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车祸

  “小言,你不会有事,不会有事的......”

  程琬颤抖着手将小言抱到车上,六神无主的系上安全带,出发往医院去。

  她简直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明知道小言身患白血病极易发烧,这两天却没有密切关注。要是为了筹钱让小言的病情恶化,那她就连死都不会瞑目!

  车子疾驰在公路上,她心急如焚却不敢超速。然而就在她经过一个路口时,一辆轿车突然从侧面冲了出来!

  程琬下意识打方向盘,身体猛地往左一闪,又被安全带勒住腰腹狠狠的拽回来。

  她看见前面的轿车往右边拐,顾不上肚子里传来的剧痛,立刻又往左边转,想要错开轿车。然而下一秒,原本往右边的轿车突然转向了左边。

  嘭的一声巨响,两辆车瞬间撞到一起,又双双被弹开。

  汽油的味道伴着四溅的火星蔓延开来,程琬拼命把小言从车里拖了出去,顾不上自己身上的血,拔腿就往路边跑去。

  她看见了,撞向自己的那辆轿车里,坐的是陆依佳!

  如果小言出了什么事,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女人!

  医院。

  “医生!求你一定要救救小言!他还那么小!求求你......”

  急救室的医生护士步履匆匆,程琬一把抓住其中一个,唉声恳求。

  她的腰间被划破,染了半身的血,面无人色的脸上双目通红。

  被抓住的护士看见她的样子下了一跳,连忙劝道:“你身上的伤也要尽快处理啊!再这样下去会流血过多死忙的!”

  “护士!请问小言他怎么样了!?他为什么还没有脱离危险!?”

  程琬不管不顾的抓住护士的衣服连声询问,却不等她说完,身体突然被一股大力撕扯着甩到了墙上!

  “啊!”

  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疼得直接站不住。

  邵博远狠狠的将她压到墙上,暴戾的样子宛如一头发狂的野兽。

  “程琬!你这个疯子!为什么要开车撞依依!?”

  “你知不知道她怀了我的孩子!?”

  轰的一声,程琬的脑子仿佛炸开。她惨白着一张脸,某种一片死寂。

  陆依佳,她怀了博远的孩子?

  她怔怔的看着面前眉目如画的男人,心痛到无法呼吸。

  这个曾经口口声声说一辈子只爱她一个人,说会跟她白头偕老恩爱永不移的男人,现在让别的女人怀了他的孩子。

  邵博远不爱她了,再也不爱她了......

  滚烫的眼泪无声滑落,邵博远微微一怔。

  他这才注意到被他压住的女人半个身子都染了血,以往嫣红的嘴唇现在没了一丝血色。

  “程琬,你......”

  “博远,我,我没有开车撞陆依佳。”

  程琬垂着眸子打断他,声音中满是颤抖。

  “是陆依佳自己开车撞过来的,我想躲,却没能躲过......”

  听到她不知悔改的话,邵博远的怒火蹭一下再次燃上心头。

  尽管陆依佳肚子里的孩子是意外,他也根本一点都不期待那个孩子的出生。可毕竟是他邵博远的亲生骨肉,他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孩子被人害死!?

  想到程琬当年为了韩霄不惜打掉他们的孩子,邵博远暴怒的掐住了程琬的脖子。

  “程琬!你少在这儿给我装可怜!”

  “说!为什么要开车撞依依!?她现在孩子没有了你高兴了!?”

  “我......没有!”程琬断断续续的喊道。

  她双眼红得滴血,身上的剧痛让她眼前一阵一阵发黑,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被邵博远无情的卡在了纤细的脖子上。

  “邵公子,您快放开她啊,她身上的伤口在流血!”

  路过的护士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心惊胆战,却还是壮着胆子劝了一句。

  虽然邵三公子不是她能惹得起的,但要是让他就这么掐死了面前的女人,警查肯定会找医院的责任的!

  邵博远胸膛剧烈的欺负着,像是找到了一个台阶一样,倏然松了手。

  程琬顺着墙往下滑,全身不自觉的颤抖着。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防护服的医生从急救室走出来,面色焦急道:“病人家属呢!?病人现在急需输血!”

  “但他的血型特殊,现在库存不足了!”

  程琬的眼睛猛地睁大,捂着肚子扶墙站了起来。

  “医生!我是小言的家属!我......”

  不等她说完,另一间急救室的医生也推门出来。

  “邵公子!您送来的那位病人急需输血,但她是RH-阴性血,库存不够了!您看怎么办?”

  程琬的心咯噔一下,瞬间慌了。

  小言的血型,也是阴性血!

  她倏然转头,一把抓住邵博远的衣服,哀求道:“博远!我求你救救小言!先给小言输血好不好!?”

  “小言他生病了,他不能等的!我求你让医生先给他好不好!?”

  她知道,以邵博远的身份,只要他一声令下,医生一定会按照他的吩咐来。

  阴性血的确珍贵,却也不是找不到。然而小言的身体,多拖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然而邵博远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对着两个医生道:“当然是给我的依依先用!”

  “至于那个野种,死在医院不是正好?省得还要给他收尸!”

  “邵博远!”

  程琬几欲崩溃,她咬着牙猛地推了男人一把,一颗心像是在被利器不断地搅动,撕裂。

  她不敢相信邵博远竟然能这么冷血,小言是他的亲生骨肉啊,却抵不过陆依佳那个溅女人!

  “小言是你的孩子!不救他你会后悔的!陆依佳根本就是故意的,她想要我跟小言的命!”

  邵博远面色阴沉,看向程琬的眸中满是寒意。

  “程琬!到现在了你还想把责任推到依依身上!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撞你跟那个野种!?倒是你,就因为嫉妒依依怀孕了,嫉妒我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就敢对依依下这样的毒手!”

  “程琬,依依要是出了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说完他怒斥医生一番,转身离开。

  程琬看着男人决绝的背影,突然间血气上涌,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她的博远,以前明明说过,等以后她有了孩子,他们一定会是最幸福的一家人。

  “小姐!你怎么样!?”护士惊呼一声冲到了她的身边。

  程琬看着指缝间殷红的血,突然眸子一亮。

  她的血,也可以给小深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不配 第二章 车祸 第三章 流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