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北顾清依小说叫什么 你们的仙帝回来了最新章节

首页 > 

叶北顾清依小说叫什么 你们的仙帝回来了最新章节

叶北顾清依小说叫什么 你们的仙帝回来了最新章节

《你们的仙帝回来了》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罗院长,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有没有办法救我儿,不惜一切代价都可以!”曹昂军两口子和罗建华走到一边,冷声说道。“曹先生,情况我刚才已经说了,贵公子的病情我们也无能为力啊!”虽然刚被曹昂军敲打了,可罗建华也只能一五一十回答。

你们的仙帝回来了小说试读:

走在前面的叶北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惶的惊叫,扭头看了眼发现药房门口围了一圈人。

可他并不是喜欢凑热闹的人,摇了摇头扭头继续走了。

他现在急着回去先把刚买的这株人参消化了,哪里有时间去看热闹。

在江露露惊慌失措的情况下,药房里的工作人员连忙拨通了急救电话,很快就有急救车赶来将曹天一送到了医院。

经过抢救和检查,很快病情报告就出来了。

看到病情报告上“恶性肿瘤”四个字,特别是听到医生简单明了的解释,江露露顿时傻眼了,曹天一这是绝症啊,还是晚期!

她怎么能这么倒霉,本以为傍上叶北那富二代,结果就遇到他家破产。

好不容易又傍上曹天一这位更有强有势的富二代,现在竟然又查出了绝症,难不成真像叶北刚才说的那样,自己有克夫之相?

“这位小姐,如果您不是病人家属,那就赶紧通知他的家属来,病人的情况很严重!”

在得知江露露和曹天一没什么太大关系后,医生立刻不再为她解答了。

江露露咬咬牙找到曹天一的手机,从通话记录中翻出他母亲的电话,有些忐忑地拨通打了过去。

电话那头的女人听到自己儿子出事了,问清楚医院立刻挂断了电话。

很快曹天一的家人还没赶到,医院的院长罗建华立刻带着一群医生护士匆匆赶来,详细的再做了次检查,最后送进了最好的特护病房。

这边刚安排完,曹家的家人也匆匆赶到了。

看到为首的贵妇还有那威严的中年人,江露露顿时感觉到了一阵压力。

在问清楚江露露情况后,曹天一的父亲曹昂军直接将她丢到了一边,眼中吃满了不屑和排斥,甚至还有些不悦。

这些女人都是为了钱,天天缠在自己儿子身边,他早就过警告过曹天一。

“罗院长,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儿子脑袋里怎么会有恶性肿瘤啊!”

那边的曹夫人在问清楚儿子的病情后,情绪顿时失控了。

“曹夫人,为了避免误判,我刚才亲自给曹公子又做了次最细致的检查,情况比预想的还要糟糕。这恶性肿瘤突然爆发,让病情加快了恶化,恐怕……”

虽然对这贵妇的话有些不悦,可医者心再加上曹家的权势,哪怕罗建华身为副院长,都不好去反驳,只能耐着性子解释。

他怎么这么倒霉,刚送走韩家那位老爷子,曹家的公子又来了。

“恐怕……什么?”

这贵妇听到这话脸色顿时一变,声音有些颤抖。

“恐怕时日不多……”

罗建华犹豫了下这话刚出,那贵妇尖叫一声,眼前一黑顿时朝后倒去,好在曹昂军虽然脸色大变,可还是及时搀扶住了自己的妻子。

在掐了下她的人中让她苏醒了过来后,曹昂军抱着一脸苍白的她,这咬牙问道:“时日不多是多少?”

“大概在一月左右。”

曹昂军怀中的贵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出了声。

“手术呢?现在安排手术来得及吗!”

曹昂军努力让自己镇定,一双虎目透着希翼。

“如果能手术,我现在立刻安排了,可曹公子这情况很特殊。这肿瘤哪怕恶化在脑海中做手术取出也只是风险问题,可现在彻底恶化,覆盖到了整个脑神经,以目前医疗水平别说我们就算是国外,成功率也不超过百分之一。”

罗建华摇了摇头,脸色也有些无奈。

“恶化?好好的怎么会恶化?是不是你这**,刺激了我儿子!”

仿佛受到了刺激,原本靠在曹昂军怀中的贵妇突然站直身子冲到江露露面前,伸手就掐住了她的脖子。

“不……不是我……是……”

戳不及防下被掐住脖子的江露露脸都涨红了,吓得连连摆手,可这贵妇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紧紧地掐着就不松手了。

曹昂军本来冷眼旁观,想要让自己的妻子发泄下,可却突然走上前强行分开了两人。

“你刚才说不是你,那还是谁?”

一双虎目冰冷的盯着江露露,曹昂军冷声问道。

“是……是叶北!是他在药房里刺激曹少的,还说他命不久矣,有病要治!”被曹昂军盯着,江露露心中一跳,突然尖叫着将锅甩给了叶北。

“命不久矣?这叶北什么来路?”听到这话,曹昂军脸色顿时一冷。

“伯父,这人没什么来头,就是个破产的穷光蛋!我看就是他诅咒的曹少!要不然曹少也不可能出事!”

眼见转移了曹昂军两口子的注意力,江露露趁热打铁道。

“什么!诅咒?那小子现在在哪?”

听到叶北没什么背景还敢诅咒自己儿子,曹昂军顿时火冒三丈。

面对暴怒的曹昂军,江露露被吓得俏脸苍白:“我我也不知道,可我记得他现在是个上门女婿,入赘给了什么安雅集团的女老板……”

“安雅集团?老陈,先去把这公司搞垮,要是天一出什么事,谁也逃不过!”

曹昂军扭过头,满脸阴戾地直接冲身后那位头发花白的老者冷声道。

随着他这话,空气中的气温骤然一降。

“好,我这就去安排!”那老者没丝毫犹豫,转身就离开了。

吩咐完这件事后,瞥了眼一脸惨白的江露露,曹昂军这才转头看向罗建华:“罗院长,能否借一步说话?”

目睹刚才那一幕的罗建华点了点头,他隐约猜到了曹昂军刚才是在敲打他。

曹昂军的意思很清楚了,要是他儿子出事了谁都有麻烦。

毕竟曹天一可是曹昂军的独子,江北市四大家族之一,曹家未来的继承人!

要是在医院出事,那就麻烦了!

“罗院长,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有没有办法救我儿,不惜一切代价都可以!”曹昂军两口子和罗建华走到一边,冷声说道。

“曹先生,情况我刚才已经说了,贵公子的病情我们也无能为力啊!”

虽然刚被曹昂军敲打了,可罗建华也只能一五一十回答。

“或许还有办法!”

说着说着,感受到曹昂军两口子那越发冰冷的眼神,罗建华背脊不自觉有些发凉,可突然想到昨天医院发生的某件事,眼前一亮。

“办法?什么办法!”本来已经绝望的曹昂军两口子顿时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