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绎乔予涵小说叫什么 上门女婿是战神最新章节

首页 > 

沉绎乔予涵小说叫什么 上门女婿是战神最新章节

沉绎乔予涵小说叫什么 上门女婿是战神最新章节

《上门女婿是战神》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当初在组织里时,钱航是沉绎的下属,后来他被派出去成为了他在城阳市的眼线。“沉绎,快,快给钱市长道歉。”乔铭这话没让沉绎有什么动作,倒是把钱航吓了一跳。让沉绎给他道歉?他怕不是活腻了。

上门女婿是战神小说试读:

早在乔予涵穿上衣服的时候沉绎就察觉到了不对。

那条礼裙散发着一股药味,就像是用药水洗过。

于是他叫来了秦云安,精通医术的秦云安一下子就认出了这衣服上沾的毒是乌合毒。

乌合毒沾染皮肤不会起反应,但是一旦和酒精作用,皮肤就会发红溃烂,留下疤痕。

他实在没想到,何怡母女已经恶毒到这种程度,看来之前的教训,还是轻了。

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他的人动手,这些人怕不是活腻了!

“予涵,你出来一下。”

赵远辰坐在乔予涵对面,看着乔予涵和沉绎之间的互动已经忍无可忍。

“有什么事在这说就行了。”

乔予涵回绝了赵远辰,往沉绎身边靠了靠。

赵远辰没想到乔予涵会拒绝自己,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乔铭看了一眼乔予涵,神色不明,也不知道在打算些什么。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和亲家定下了,下月初三两个人订婚。”

赵凭华喝着酒,虽然话语中对乔铭有几分礼让,但是神态却十分傲慢。毕竟赵家的财势远在乔家之上。

“我不娶乔珍羽!”

赵远辰终于发声,近乎低吼。

“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实在对不起,犬子疏于管教。”

赵凭华虽然只有这一个儿子,但是在家族利益上,从来不会放任不管。

乔铭和何怡被赵远辰驳了面子,有些尴尬,而乔珍羽在一旁更是气到全身发颤。

气氛一时间十分尴尬,只有沉绎依旧一副放松的样子坐在乔予涵身边。

“乔予涵!你满意了?!”

等到乔铭带着赵家的人离开了包厢,乔珍羽拿起旁边的高脚杯就将里头的红酒泼在了乔予涵的身上。

沉绎眼疾手快为乔予涵挡了一下,但她的礼裙上还是沾染了不少。

沉绎的眸子里燃烧着怒火。

整整十五年,没有人敢挑战他的底线。

一眨眼的功夫,一杯刚倒好的红酒一滴不落的,全部泼到了乔珍羽身上。

沉绎上下打量了一眼,便将被子随手一扔。

乔予涵不想再和乔珍羽起争执,她扯了扯沉绎的袖口,低声说道:“走吧。”

他点了点头,没再理会面容扭曲的乔珍羽,带着乔予涵离开了包厢。

“乔予涵,你过得不错啊。”

包厢门口,赵远辰在那站着,手上还夹了只烟。

“跟这个**男人,感觉怎么样?”

“我看这男人不过是空有外壳罢了,没想到你这么喜欢。”

“我还以为你对我是真心的,没想到也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而已!”

“真是**!”

嘶。

赵远辰话音刚落,沉绎就抓着他拿烟的手扭了回去,烟头直直地躺在了他的西服上。

“你!”

看着自己的西服被烫出一个口子,赵远辰立刻就怒了。

“赵公子手有些抖啊,抽烟都能烫了衣服。”

沉绎眯着眼看着赵远辰,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仿佛生来就是王者。

赵远辰见自己吃了个哑巴亏,乔予涵站在一边,,甚至都没有帮自己说上一句话,怒火中烧。

“乔予涵,你的心被狗吃了,找了个这样的混混,也不嫌丢人!”

赵远辰拿起自己手中还剩下的半截烟头就要砸向乔予涵,只是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沉绎一掌打开。

滚烫的烟头在空中打了个转,落在了正从电梯中出来的一个中年男人的身上。

“钱市长,您没事吧?”

男人身边的下属立刻慌了,连忙拍掉了他身上的烟头。

这一声不小,还在寒暄的乔赵两家长辈都回头看了一眼,见来人是城阳市副市长钱航,立刻快步走过来问好。

“钱市长,许久没见了,您真是越活越年轻啊。”

赵凭华上前和钱航握了手,立刻看到了他身上的那块烟头烫过的印迹。

“这是怎么回事?”

钱航皱着眉头,看向沉绎和赵远辰的方向。只不过沉绎背着身,他看不清对方的长相。

“这话应该问问贵公子吧。”

赵凭华手抖了抖,看了一眼赵远辰,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刚才那一幕他其实也看见了,无论如何赵远辰脱不了干系。

“钱市长,烟头是我扔的,可针对您的,是这位乔家的上门女婿啊。”

“就是他,也敢和赵家抢人!”

“他还用红酒泼我!”

乔珍羽见有了帮头,娇滴滴的哭诉。

“乔家人?”

钱市长看向乔铭。

“市长大人,这不关我们的事啊!”

“是我女婿擅作主张!我刚还教育他来着!”

“沉绎!还不过来和钱市长道歉!”

听见沉绎的名字,钱航眼神一动。

沉绎给一旁有些局促不安的乔予涵,投去了一个安慰的目光,懒洋洋地转过身。

等钱航看清对方的模样时,瞳孔猛地一震。

“沉……”

一句“沉帅”说了一半,被沉绎一个眼刀逼了回去,钱航识趣地噤声。

乔家的上门女婿?

钱航又多看了沉绎一眼,确认那人正是他在组织时的首领沉帅。

当初在组织里时,钱航是沉绎的下属,后来他被派出去成为了他在城阳市的眼线。

“沉绎,快,快给钱市长道歉。”

乔铭这话没让沉绎有什么动作,倒是把钱航吓了一跳。

让沉绎给他道歉?他怕不是活腻了。

“乔老板是不是看错了?我刚刚看见的,明明是赵家的公子扔的烟头。”

沉绎没有自爆身份,钱航当然不会拆穿。

但是他为人一向圆滑,见沉绎眼神一直放在一边的乔予涵身上,也大概知道了沉绎的意思。

“钱市长,冤枉啊!我的烟头可不是针对您的。”

赵远辰一向自视甚高,对钱航也没有毕恭毕敬的态度。

钱航见赵远辰已经中套,立刻瞪着眼道:“赵公子,乔小姐是孙林钟老前辈看中的人选,以后也定然是城阳市的栋梁人物,你这么做,不太好吧?”

别说赵远辰,就连赵凭华都没想到,钱航会略过沉绎针对赵远辰。

赵家是城阳市最大的豪门,平常钱航与他们也是和平共处,今天就因为乔予涵翻脸了?!

“钱市长,小人在这里提醒你一句,沉绎得罪的可是赵乔两家。”

“再说了,如果知道孙老知道乔予涵的德行,应该会对她有所‘改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