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将门犬子

  天儿刚蒙蒙亮,这条老街已经热闹起来。

  遛早儿的,遛狗的,晨练的,赶场的,追班车的,卸门板的,您等会儿,怎么还有卸门板的?这么嘛,说来话长,间断截说吧,就是准备开门营业的。

  别人大清早儿的都在忙这忙那,唯独单胖子还沉浸在乌有国的无忧梦里。单胖子恍惚间瞧见了发小儿老胡正拿着半截儿卤大肠儿在自己的脸上搓来搓去,冲鼻子的卤大肠味儿熏得单胖子直泛恶心。按说梦里都这么恶心了,他也该恶心醒了吧……内位说了,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单胖子自打从村儿里铩羽而归后就一直这样儿,吃了睡,睡醒了吃,除了两条腿儿走道儿外,瞧他那体型儿,已经颇有二师兄的范儿了。

  单胖子恍惚间又瞧见了一大片金碧辉煌的建筑物,好家伙,飞檐斗拱,红墙碧瓦的,跟皇宫似的,身边一大帮老爷们簇拥着自己走在当间儿,走到近前,忽然有一人噗通给自己跪了,还三叩九拜,嘴里喊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单胖子不觉笑出了声儿。

  不做梦的时候,单胖子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左手抱着橘猫朵朵,右手擎着小茶壶,坐在摇椅上晃来晃去,眯缝着小眼睛,哼着小曲儿,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小闺女单楠扒着摇椅的把手儿,仰着小脸儿跟朵朵对视。胡晓楠坐在一旁专心致志的给老公打毛衣,多么温馨的一家子!单胖子挪了挪肥厚的大屁股,吧唧吧唧嘴儿,嘟囔了一句什么,居然也能睡着了!单胖子这一觉睡得很深,睡梦中,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个如火如荼的光辉岁月……

  这条老街位于老皇城的西南角儿上,原先街边有一大片错落无致的散乱民居,相传,那是前清时期一群守园子的兵丁的后代。刚从春秋大梦中乐醒的单胖子的祖宅就坐落在这一大片乱糟糟的老房子中间。

  单胖子的太爷爷、爷爷都是扛大活的。父亲一辈子在民政局当个小科长,守着那一亩三分薄地吃皇粮。直到改革开放后的某一天,一群黑头发蓝眼睛说着半生不熟中国话的假洋鬼子走进单家大院,单胖子的生活从此翻天覆地。

  假洋鬼子们据说是单家流失在西洋的后代,他们当中有个眉清目秀的小丫头像供宝贝那样从背包里整出一样东西来,是个古老的快散架的像框,那发黄的相片上,居然是一位满清装束的姑娘和一位英俊潇洒的德国军官的合影!老单戴上老花镜仔细辨认着照片上的小字儿,傻了。

  照片上的姑娘长的太像太姑奶奶了!

  别介,不该那么说,应该说太姑奶奶太像那相片上的姑娘,原来,这位清朝姑娘居然就是太姑奶奶。咳!甭管怎么说吧,这海外关系算是有了真凭实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将门犬子 第二章、西北职业驻京办 第三章、胡家小妹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