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仓大结局全本阅读-回到汉朝做将军小说已完结

首页 > 

韩仓大结局全本阅读-回到汉朝做将军小说已完结

韩仓大结局全本阅读-回到汉朝做将军小说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3-25
回到汉朝做将军

回到汉朝做将军

来源:掌文 分类:古代

主角:韩仓 作者:风流韩少

时间:2021-03-25 09:50

古代男频小说《回到汉朝做将军富》的主角是韩仓等,由网络作家风流韩少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韩仓循声看去,只见西边角落里坐着一个柔美的身影,身披白纱,而其余学童都隐隐与其保持了一定距离。只是先前因为把头发挽起所以韩仓并没有注意到“这是秦风无衣,我当然……”韩仓话还在嘴边,见那身影忽地转过头来,便只觉喉咙被扼住,生生又把话咽了回去,先前所有不快也如同风卷残云一去不返。少女年龄不大,十三四左右,但眉间竟带着三分妩媚。而眼睛却又若海底水星,纯净无暇。“这……这简直就是幼年苏妲己啊。”韩仓好歹也长这么大,虽没见过这等天然绝色但也很快恢复过来,只是又忍不住走近了些。

回到汉朝做将军富小说试读:

微风拍打着窗檐,不知是谁的毛笔忽地被吹落在地,发出‘噔’地一声。全场除了韩仓还站在那里一副无辜的样子,其余人皆是各怀心事。

忽然,一道脆生生的女声陡然响起,便像是沉寂已久的山林里飞来了第一只百灵鸟,让人顿觉如饮甘露,心旷神怡。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韩仓,你可听过这首前秦的战歌?”

韩仓循声看去,只见西边角落里坐着一个柔美的身影,身披白纱,而其余学童都隐隐与其保持了一定距离。只是先前因为把头发挽起所以韩仓并没有注意到。

“这是秦风无衣,我当然……”韩仓话还在嘴边,见那身影忽地转过头来,便只觉喉咙被扼住,生生又把话咽了回去,先前所有不快也如同风卷残云一去不返。

少女年龄不大,十三四左右,但眉间竟带着三分妩媚。而眼睛却又若海底水星,纯净无暇。

“这……这简直就是幼年苏妲己啊。”

韩仓好歹也长这么大,虽没见过这等天然绝色但也很快恢复过来,只是又忍不住走近了些。

那少女见到韩仓模样,掩嘴轻笑,晶莹剔透的脸孔顿时让韩仓如同沉浸在所有幻想过的古风世界内,随之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竟是躬身行了一礼。

“想当年读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这样的句子,我感叹何时才有人也能让我体悟一番,没想到今日却是见着了。”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那少女一眼。

学堂内顿时沸腾,少女却是瞪大眼睛、怔在原地,随之白皙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涨红。

此等名句,没有人听不出来韩仓是什么意思。

韩仓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是个小孩,对面的少女已是如同发怒的小老虎一般朝自己扑了过来。

韩仓自然不可能去与她争斗,便想抓住她的手臂让她冷静下来。

谁知这少女居然似天生巨力,韩仓还未及用力便被狠狠的甩了出去,连带着撞倒一大片嗷嗷乱叫的学童。

“我好心与你讨论诗文,你却出言轻薄于我!”少女显然不肯罢休,一扫之前清纯模样便如妖魔附体,不管不顾地又朝韩仓扑了过来。其他学童则俱是畏惧地急忙躲开。

阿碧站在门口踟蹰,显然想要插手,她跟着韩信也学过一些粗浅拳脚。

这边余不归终是忍耐不住,大吼一声:“够了,小渔!韩仓你先回去,明天过来上课。”

“原来她叫小渔。”韩仓摸着后背的淤青,还在好笑这如此好看的少女为何如此暴躁。跟着阿碧走在山路上嘴里不停念叨着。

“嘻嘻,你是看上人家姑娘了吧,十三四岁,也是待嫁的年龄了。”阿碧看见韩仓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轻笑出声,“只是她可是余先生的养女,身世说来也挺可怜的,怕是不太好搞定呢。”

“养女?”韩仓有些惊讶,这余不归本身就浑身透露着古怪,而他居然还有一个这样不同凡俗的养女,这二人的身份着实让他好奇不已。

夜晚,韩仓根据现有掌握的一些篆字和问询阿碧,勉强看明白了兵仙谱上纪录的修体篇的基础部分。有点类似于东汉华佗创立的五禽戏,通过模仿各种动物的动作来达到锻炼自身的目的。

而这基础篇,便是玄龟淬体之法,而只有先将身体练到一定程度才能修习后面的白虎篇、啸狼篇之类。

韩仓没有犹豫,虽说新朝已建,但国内仍然是暗流汹涌。何况他还是韩信的儿子,仇敌遍于四野。

为此,他郑重地把玉帛翻到了第一部分,只见上书‘神龟吐纳术’和‘玄武圣甲’。

前者主要是辅助身体内外交泰,天人平衡。让机体排除弊病,气息更为绵长。后者则是类同与外家的金钟罩铁布衫功夫,练到极处皮肤如同龟甲,刀枪难入。

韩仓以前参加过校长跑队,四肢灵活,不一会就跟着一招一式比划起来。

……

次日,韩仓吃过稀饭便早早去了私塾。他的目的也很简单,通过听余不归讲文章时,自己再把篆字的读音和意思一一对应一下即可,而常用字不过几百,这一天下来韩仓就已掌握了七七八八。

待到傍晚日头偏西下学时,其他学童三三两两而去差不多走了个干净。韩仓回忆了一下今日所学后也打算起身离开,才发现西侧的那个角落里,那个白色的身影仍自在伏案读书。

韩仓想了想,朝那边走了过去,背后却忽然传来余不归的声音。

“韩仓,你过来,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说。”

