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69首页 游戏库 应用

医女天下:冷面王爷欠调教

获取奇热小说阅读器

首页> 其它资讯

(完整版):《医女天下:冷面王爷欠调教》-(全文免费阅读)

2018-10-31    来源:9669手游网

(完整版):《医女天下:冷面王爷欠**》-(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版):《医女天下:冷面王爷欠**》-(全文免费阅读),《医女天下:冷面王爷欠**》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百里绯月长孙无极,主要讲述了:凌婧看着眼前这个青梅竹**恋人,似笑非笑脸扭了一个几度古怪扭曲的角度。轻声念出他名字。

  医女天下:冷面王爷欠**小说试读:

  “**!瞧你生的好女儿!”

  将军府,当家主母李氏恨得亲自动手,一巴掌狠狠甩在跪在地上的美妇人脸上。

  美妇人嘴角破血,脸瞬间肿了起来。

  见她死人一样不吭声,李氏厉声道,“来人!给我打!”

  两个粗壮的仆妇上前擒住根本没挣扎的美妇人,把她脑袋狠狠摁磕在地上。发出触目惊心的响。

  就在藤棘快要甩到美妇人身上的瞬间。

  “住手!”

  声音响起的同时,藤棘被人握住。

  仆妇也被一脚踹开。

  那是个挺着大肚子的,红衣如火的少女,很快,握住藤棘的手啪嗒啪嗒血滴下来。

  一直无动于衷的美妇人霎时变了脸色。

  心疼的去护她的手,“婧儿!”

  “娘,我没事。被小刺破了点皮而已。”眸光缓缓在屋内扫了一圈,最后落在李氏身上,“女儿今日倒要看看,谁敢在我面前动您。”

  轻描淡写一句,仆妇们都缩了一下。

  这位三小姐,平时虽和气。却是这府里身手仅次于将军大人的。仆妇有些忌惮,不敢上前。

  李氏到稳得住,“凌婧,你虽是个庶出,好歹也是老爷的亲骨肉。你做的丑事我已让人书信送往边疆。在老爷没回复前,我不会把你怎样。可,”冷笑了一声,“我身为这凌府的当家主母,要处理一个*妾还是有资格的,就算老爷,也断然不会过问。”

  又看向美妇人,“甄觅,你也怨不得我。我不是没给过你们母女机会。七个月前你女儿肚子里发现了野种,我也把这事按下来了。整整七个月,你们有足够的时间把这野种处理掉!偏生自我作践,眼看肚子这一天天大起来。你们不要脸,我们还要!”

  凌婧淡淡道,“请你嘴巴放干净点,他不是野种,他的爹叫上官洵!”

  “就是,三姐姐肚子里野种的爹叫上官洵。”

  门口一个天真娇俏的少女走了进来。走到凌婧面前,“你相信么?我的白痴三姐姐?你还真以为七个多月前那个晚上,睡了你的人是洵哥哥?”

  她眼中闪过嘲弄,“当初在客栈你中了药,昏迷不醒。我这个做妹妹的体谅你,自然找了几个壮汉送给你享受。谁能猜到你那么*,有壮汉不要,不晓得迷迷糊糊摸到哪个野男人房里去了。”

  哼笑了声,“洵哥哥是念着你们的旧情,怕你伤心,才说那夜的人是他!才说他要娶你!洵哥哥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来找你了吧?你想知道原因吗?”

  她凑近凌婧,“因为他和我在一起。我的好姐姐,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当初你在客栈中了药,的确是江湖中人下的手没错。可那些江湖人,是妹妹我找来孝敬你……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掐住了脖子。

  眼看凌嫣然直翻白眼,四周都慌了。

  突然。

  “阿婧!住手!”

  劲风疾掠,冰冷寒锋。

  五尺长剑,已指着她喉咙。

  凌婧看着眼前这个青梅竹**恋人,似笑非笑脸扭了一个几度古怪扭曲的角度。轻声念出他名字。

  “上官洵,你拿剑指着我?”

  白衣翩跹,公子如玉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痛色。

  缓缓移开剑。

  “阿婧,是我对不起你。你不要迁怒嫣然。”

  就像听到天大的笑话,凌婧简直有些不认识他了。

  “你可知道,七个多月前那一晚上我中药,是她害的?”

