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到底谁是骗子?

  “小雪,华建在群里发红包呢,数额很大,妈妈抢到了188块!”

  “小雪,华建问你怎么不抢红包呢……”

  “小雪,华建说你太忙没时间抢红包,为了犒劳你,专门给你发了个5200的红包,快去抢,别辜负了华建对你的一番心意……”

  “建华真是个体贴的好孩子,当初你就该听我的,和建华结婚。现在好了,嫁给了个废物,成了全边海的笑柄!”

  金木花园,丈母娘王桂兰坐在沙发上,捧着手机兴高采烈的叫着。

  一旁,正在刷锅洗碗的赵明诚用力的攥紧了抹布,脸上出现一抹愤怒的神情,可随后心里又隐隐透着几分无力感。

  他说是王桂兰的女婿,但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却连“小明”都比不上。

  哦,小明是王桂兰养的狗,在他和江施雪结婚后,王桂兰直接将狗的名字改成了“小明”,以嘲讽他在这个家的地位——连狗都不如。

  而这屈辱的根源,则从三年前说起。

  三年前,赵明诚因缘际会救了江施雪的爷爷江海峰,老爷子见他心地善良,为人又老实,就招他当上门女婿。这也让赵明诚“废物赘婿”的名声,响彻边海市。

  江家人更是炸了锅,若不是畏惧老爷子,早就有人忍不住轰赵明诚滚蛋了。

  然而好景不长,短短三个月不到,老爷子旧疾复发去世。丧事期间,江家长子江成武为了挽回颜面,就趁机是把江施雪所在的整个三房逐出了家族。

  丈母娘王桂兰是个嫌贫爱富的人,原本就不满意赵明诚这个女婿,这下她更是变本加厉,处处针对赵明诚,想方设法的找借口发火。

  “你个废物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干活?难不成想吃干饭嘛!”

  见他一脸不忿,王桂兰更加火大,怒吼着。

  他急忙低头,继续洗碗。

  可王桂兰的嘲讽还在继续:“你看看你,再看看建华,跟你一样大的年龄,就已经独立负责一个公司了,你呢?呸!”

  “你再去群里看看人家这胸襟,这气度,这说话的水平和做事的格局……”

  王桂兰不停的数落着,赵明诚擦擦手,拿起手机一看,就看见周建华在群里说:“小雪的老公呢?怎么也不出来抢红包?哦,难道是在刷锅洗碗吗?算了,看在小雪的份上,给你发个一块钱的红包犒劳犒劳吧……”

  一块钱的红包?!

  愤怒在赵明诚的脸上酝酿,这哪是发红包,这是在赤裸裸的打脸!

  王桂兰还在群里说:“建华真是个好孩子,不过你给那废物发什么红包,不是肉包子打狗吗?”

  周建华回:“阿姨,话也不能这么说,仗着小雪的份上,这一块也得给……”

  这是在嘲讽赵明诚狗仗人势。

  群里还有人捧哏:“打狗也得看主人嘛,建华这格局!大气!”

  “@赵明诚,能学到建华的万分之一,这辈子就够你用了!”

  “@赵明诚,怎么这么不懂事呢,建华特意给你发了个红包,还不出来说声谢谢?”

  “@赵明诚,是啊,你要是叫建华一声爸爸,兴许建华心情一好,直接给你发个一万块的改口费呢?哈哈哈!”

  “……”

  下面的回复越来越不堪入目,赵明诚紧紧的攥住了拳头,他很想问一句,那如果我给你发十万块的红包,你是不是要叫我十声爸爸?!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

  这句话他实在没有底气问出口。

  “插播一条紧急消息,麦瑞肯著名千亿华裔富豪赵成功先生,于今日晚9:21,病逝于华盛顿。而根据赵成功的遗嘱委员会主席宣布,赵成功旗下的股票、不动产、集团及基金,约合700亿美元的遗产,将由边海市的一名25岁神秘男子全部继承。在本台接到消息前,赵成功的遗嘱委员会已经出发至边海市,而这位堪称史上第一幸运儿的面纱,也将在近日揭开……”

  这时,电视机里忽然播放了一条新闻,就算是隔着屏幕,赵明诚都能感受到这名主播内心的激动。

  700亿美元,4690亿人民币,而华夏首富的身价也才4000亿!

