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为什么?

芙蓉仙
  风,很冷,像把刀直割进人的心头。

  心,在滴血,碎了一地,她却已无力拾起。

  蓦然,她凄厉大笑起来,冷冽的寒风早已吹散了她原本梳好的发髻,一头青丝随风乱舞着,打在她的脸颊,隐隐作痛。

  “为什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微垂着眼帘,她死死地盯着地面上早已被剑气震碎的书信,一字一句,犹如杜鹃啼血,“这是我们慕容家翻身的唯一证据,你竟把它给毁了?为什么?为什么……”

  口中的银牙几欲咬得粉碎,她缓缓抬头,望着眼前那道依然淡定如风的身影,眼眸写满了震惊、悲痛、绝望、还有心碎。

  十年了!

  她苦苦撑了十年就为了等这一刻,但她万万没有想到,最终让她功亏一篑的,竟是自己最心爱的男人。

  一口甜腥顿时涌出了唇角,她身子一晃,眼前微黑的同时,已被一双温暖颤抖的手扶住。

  “大小姐……”

  洛云含泪扶着那具冰冷脆弱的身躯,哽着声,却不知该如何安慰。

  抬起眼眸,她看着风中那道默然静立的白色身影,一颗心几欲碎裂。

  “公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道吗?大小姐就要死了,她就要死了……”

  冷风中,那道落寞苍凉的白影微颠了颠,但最终并没有跨出一步。

  简师,简师,你竟连我最后一面也不肯见了吗?

  曾几何时,我们竟落到了这般田地?

  究竟,是你错了,还是我错了?

  “洛云,带我走……我求你带我走……”

  她倦累地靠着洛云,一身新娘红衣衬得那张美丽的脸更加惨白,微微闭上双眸,她凄绝一笑,“就算是死了,我也不愿死在这里。”

  “好。大小姐,我带你走,我带你走。”

  悲痛欲绝的洛云,吃力地抱起她,转过身时,眼中已落下了泪来,“大小姐,你千万不能死……这个世上,洛云就只剩下你了……真的就只剩下你了……”

  “洛云,这个世上,我也只有你了……除了你,我什么也没有……”

  躺在洛云怀中的慕容语嫣,苍白的唇角忽然扯出一抹淡淡悲凉的笑,“其实,我好想念从前的日子……真的很想念……洛云,你也想念,对吗?”

  雪,不知何时竟下了起来。

  细雪飞扬中,她轻柔的声音也渐渐在冷风中散去,他痴痴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已然看见那只原本靠在洛云肩上的手,终于无力地垂下。

  语嫣!

  心,在那一刻跟着碎了。

  步履微微一颠,他再也忍不住口中的鲜血喷了出来,眼前一黑,无力的身躯顿时跌入了冰冷的雪地里。

  缓缓闭上双目,他惨淡一笑,任由冰冷的黑暗吞噬自己。

  语嫣,若是到了黄泉,你可愿见我?

  曾听人说,爱一个人,并没有值得和不值得,只有愿意和不愿意。

  为了她,他做尽了一切!

  他愿意为她习得一身邪魅的功法,他愿意为她杀人放火,他愿意为她将自己彻底地改变。

  一切,都是心甘情愿!

  只要,她与他,能风雨同路。

  但到最后,他却无法再与她并肩而行了。

  也许,自己真的疯了!

  与她并肩同路到了最后,他竟宁愿她恨他了。

  恨,总比绝望要来得好,不是吗?

  他,曾是修真中人白道中的一则神话。

  传说中,他飘逸出尘,总是一身白色衣袍,脸上也总是挂着一抹温和如阳春三月般的微笑,风神俊朗,天下无双。

  传说中,他有一副济世为怀的菩萨心肠,以一手妙绝天下的医术,拯救了无数条生命。那双干净的手,从不沾染任何血腥。

  传说中,他是剑锋阁唯一不会功法的人,却也是剑锋阁里救人最多的人。几乎修真中人中的每一个人都受过他的恩惠。

  ……

  修真中人中,有关于他的传说太多太多。

  因为,他曾经创造了修真中人中无数个不朽的神话。

  每当那一身淡雅如风的雪白身影出现时,修真中人中就会少了许多杀戮和血腥,平添了几分生机。

  所以,每一个行走修真中人的人都知道,修真有一个双手不沾血腥的栾简师。

  那一双济世悬壶的手,人们称之为佛手,那一颗悲天悯人的心,人们称之为佛心。

  他出道短短数年,却拯救了无数条生命。

  栾简师这三个字早已牢牢刻在了许多人的心底。

  于是,他成了修真中人中唯一一个不会功法的传奇人物。

  那时的剑锋阁人人皆以他为荣。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为什么? 第2章 家宴 第3章 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