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手画江山海最新章节 蓝萱叶海全文阅读

首页 > 

执手画江山海最新章节 蓝萱叶海全文阅读

执手画江山海最新章节 蓝萱叶海全文阅读

《执手画江山海》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他心中一震,这一眼便瞬间陷入了她的梨花带雨的双眸,这眼神,似曾相识,数不清在梦中寻找过多少个日夜。他稍一用力,将她自雪地上拉起,直接带入怀中。她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自己如何自地上被他拉起,又如何入了他的怀里。刹那间温暖席卷了她的全身,此刻她才终于感受到寒冷

执手画江山海小说试读:

清妍阁

主仆三人稀里哗啦跑进清妍阁之后,才看到里面竟然站着一个人。两个丫头急忙闪身躲到海蓝萱身后。海蓝萱倒是一时间觉得尴尬异常,自己刚才跑进来的时候实在是有失优雅,而此时对面的男子却又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她并不是一个矫情的女子,可是此刻被一陌生男子如此咄咄的目光打量着,却也着实觉得不自在。

他以为她会与寻常女人一样躲过他的目光,然后羞涩的低下头,不敢言语。而她却偏偏做出了与常人之外的事情。

“公子还要多久才看够?”她面色深凝,语气中已明显带有不悦之意。

浅笑迎上她的目光,“即然怕人看,又为何不好好呆在房里?”他脸上带着笑容,语气中却掺杂着些许责怪之意。

“公子不知道非礼勿视吗?还有这后宫本就是女人的天下,不懂规矩的该是你吧!”虽然他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外带一丝桀骜不驯,可是却怎么也挑不起她一丝谦和待人的兴致。

“叶海,梅烟,我们走。”她叫上两个丫头就准备出去。

“姑娘请慢!”他出言拦住她的去路。

她扭头看他,眼中不乏厌恶之色,“公子还有何事?”她看到他似笑非笑的笑容便觉得可恶,气不打一处来。可是这里毕竟是皇宫,保不准就碰上什么王爷将相,她的心中顿时多了几分隐忍。

“外面雪大霜重,避一避吧。”他语气平淡,那话中还带了几分命令,丝毫体会不到语气中带有关心之意。

这一句关心之语无谓是否真心,海蓝萱终于还是敛尽眼中的不悦说道,“男女有别,诸多不便。若是早知道公子在此避雪,自不会进来打扰。”

她话说的拒绝却一针见血,任谁都能听得出话里的意思。她随后转回头,却还不等走出一步,身边莹白身影一晃,男子已经出了门。

等到她醒过神来,他的身影早已渐渐远去。尽管他一句话都没有留下,但是之前的不悦和厌恶却慢慢的消散开去了。

这个皇宫中,有谁能如此自由的穿梭在各间?

她站在那里,想了无数种可能,却最终都只是一片胡思乱想而已。

那束挺拔的身影,在大雪中渐渐远去。白色的狐裘在风雪中翻飞着,放佛充满了灵性的精灵在对她含笑。突然间,她的心中竟泛起一丝惆怅。

曾经也是这样的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她与洛哥哥初次相遇,最后洛哥哥也是如此不做声的便消失在了大雪中。

从此后,那一束身影便深深落在了她的记忆里。那时候她想,肯如此呵护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嫁与他的女子,必定会得其倾心眷顾。

她以为永远不会再见到那束身影,她以为从此后唯有记忆可寻。可是,最后她不但再次见到了他,还与他越走越近,许下终身。

泪眼朦胧间,那束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身影,放佛不是那个白衣男子,而是她心心相念的情郎。

还有再见的一天吗?