  也就是说,新的华夏首富,已经诞生!

  而关键的是,那个神秘的幸运儿与赵明诚同岁。

  要是我,那该有多好?

  赵明诚心中痴迷的想着,可这会儿丈母娘的一瓢冷水将他浇醒:“赵明诚你个废物,你看看人家,25岁就继承了700亿美元的遗产!你呢!浑身上下有七百块吗?!”

  “废物!无能!窝囊废!”

  王桂兰越想越愤怒,同样的年龄,为什么别人可以那么优秀,而你却只是个无能的上门女婿?!

  “妈,你闹够了没?”

  这时,江施雪娉娉婷婷走来,一身的家居服,却显得格外优雅,她皱着眉说:“明城也没做错什么,您何苦揪着他不放呢?”

  江施雪这话让他心中一暖。

  王桂兰虽然理亏,但生性泼辣的她可不管这个,继续咒骂:“是我揪着他不放吗?你怎么不说是他太废物!小雪啊,不是妈说你,就凭你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听妈的话,早点跟这废物离了吧!”

  江施雪微微皱眉:“妈,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不会离婚的。”

  王桂兰冷哼一声没有说话,眼珠里却明显有别样念头。

  江施雪无奈的叹了口气,回头对赵明诚问:“没事吧?”

  赵明诚摇摇头,笑了下:“我没事的。”

  他心里有些感动,江施雪虽然性子恬淡,但对他还算照顾,王桂兰每次找借口发火,她都会主动解围,平时生活中对他也比较关心,虽然不太乐意跟他亲密接触,但至少心里是有他的。

  “我妈乱发脾气,你没必要每次都忍着,知道吗?”

  江施雪就像是个温柔的大姐姐。

  赵明诚饶头道:“没事,我都习惯了。”

  江施雪恨铁不成钢:“你能不能有点出息......算了,家里没洗发水了,你去买吧。”

  赵明诚连忙点头:“好,我这就去。”

  他说着,便开门走了。

  王桂兰在后面骂:“你搭理这废物干什么,我看着他都嫌烦!”

  江施雪的声音响起:“妈,他怎么说也是我男人,我不管他谁管他?”

  赵明诚的背影颤了下,很快消失在楼道中。

  ......

  刚出家门,赵明诚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居然是个越洋电话?

  这年头骗子真舍得下本,还打国际长途。

  他想都没想就把电话掐了。

  谁曾想刚掐断没一会,对方又打了过来。

  还没完没了了?

  再挂!

  再打。

  再挂……

  可对方却孜孜不倦,一连打了数十个,赵明诚实在受不了了,直接接了电话,骂道:“我不管你是谁,我只给你一句话的时间!”

  对面沉默一下,半晌才说:“我叫赵文静,是赵成功的私人助理。”

  “是电视上那个赵成功?”

  赵明诚也愣了一下,才问。

  对面说:“是的,我给您打电话是想通知您,您是赵成功先生唯一的继承人……”

  “我也有件事想通知你!”赵明诚打断她:“我叫赵明诚,是秦始皇麾下大将,现在始皇帝需要一个亿购买蜡烛,来启动秦皇陵,待吾皇成功召唤沉埋地下数千年的兵马俑,重新夺得天下,将赐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我的卡号是6228……”

  对面沉默数秒,才说:“我不是骗子,但你说的一个亿,马上到账!”

  嘟嘟!

  说完,对面就挂了电话。

  “卧槽,现在的骗子脾气这么大了吗?一言不合就挂电话?看来这骗子的服务意识也要跟上啊。”

  挂上电话,赵明诚默默的吐槽着,心里不禁发笑,现在的骗子嗅觉倒是挺灵敏,赵成功的死讯才公布没多久,就开始布置骗局了,还精准的找到了自己。

  要是我稍微笨点,还真被你套路了。

  他苦笑着摇头,可心里又不禁期待着,要是真的,那该有多好?

  叮咚!

  就在这时,一条短信忽然传来,赵明诚人都傻了。

  “卧槽!卧槽!卧槽!到底你是骗子还是我骗子?!”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到底谁是骗子? 第二章 注意,我说的是滚 第三章 翻滚吧,牛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