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太子退婚

扶玉
  此蛇是一条活蛇,一直在她头上扭动,叫她如何冷静得下来?

  要是等会儿咬她一口可怎么办啊!

  柳湘兰这下也不淡定了,严厉的目光直逼苏挽月,呵斥道:“没用的废物!你姐姐现在这般,你都不知道帮忙?”

  苏挽月不怒反笑,星眸之中寒光一闪而过。

  她讥讽勾唇,颇具深意的说道:“养着一帮吃白饭的奴才,确实是个废物。”

  “你什么意思!”

  “这么简单的人话都听不懂?”

  看看你身边的那些仆人,他们闲在那里无事可做,你不使唤他们,反倒使唤自己的亲生女儿,不觉得可笑?

  “谁给你的胆子敢这么跟本夫人说话!”柳湘兰脸色阴沉如墨。

  苏挽月笑而不语。

  怒了?

  这才只是开始。

  原主所受的委屈,她会一一替她讨回来,你们这些人,一个个的排好队,等着被收拾吧!

  苏挽月不再搭理柳湘兰,而是将目光落在苏挽云身上,见她头上的小蛇已经被奴仆捉了下来,这才道:“姐姐,赶快回去沐浴一番吧,我看赴约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可不能让太子殿下和三公主久等。”

  苏挽云闻言,气结,却也只能暂时忍了满腔火气。

  哼,到时候有你哭的!

  苏挽云大步离去,柳湘兰却是没走。

  她整理好心态,看着苏挽月,柔声说道:“月儿,刚才是娘的不对,娘脾气有点急了,你别往心里去。”

  苏挽月淡笑:“不会。”

  我压根没拿你当回事,你对我是什么态度,我真的不会在意。

  “月儿,一会儿你就要跟你姐姐去游玩了,有些话,娘一直想跟你谈谈。”

  “你是想说太子吧?”

  “月儿……”

  “不必多说,我懂,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苏挽月转过身,眸光微敛,让人看不清她眼中的情绪。

  柳湘兰瞧她这模样,以为她是真的想通了,打算对太子放手,因此态度也比之前好了些。

  “月儿,太子虽然身份尊贵,但非你良人。”

  “知道。”苏挽月很赞同的点头。

  那种渣渣,就留给苏挽云吧,渣男白莲简直人间绝配。

  这婚,她是退定了!

  “日后娘会替你寻一户好人家,绝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柳湘兰说得一脸认真。

  苏挽月都想为她的表演拍手叫好。

  真是世间绝无仅有的‘好母亲’啊!

  为了鼓励她去退婚,都舍得在她身上下功夫了。

  苏挽月无声冷笑,语气依旧:“劳烦娘去姐姐那边看看,我怕她耽误了赴约的时间。”

  “好,娘这就去。”

  此刻的柳湘兰心情大好,特别好说话,立马便离开了琉璃阁。

  苏挽月望着她的背影,眼底一片寒意。

  呵,游湖,不过就是个引她过去的幌子罢了。

  那位三公主与太子关系不错,也知太子非常不喜原主,如果此番不是太子有意要让她前去,三公主又岂敢邀她!

  她倒是要看看,太子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约莫半个时辰后。

  苏挽月和苏挽云双双出现在静月湖的静心亭,两人手拉着手,瞧着真是姐妹情深。

  “见过太子殿下,见过三公主。”苏挽云一副小女儿家娇羞的模样,行完礼后,脸蛋粉扑扑的,那叫一个招人喜欢。

  至于苏挽月,她没有说话,只是跟着苏挽云微微福了福身子,算是君臣之礼了。

  “云儿来啦,我给你留了个位置,坐吧。”三公主百里涵微微一笑。

  从她看苏挽云的眼神便知,她对苏挽云相当的满意。

  苏挽云看着那条凳子,有些为难的说道:“三公主,这位置只有一个,云儿还是让给妹妹坐吧,希望三公主莫要怪云儿自作主张。”

  说话间,她果真像个温柔的好姐姐般,将苏挽月轻轻按坐在凳子上。

  苏挽月欣然接受:“那就多谢姐姐了。”

  “妹妹不必客气。”

  苏挽云表面温婉依旧,眼底深处却是飞速划过一抹奸计得逞的冷笑。

  我的好妹妹,你还真是天真呢,你以为姐姐让坐给你的目的是什么?你且等着瞧吧,看一会儿三公主和太子殿下会如何收拾你!

  果不出苏挽云所料,就在苏挽月坐下不到两秒的时间,太子百里锐便将剑眉一蹙,凌厉如刀子般的目光仿佛是要将她捅成马蜂窝。

  百里锐厉声喝道:“谁准你坐在本宫身边的?滚开!”

  看来是真的厌恶苏挽月到一定境界了。

  “太子殿下可真是为难臣女了,臣女的姐姐希望臣女坐着,臣女若是不坐,岂非辜负了姐姐的一片心意?”苏挽月单手托腮,眉眼间挂着漫不经心的淡笑。

  “这个位置可是本公主为云儿准备的,你一个废物居然还厚颜无耻的占着不让?来人啊!把这个不要脸的废物给本公主扔湖里,她何时知错,便何时将她拉上来。”百里涵微扬的嘴角中含着一抹算计。

  苏挽月,就算你一会儿真的认错了,也根本不会有任何人听见。

  你注定是要溺死在这静月湖的。

  自然,百里涵的心思,苏挽月又岂会不知?

  她抬眸看着步步紧逼而来的宫女,在苏挽云幸灾乐祸的目光中,将桌上的右手不动声色移向桌底,单手迅速结了一个印,一道紫光以闪电般的速度扫过百里涵所坐的那条凳子。

  咚!

  凳子飞了,百里涵没形象的一屁股摔在地上。

  “公主!”宫女无暇再管其他,赶紧将百里涵扶了起来。

  苏挽月哑然一笑,却是被百里涵看在了眼里,一怒之下便冲到苏挽月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你这个废物不甘认罚,居然敢踢飞本公主的凳子,害得本公主受伤!本公主今日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目无尊卑的东西!”

  啪!

  巴掌声尤为响亮,却不是打在苏挽月的脸上。

  百里涵懵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手,喃喃自语:“怎么会……”

  苏挽云亦是被这一巴掌抽傻了。

  怎么回事?

  她的身体为何不受控制的站出来替苏挽月挡了三公主的那一巴掌!

  不过……

  苏挽云敛眸轻轻瞄了眼百里锐,立马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说道:“三公主,您要打就打云儿吧,妹妹虽有不对之处,但云儿身为姐姐,实在不忍心看她挨打。”

  说话间,她已经被百里锐轻拥入怀。

  百里锐怒视苏挽月,迅速拿过另一名宫女所呈案中的那封休书砸在她面前,声音冷冽如冰:“苏挽月,都是因你目无尊卑,才害得云儿受了委屈,像你这种女人,连给本宫提鞋都不配,这是你的休书,自此你我再无任何关系!三妹,云儿方才所受的那一巴掌,加倍还给她!”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夺舍重生 第2章:她竟没死 第3章:太子退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