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云泥之别

  乔莞没想过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相遇。

  记忆的最后,他站在大雨里,扒着她的车窗,声声哀求她不要离开。

  而她却面无表情的坐在车上,把他花了两个月工资买的手链摘下来扔出车窗,冷冷的给了他一个“滚”字。甚至不顾他被车撞到的危险,面无表情的踩紧油门加速离开。

  而现在,她衣不蔽体,头发凌乱光着脚站在地上,承受着周围鄙夷又下流的目光,他却一身笔挺考究的西装,双手插在口袋里,整个人清冷而又倨傲。

  顾维廷同样低头望着她,视线落在她不能蔽体的浴巾上,深邃的黑眸中满是深意,薄唇微抿,情绪难辨。

  乔莞怔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急忙从他怀里脱离出来,垂着眼道:“对……对不起。”

  她疏离的样子让顾维廷眸色一深,正要开口,走廊上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薛磊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站在他们一米开外的地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看到薛磊,乔莞的眼里明显闪过一丝紧张。

  一个怒气冲冲,一个衣衫不整,发生了什么事,在场的人基本上已经能猜出个大概了。

  薛磊捂着冒血的伤口,怒喝道:“老子长这么大还没被女人打过,你胆子可不小!不过是老子花了十万买来的床上用品,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清纯女神?今天不跟我回去,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乔莞的身体有一瞬的僵硬,不由得又想起了靳禹城和林然的对话。

  还真是一家人啊,她的好丈夫就是这么对她的。

  平时和薛磊厮混的几个小混混也闻讯赶了过来,见他像个血葫芦似的站在那里,急忙问:“三少,这是怎么了?怎么伤成这样?”

  薛磊向地上啐了一口,暴躁的喊起来,“别提了!羊肉没吃着,还惹了一身骚!你们把这个贱货带回我的房里,老子今天得好好调教一下这个带刺的!看她还敢嘴硬。”

  乔莞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向后退着喊道:“你们别过来!我要报警了……”

  她看着那些步步紧逼的男人,又看了看身旁的顾维廷,想向他求救,又怕遭到拒绝。

  毕竟她过去那样对他,实在是没有什么脸面再去求他。

  眼见那些人的手就要伸过来了,乔莞心一横,拉住男人的衣袖,仰头望着他,小声道:“救……救救我……求你……”

  就算他再恨她,但两人毕竟也有过四年多的感情,哪怕是个陌生人他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顾维廷也低头看着她,她的眼中满是祈求,目光哀切的望着他,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袖不放,甚至连手背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良久,顾维廷慢慢抬起手握住她的手腕。

  男人的掌心的温度通过她的手腕传至全身,方才还觉得周身寒冷的乔莞,这一刻终于慢慢镇静下来,心也放下了不少。

  她就知道,他那样温柔的男人,一定不会对她见死不救的。

  薛磊见状也蹙起了眉,拔高声音喊道:“喂,你和这个女人认识吗?”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被丈夫卖给别人 第2章 云泥之别 第3章 她是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