奔。

  陈远此时不知道,方真真的突然出现,对自己的今后意味着什么。

  又是半个月过去。

  这段时间,陈远一直没出山,李莲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却是提出离婚的。

  陈远当即痛快答应了,说过几天回去就办手续,自己现在对李莲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这样的婚姻再拖下去也没有意思。

  听陈远答应地如此痛快,李莲怔了下,似乎有点意外,却也没说什么,随即挂了电话。

  这天上午,陈远正在烈日下和几个工人喂猪,司常遇气喘吁吁跑过来:“陈主任,陈主任……”

  陈远看着司常遇:“司主任,有事?”

  “王总来了,让你过去。”

  陈远一愣,王欣然来这里找自己干嘛?算账的?

  “王总好。”陈远硬着头皮打招呼。

  王欣然冷声道:“陈远,换身干净衣服,收拾行李跟我走。”

  陈远一愣,王欣然这话是什么意思?

  司常遇也愣了,呆呆看着王欣然。

  “司主任,部里和报社有新的人事变动,通知随后会下发到这里,很快你就明白了。”

  看得出王欣然不想和他们多说什么,接着就出去了,上车等着陈远。

  陈远换了身干净衣服,收拾好行李上了车,然后车子离开了生活基地。

  陈远坐在副驾驶位置,看看开车的驾驶员小伙,又回头看着王欣然,王欣然正狠狠瞪着自己。

  这眼神让陈远打了个寒战,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笑了下:“王总……”

  “陈远,从现在开始,不许叫我王总。”王欣然打断陈远的话。

  “啊?不叫你王总那叫什么?还是王主任?难道你也挨处分降职了?”陈远心里一喜。

  王欣然横眉一竖:“放屁,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倒霉。”

  “那……”

  看陈远吃惊的样子,王欣然得意一笑,随即又板起脸:“陈远,没想到吧,我这副总编的位子还没坐热,就调到部里了,现在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着办公室主任,分管行政和新闻宣传……”

  陈远一震,尼玛,这不合逻辑啊,王欣然刚当上副总编,怎么眨眼就成副部长了,虽然是平级,但副部长可是部里领导,宣传部可是报社的主管单位,王欣然交了什么狗屎运?

  还有,部办公室主任是何丰宇,既然王欣然兼办公室主任,那何丰宇自然另有他用。

  何丰宇是唐俊文的心腹,说不定提拔了。

  “王总,哦不,王部长,你带我出山是要干嘛?我要去哪里?”陈远结结巴巴道。

  “陈远,你的职务变动了,不在报社了,到部里担任办公室副主任。”王欣然说完神情有些沮丧,不由叹了口气,虽然自己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这是新部长的指示,只能服从啊。

  “什么?”陈远惊呆了,我靠,自己正在山里喂猪,怎么突然就成部办公室副主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误会 第2章 疑云 第3章 惊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