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跑,王妃又凶残了完整版 安满月非翊最新章节

首页 > 

快跑,王妃又凶残了完整版 安满月非翊最新章节

快跑,王妃又凶残了完整版 安满月非翊最新章节

《快跑,王妃又凶残了》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月非翊和月非修并没有在御书房呆多久便离开了,二人方才“兄友弟恭”的模样让皇上很是欣慰,只是,一踏出御书房的门二人之间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本王送你的礼物,可还满意?”月非翊意有所指的问。

快跑,王妃又凶残了小说试读:

安满没敢接话,生怕被言末察觉出什么来,只得装作不经意地继续往前走。

“王妃娘娘,那个**还跪在门口呢!”

徐婷晚依靠在美人榻上,身上那华贵的王妃服显得她整个人格外地端庄大气,就连听到自己贴身丫鬟青柠的话也没有一点变化。

当然,这是在忽略她用力到发白的指尖的前提下。

身为桓王妃,徐婷晚在桓王妃几乎是一人之下的存在。纵然她早已察觉月非翊包养外室,却一直保持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男人嘛,三妻四妾是常有的事情,更何况这个男人手握重权。

可是,月非翊前脚刚被叫到宫里去,这个疯女人就敢跑过来,还嚷嚷着怀了桓王爷的孩子,简直就是当众在徐婷晚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让她且闹着。”徐婷晚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句话,今日王爷不在府上,怎么处置这女人还不是她说了算。

“王妃就是太大度了,一个低*的青楼女子也妄想进桓王府?真是自不量力,我们就该……”

“青柠!”徐婷晚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些,这青柠是从小陪同自己一起长大的,嘴上也没个把门的,殊不知,这桓王府里多的是隔墙耳。

“以后这种话不要说了。”

“奴婢知错了。”青柠跪在地上,眼里却带着浓浓的阴郁。

桓王府里的下人都不认识余子娆,原本是打算直接打发走的,但是一听说那女人肚子里怀了桓王爷的孩子,便没有人敢上前,只能让她离桓王府远一点。

尤其今日还是中秋宴会,出入桓王府哪个不是达官贵人,冲撞了哪个他们这些侍卫都吃不了兜着走。

安满和言末没有靠近,只是在附近找了个茶楼坐着,默默地注视在桓王府门口。

月非翊已经在御书房门口站了近半个时辰了,可是皇上却没有一点让他进去的意思,心里虽有所察觉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皇兄来的好早,恐怕是等了些时辰吧。”

月非修不急不缓地走了过来,脸上还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眼眸里带着少许挑衅意味。

“所以呢?”月非翊的声音让人听不出感情。

月非修撇了撇嘴没有多说什么,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

“二位皇子殿下,皇上叫二位进去。”

“那就多谢张公公了。“

看着月非修和张公公的背影,月非翊缓步的跟上,眼眸里的阴郁又多了几分。

从小在皇室长大,他很清楚这世上没有多少是偶然的,很多偶然的事情背后都有一些必然的因素。

茶楼里,安满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比自己还要放松的言末,实在忍不住打破了这份沉默,“你是王爷的近身侍卫,若她肚子里真有王爷的骨肉,你这见死不救的罪名恐怕也逃脱不了。”

“你不也一样?”言末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身的戾气让他在这静谧的茶楼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引来周围人的频频注视。

“看,有动静了。”

其实不等言末出声,安满已经注意到原本拦着余子娆的下人们都散开了。

终于忍不住了吗?

闹腾了近一个时辰余子娆早已没了力气,一屁股瘫坐在一旁的墙边,一只手还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肚子。

“大胆!区区青楼女子还敢妄言自己怀了王爷的子嗣,真是笑话,你们还不快拿下!”青柠一副狐假虎威的样子。

几个侍卫踌躇不决地看着一旁的徐婷晚,这可不是件小事,若是桓王妃没有开口,他们私自动了手,被王爷知晓后果可不是他们承受的起的。

“桓王妃,小女子自知出身卑*,可肚子里的确是王爷的亲骨肉啊。”

余子娆捂着肚子爬到了徐婷晚的面前,伸手试图抓住她的裙角,脸上的泪水不仅没让她显得狼狈,反倒有几分我见犹怜的味道。

徐婷晚后退半步,避开了伸过来的手指,眼中快速划过一丝厌恶。

青柠疾走两步,挡在了她身前,抬脚踢向趴在地上的余子娆,“滚开,你这低*的东西,别脏了王妃的衣服。”

“退下,青柠,她若真怀了王爷的子嗣,万不可如此怠慢。”

徐婷晚低声训斥道,“还不快把姑娘扶进府去,好生照顾。”

“桓王妃好大度,竟然相信这个风尘女子。”

“人家这才是有大家风范,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坐上桓王妃的位置。”

“桓王妃别相信她,这个女人只是想攀附王爷罢了。”

周围所有的百姓清一色地站在了徐婷晚的同一阵营,还不忘用一些恶毒的话诅咒着有些疯癫的余子娆。

“你让我进王府?”

余子娆两只眼睛瞪得好大,似乎不能相信自己的听到的话。

青柠轻哼一声,“那是我们家王妃大度,菩萨心肠,还不赶快磕头谢恩?”

两个小厮架起余子娆,一路搀扶着从侧门接进王府。

谁家没有一本难念的经,再加上,今日来的几乎都是正室,纷纷对桓王妃深明大义的举动竖起了大拇指。

安满的眼睛逐渐眯成了一条缝,将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后就欲离开,却被言末拦住了,“有事?”

“王爷走之前说让我保护你。”言末说完这句话不由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哦。”安满并不意外。

月非翊和月非修并没有在御书房呆多久便离开了,二人方才“兄友弟恭”的模样让皇上很是欣慰,只是,一踏出御书房的门二人之间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本王送你的礼物,可还满意?”月非翊意有所指的问。

“皇兄在说什么,小弟怎么没听懂呢?“

月非修一脸无辜地眨巴着自己的桃花眼,“小弟要回去看自己刚娶回府的女人了,就不陪皇兄了。”

看着月非修离开的背影,月非翊的心里已经有了些许的猜测,事出反常必有妖。

桓王府里,表面上看起来方才那件事好像并没有什么影响,可这里的哪个人不是人精,心里都有自己的打算。

“晚儿,你在这里受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