韩仓无奈,只好停下脚步,调转身子。

不出所料,余不归再次提出了让韩仓离开私塾的请求,而韩仓也再一次在他的眼眸深处看到那缕如仇敌见面的火焰。

“对了,我再警告你一声,小渔不是你能碰的,你离她远一点。”

余不归冷着张脸,郑重其事地紧盯着韩仓,仿佛只要他说不答应便要一口把他吞下去。

“昨日碧娘才刚刚进私塾,先生便急急要她离开,这是为什么?”韩仓突然问道。

“阿碧姑娘是女眷,自是不能随意进入私塾。”

“可小渔也是个姑娘吧,为何她却能跟着你学习。莫非这就是你的作风,言行不一?”

韩仓嗤笑一声,便转身离开。留下目光复杂的余不归脸色阴沉的站在原地。

夜晚,皎洁的月盘再一次高高的挂在了半空之上,周围繁星点点,耳边萦绕的皆是萤火虫扑棱双翅的嗡嗡声。

阿碧和韩仓此时就坐在院子的台阶上,韩仓看着天空呆呆发愣,阿碧则是饶有兴致地看着韩仓。

“难道我真对余不归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韩仓想到余不归愤愤的样子并不像作伪,心中就疑惑不解。

“哎呀,还在想小渔啊,你要不去河边找找吧,我去那洗衣服的时候常能碰到她。”阿碧拍了拍韩仓的脑袋,笑了笑。

“碧娘你……”韩仓无奈地垂下了头。

“对了,小渔是余不归的养女,正好找她问一问。”想到这,他快速逃离了阿碧的视线。

月光下,漆黑的河水上像是蒙上了一层银纱,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影正伫立在岸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眺望远方,不时还弯下腰来拾起一两颗小石子,挥臂扔向河心,发出几道‘扑通’‘扑通’的落水声,溅起一圈圈涟漪。

忽然,背后伸出一只手来在她的右肩上轻轻点了两下,她吃惊回头来看,却只见到一个颈脖之上空空荡荡的人,两只手臂还一摇一晃地朝她拍来。

“啊!”小渔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尖叫,犹如受了惊的兔子一下蹿得老高,跳下石块时还一个踉跄在地上打了个滚,随即不要命地朝远处跑去。

那无头人脚下也不慢,紧紧跟在小渔的背后。

奔跑中,小渔盘起的长发散落了下来,在月光的照耀下便如跳动的音符,越是闪亮,那无头人则跟得越紧。

小渔跑了一阵回头一看那无头怪物反而离得更近,顿觉手脚酸软。惊惧之下,来不及多想就又朝水边跑去,义无反顾地迎头扎了下去。

“嘿,别跳,我不追了,是我呀!”

韩仓丢掉了用绳子绑在后腰上撑起上衣的两根木棍,衣服下滑,脑袋便从领口里露了出来。他只见跳进水里的小渔拼命地摇动着双手,两只脚也胡乱蹬着,几个呼吸间便喝了几大口水。

“你别乱动了,我来救你。”

韩仓大喊一声,也跳了下去。那边小渔正被水灌得迷迷糊糊,却感觉到那无头怪物也跟了下来,心中不由大急,使出了十足的力气挥拳乱砸。

韩仓接连被她打中了几下,牙齿都差点被敲掉,本还想先游远些等小渔力气殆尽之时再过来却突然发觉腰间竟被一条丝带缠上,随之传来一股大力将自己拉向水底。

“死怪物,让你追我,我死了你也别想再祸害别人!”

丝带的另一头正是在小渔身上,此时她的身体正往水底坠去,而韩仓趁着被拉下去的空当急忙深吸了一大口气。

没多久,小渔便渐渐脱力,眼皮缓缓下垂。韩仓游到她背后迅速拖住了她,随即使劲往水面上推,眼看快要到时,小渔的双眼竟又忽地睁开,抽出一把幽光闪闪的匕首朝他胸膛扎来。

“哧啦!”匕首划破了韩仓的外衣落在他的肚皮上却如同割在了草革上,只留一下一道白白的印子。

韩仓暗叫一声好险,小渔却是抽空了最后一份气力,嘴唇开始发紫,像滩软泥往水下坠去。韩仓来不及多想,纵身过去便把肺腔内所剩不多的空气压进了小渔的嘴里。

岸边,小渔两眼呆滞的靠在一块大石头上,眸中竟隐隐有泪光闪现。

“你毁本小姐清白,本小姐要杀了你。”好半天,小渔嘴里终于蹦出了这几个字来。

“小孩子哪有什么清白啊。”韩仓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忽然恍然大悟,“哦,碧娘好像说过十三四岁就是嫁人的年龄了。”

小渔脸颊一阵羞红,哼了一声抬头望天不再理睬韩仓。

“咦,你不开心吗,不开心我可以扮鬼逗你玩啊。”

小渔脸上陡然变色,想要强做镇定却又禁不住心下害怕,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给你一个机会,向本小姐赔罪!”

韩仓嘻嘻一笑,装作没听到。

推荐阅读

一身诗意尽付你哪里看-霍枭辰林音书全章节目录

一身诗意尽付你完整阅读-霍枭辰林音书小说全文

叶珍珍齐宥无删减版-王爷独宠俏丫头最新章

王爷独宠俏丫头全文-叶珍珍齐宥完整版阅读

武侠之盖世帮主的小说叫什么-凌霄木婉清无弹窗

王莽王父在线阅读-吞噬大野猪完整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