与他也许是匆匆过客,此生再无机缘遇见。即使遇见,也不过是熟路陌人而已。

而洛哥哥呢?见与不见都已是咫尺天涯,逝去的岁月永难再回。

“小姐,您怎么哭了?”梅烟担心的说。

叶海的眼始终跟着那个身影远眺,梅烟的话她才收回视线,她喃喃的说道,“小姐,一切无法挽回,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她最明白海蓝萱此刻的心情,自六岁跟着小姐开始,形影不离。她了解她的一切过往,欢喜悲愁,苦辣酸甜,又怎能忘记她与赵公子初遇时的情景。

海蓝萱抹去眼角的泪滴,回眸一笑,“我知道,而且我从未想过后退。”她感受到叶海紧紧握住自己的双手,明白她担心的是什么。

曾经那么多美好的回忆,睹物思人,睹景思人,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甚至她总是在幻想,皇上或许一时高兴一开恩,将洛哥哥放出,成全她们一对有情人。

那时候,她将会是多么的雀跃,幸福。

这一切也不无可能成为真的,皇上后宫中有那么多的绝色佳人,又怎会非要她这一个。也许皇上不过是一时兴起,考验她们是否情真也说不定。

见她又陷入沉思中,叶海再次叫道,“小姐!”

她自幻想中惊醒,淡淡的说了句,“我们回去吧。”便迈开步伐走进风雪中。

“外面还下着雪呢!小姐!”叶海和梅烟赶紧跟上。

她一个人走在此时早已苍白一片的大地上,眼前的雪越来越大,地上的雪也越来越厚,走在上面咯吱咯吱的声音是她曾经最喜爱听的。

而此刻,她却觉得那么刺耳。每一步下去都带着薄怒,还未真的见到那个人,还没真的成为他的女人,还没将洛哥哥救出来,她便已经开始厌恶这个地方,厌恶这个皇宫。

两个丫头在后面追赶着她,她的脚步却越来越快,究竟是气愤自己,还是气愤那个皇帝,她自己也分不清。

只是在这一瞬间,刚刚那个陌生男人毫不犹豫走入风雪中,将屋子让给她的举动却那么轻易便击垮了她内心中坚强的堡垒。

这些日子来的彷徨度日,早上受到的**,都化作委屈的泪水宣泄出眼眶。她不是坚强的,从不想做坚强的女子,可是她却无法不挺立,无法不坚强度日。

母亲的软弱,逆来顺受,让她自懂事起便罩上了一副强悍的外壳,保护着母亲,保护着自己。当她以为终于找到了依靠,可以卸下心中苦撑的痛苦时,一切却在眨眼间消失了。

她恨,恨母亲为何当初非要生下自己,将她带到这个人世,带到那个家。

她恨,恨自己为何那日非要多管闲事,将自己亲手由天堂推到了地狱。

她恨,恨当今皇上为何要夺人所爱,将自己的幸福毁了。

脚下的步伐渐渐的变作奔跑,她将心中所有的怨与恨都化作脚下,放佛下一站便会雪过天晴,看见彩虹。可是,会有下一站吗?

如果她一直不停的跑下去,会摆脱命运,逆转干坤吗?

青丝上挂满了白雪,已经跑的气喘吁吁,她依然不肯停下脚步。叶海和梅烟早已被她拉出老远,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在深雪中竟然一口气跑出了这么远。

脚下一滑,身子前倾整个人便趴在了雪地里。

耳旁传来咯吱咯吱的声响,一个双脚在她的面前停下,她仍旧不动。

“起来!”熟悉的声音,和刚才那个人一样带着命令的口吻传来。

随后,一双白皙的手映入眼帘,那是一双男人的手,理智告诉她,她不能接受。可是,此刻的她脆弱的像块薄冰,一触即碎,最是需要呵护。

他很有耐心的等着她,手在风雪中变得微红。

颤抖的手,终于还是递了过去,可是到了伸出了一半,她便后悔了。想收回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他极快的握住了她的手,一阵温暖包裹住了她冰冷的手,她蓦然抬头去看他。

触及到他目光中的散碎心疼之际,隐忍了一路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此后,一发不可收拾。

他心中一震,这一眼便瞬间陷入了她的梨花带雨的双眸,这眼神,似曾相识,数不清在梦中寻找过多少个日夜。他稍一用力,将她自雪地上拉起,直接带入怀中。

她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自己如何自地上被他拉起,又如何入了他的怀里。

刹那间温暖席卷了她的全身,此刻她才终于感受到寒冷,可是这份温暖却极有可能成为结束她性命的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