  上官洵有些困难的点头,“当晚嫣然就给我说了。她很后悔,在我面前哭得很伤心,还要自戕,是我拦了下来。阿婧,嫣然还小。她觉得自己一个嫡出,凌将军却处处喜欢你这个庶出的姐姐。她一时嫉妒,才做出那种不懂事的事。”

  “阿婧,”他很认真的看着她,“我这三个月没来找你,*不是因为介意你肚子里的孩子并非我亲生骨肉。也绝非对你无情。而是,我……我发现自己渐渐喜欢上了嫣然。正因我们自小的情谊,我才不能在明确喜欢嫣然的情况下去娶你。这对你和嫣然来说,都不公平。”

  他又叹了口气,“阿婧,嫣然和你不一样。你任何时候都能照顾好自己,不会吃亏。她却只是个柔弱天真的小姑娘,没有什么心眼,也不够聪明。*做的错事,大胆的事,就是当初对你下药。我也是看着她长大的,原本当妹妹护着。也不知什么时候,发现想要护她一辈子。阿婧,你知道么。你有我没我都能活,嫣然不行。你放心,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会向凌将军和夫人求情。求他们让你生下来。你以后要嫁人不嫁人,我都会照顾你们的。你,也是我妹妹……”

  他笑,如春沐春风,仿若江南泼墨画中走出的。

  带着近乎柔情的诗意,“乖,把嫣然放下来。我们不闹了好不好?你是有身子的人,我先带你下去把手上药,包扎一下。你看看你,总是不记得自己是姑娘家。好在这次是手扎了,要是脸破相了,有你哭鼻子的。”像对待一个难得顽皮的孩子那样,满目宠溺包容,“来,我们下去包扎手,别动了胎气。乖啊,不闹了。”

  说着伸手,习惯性的要去揉揉凌婧的脑袋。

  不料。

  “呸!”她笑得沥血的唾了他一口,“上官洵,你怎么就这么让我恶心了呢?你是眼瞎心盲到什么程度?我闹?哈哈哈哈,我闹?!!”

  呵呵……

  呵呵!

  真是好一个为她着想啊。

  凌婧目光死死盯着他,似要看透他的骨他的血,刺穿他的心!

  她六岁和他相识。

  到如今,整整十年!

  那些一起长大的日子。

  后来那些悸动的日子。

  那些花前月下的誓言,都是狗屁么?

  现在他那是什么眼神,忧伤?痛楚?

  是她瞎了眼,猪油蒙了心!

  突然,肚子一波剧痛袭来,痛得凌婧脸一白,连在抓住凌嫣然的力气都没有。

  动了胎气?!

  她身体素质一向很好,胎也很稳。

  现下却来势汹汹,几乎站不稳。没道理她这样小心还……陡然,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心底一股寒意爬上来。

  不。

  她拼命深呼吸,尽量想稳住那源源不断往下涌的热流。

  宝宝在她肚子里七个月,是她的孩子!

  宝宝,娘会保护你,娘会带你走,娘要带你走!

  你在坚持一下!

  凌嫣然一得了自由,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扑到上官洵怀里,“洵哥哥……三姐姐她想掐死我……我刚刚好怕。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不怕。阿婧不会那么做。以后,我也会保护你的。”男人柔声抚慰。

  整个屋子,只有甄觅*时间注意到自家女儿痛得滚在了地上。

  “婧儿!!婧儿,你挺住,娘这就背你去找大夫!”

  “想走,怕是没那么容易!”李氏冷笑出声。

  被几个粗壮的仆妇围住,眼见凌婧进的气多,出的气少了。

  甄觅红了眼眶,疯子一样试图抱拖着她往外撞。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欺侮我们母女,如此欺侮我的婧儿!!”她字字血泪,“李琼!!你恨我,要打要杀冲我来!!婧儿姓凌,她身上流着凌晟的血!!”

  “那谁知道呢。你可是老爷在窑子里带出来的。谁知道你和凌婧是不是一样,都喜欢怀野男人的孽种。”

  “伯母!”上官洵听不过去。

  要过来看凌婧的情况,被凌嫣然怯怯的拉住了。

  “洵哥哥,我怕……你不要离开我……”

  “上官公子啊,虽然你是丞相爷的独子,尊贵无比。可在尊贵,也没有刚刚说了喜欢嫣然,又立刻掉转头去帮前情人,伤嫣然心的道理吧?”

  上官洵有些沉痛的开口,“伯母,您何必这样赶尽杀绝!”

  没等李氏回答。

  “上官公子,丞相府来人请您立刻回府,说是丞相大人突犯旧疾,情况很不好!”

  “夫人,边疆老爷的来信!”

  两个通报的嬷嬷跑进来,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上官洵不走,李氏已经看完了信。半晌,叹了口气。

  “罢了,既然老爷说让凌婧把孩子生下来。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请大夫!”

  很快大夫来了,上官洵一个外男也不方便。有大夫也放了心,才立刻告辞赶回去。

  上官洵一走,大夫刚好出来。

  “夫人,贵府小姐的状况十分凶险,有早产迹象。不过,要是拼力一救,或许能保母子平安。”

  “小姐?大夫你搞错了。这不过是个不知廉耻的*婢,勾搭上府中的奴才有了孽种。我们府里怎么会有小姐会做出这种事?大夫你这是恶意污蔑,编排我们将军府的名声么!”

  大夫一愣,明白了什么,冷汗潺潺。

  权贵谁敢惹。

  “是小的眼拙,看错了。小的医术不精,这就告辞了。”

  “来人,取诊金,送大夫。”李氏又叹了口气,“唉,虽然是个下人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可也是两条人命呢。我只好找大夫您来瞧瞧能不能救了。可惜这*婢母子命该绝,****。”

  大夫走了,李氏冷笑一声走进房屋。

  甄觅已经被几个仆妇制住了。凌婧下身大量出血,昏迷不醒。

  “夫人,怎么处理?”仆妇问。

  李氏很满意现在自己看到的。

  “甄觅啊甄觅,你在漂亮又如何?在得老爷欢心又如何?还不是落在我手里?”

  被堵住嘴巴的甄觅呜咽着,看着床上的凌婧眼泪直流。

  “哭?你不是一向端着清高么,多高不可攀的白莲花啊。我今天就让你眼睁睁看着,你女儿在你面前被活活折磨死!泼醒小**!”

  一盆冰水下去,床上的凌婧轻哼了声,眉头拧了起来。

  肚子还在一波一波的剧痛,她能感觉到下/体不断涌出什么,仿佛有什么从她身体里要彻底流走,而她整个人被绑在床上。

  她无力动弹的身体绝望的颤抖着。

  孩子……

  李氏毫不把她们放在眼里了。

  “给我打,七个月的孩子打下来,怕是能哭了呢。不过,应该是没机会哭出来了。甄觅,为了解决你女儿肚子里的野种,我可是花了大力气才辗转弄到一支无色无味的落胎香。那香来自神秘的南境,听说就算足月的孩子都能催成血水化出来呢……哈哈哈,不错。你终于明白了么。今日我打你,不过是一个幌子。我早在大厅点了落胎香。你那女儿在狡诈多疑,在聪明小心,在看到你这个亲娘被打后,哪里还能察觉到到屋子里点了无色无味的落胎香?”

  “呜呜呜呜……”甄觅拼命扭动着身体。

  “你这意思是说老爷么?哈,甄觅,你不会也像你那不知廉耻的女儿一样天真吧?这把年纪还不知道男人是什么样的货色?老爷的信上可就说了,让我把你们处理掉呢。我不过骗走上官洵,你还当了真不成?不信?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信就在这里,你看看,这上面黑纸白纸!哟,这就受不了了。”

  “呜呜呜呜……”看清那些字,甄觅撕心裂肺。

  与此同时,一鞭子又一鞭子甩在凌婧肚子上。

  凌婧心底寒凉又惨然一笑。

  她怕甄觅难过,硬生生没叫出来。

  她当然也听到了李氏说的话。

  哈哈哈哈!

  爹……爹!这就是她敬爱了十六年的爹么!

  这凌府,她以为是自己的家,平时李氏的小动作她不计较,这就是不计较的后果么!

  若是陌生人,怎能让她放下防备,落到这境地!

  家人……

  呵呵,家人!

  失去最后一丝意识前。

  ……

  愿我凌婧身化恶鬼!

  ……

  “死了?”李氏顿觉无趣,孩子都没打下来呢。

  “是的,夫人。”

  李氏嫌弃腌臜一样摆摆手,“扔到城外乱葬岗去。真是晦气。我还得封口善后,旁人若知道我们凌府出了这么个小蹄子,只怕嫣然他们名声都要受影响。”

  “娘,她把我们害得这么惨,死了也没道理那么便宜扔掉的。”凌嫣然突然走了进来。

  “那随你处置吧,记得做干净点,扔远点。”

  那边甄觅早已伤痛得晕了过去。

  “至于甄觅这个**,给我拖出来。”

  一行人离开后,只剩下凌嫣然。

  “啪啪~”两下,匕首挑断了凌婧的手筋。“身手好?悟性高?爹喜欢你?”又是拍拍两下,脚筋挑断,“现在呢,哈哈哈哈!”

  凌嫣然疯子一样在她身上乱七竖八划了几刀。

  目光最后落在她脸上。

  手中匕首啪啪啪啪就是数下。

  “让你用这张脸勾引洵哥哥!我让你再去勾引,再去勾引!!”

  这张被她毁得不堪入目的脸,此刻的凌嫣然完全没想到,会成为她一生的噩梦……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完整小说名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本文摘录自奇热小说,下载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安卓用户请点击>>>安卓阅读客户端

IOS用户请点击>>>ios阅读客户端

  • 最热小说
  • 相关应用
奇热小说

奇热小说

下载
掌读小说

掌读小说

下载
猫扑小说

猫扑小说

下载
腐书网

腐书网

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