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烬燎原伊水十三免费阅读-余烬燎原梁枝秦瞿全本阅读

首页 > 

余烬燎原伊水十三免费阅读-余烬燎原梁枝秦瞿全本阅读

余烬燎原伊水十三免费阅读-余烬燎原梁枝秦瞿全本阅读

《余烬燎原》小说主角梁枝秦瞿,在这里提供余烬燎原伊水十三的小说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了:与任夏夏一聊就聊到了下午,正说好一起去吃饭,梁枝便临时接到一通电话,让她赶回公司一趟。已经是第不知道多少次这样。梁枝能力强 ,性格好,在公司里不端着架子,遇事能帮则帮,因此总被人求助。

余烬燎原小说试读:

与任夏夏一聊就聊到了下午,正说好一起去吃饭,梁枝便临时接到一通电话,让她赶回公司一趟。

已经是第不知道多少次这样。

梁枝能力强 ,性格好,在公司里不端着架子,遇事能帮则帮,因此总被人求助。

她没办法,只能与任夏夏告别,婉拒了她送自己去的提议后,自己打了辆车过去。

最近天气越发冷起来,天也一天比一天黑得早。

梁枝从公司大楼走出时,夜幕已经缓缓笼罩了整个天空。

公司楼下支起了一个卖麻辣烫的小摊贩,还没有走近,一股食物的香味便顺着夜风一股脑扑了过来。

梁枝没吃晚饭,闻到这股味道,倏然觉得肚子空空的难受。

不指望回去吃饭,她于是过去随便点了些东西,打算就地解决。

老板是个四十出头的男人,热情地“诶”了声后,手脚麻利地开始准备。

梁枝找了个位置坐下。

桌上还残留着上个食客留下的油渍,她拿桌上的纸随便擦了下。

好久没来吃过这种路边摊了啊。

这会儿客人不多,老板望了眼几乎没什么人的街道,找着空隙跟梁枝随意闲聊。

“再晚点这边人会多,现在公司都下班了,麻将馆也没人出来,就没什么生意。”

“这样啊,”梁枝点点头应和,“您一直在这里吗?”

“是啊,”老板笑了笑,“不过下个月街道新政策就出来了,不能在这条路上摆摊,我就得去别的地方,不过也好,换到我儿子那个学校门口,我还能多看看他。”

“那挺不错的。”

梁枝评价道,忽然有点分神。

父母啊……

她摸了摸围巾,想起什么似的,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几声提示音响起后,那边王娣粗粗的嗓门响在耳边:“喂?”

“妈,”梁枝唤了声,“我下周末想来看看你。”

那边沉默一会儿,讷讷“嗯”了声。

深谙母亲不爱说话的性子,梁枝唇角弯了弯,自顾自地跟王娣说了下最近的状况,顺带叮嘱她注意身体。

王娣默默听着,不时再“嗯”一声。

麻辣烫在这时端上来,老板见她在打电话,没有多做打扰,把东西端到她面前便离开。

梁枝对他露出一个礼貌的笑。

“……那我星期六回来,”梁枝说到这里,话锋转了转,小心提议,“星期天回去的时候,要不要把你接到城里来住一段时间?”

“你又在说什么?”一直保持沉默的王娣在听了她这个提议后,拒绝得出奇激烈,“我不去!”

“你要来就来,不要带我到你那边去,反正我住不惯,到时候怪丢人的。”

说完,便强硬地挂断了电话。

“嘟——”

随着这一声不算长的提示音结束,今早付羽然的那句“别在外人面前丢人”一下浮现在了梁枝脑中。

梁枝手机还贴在耳边,垂下眼帘,舌尖泛起微苦。

把围巾扯起来遮住下巴,三秒后,她深吸一口气,小声喃喃。

“不丢人的……”

-

放下了手机,梁枝撕开一次性筷子,埋头吃起麻辣烫。

汤底辣辣的带点奶香,令人胃口大开。

梁枝确实有点饿,一口一个鹌鹑蛋,吃得专心致志。

就在这时,桌对面的板凳突然有了动静。

一个人坐到了她的面前。

以为是拼桌的,梁枝指了指隔壁的空桌子,含混不清道:“那边还有空位。”

对方没吭声,手放在桌上,指尖轻敲了两下桌面。

这个声音一下子唤醒了梁枝,她略微错愕地抬头,发现对面的秦瞿正微皱着眉看向她。

“怎么还吃这些不卫生的东西?”他问。

梁枝口腔里还残留着微辣的感觉,闻言低下头,纳闷地搅和了两下碗里的汤汁,“还好吧……你要不要尝尝,挺好吃的。”

秦瞿欲言又止,始终没有松开的眉头昭示着他的不满。

梁枝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言,闭着嘴放下筷子。

她居然又忘了,现在的秦瞿怎么可能会吃这些路边摊。

几年前创业初期,就算最窘迫的时候,他也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只有在实在没条件的时候,才会勉强从她那里分走一点。

她还记得几年前那个晚上,学校门口的路边摊,门禁已过,她与秦瞿并排蹲在路边,共同分享一碗小糍粑。

秦瞿其实没有吃几口,皱眉的表情与现在如出一辙。

“梁枝,”他缓慢地唤她,“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会再这样。”

后来,他也的确做到了。

几年过去,好像什么都没有变,但又什么都变了。

整理好情绪,梁枝本想放下筷子跟秦瞿一起离开,下一秒,却又听见秦瞿开口:“你吃吧,我等你。”

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梁枝手上动作一滞,筷子被她不留神掉到了桌上。

“啊……”

秦瞿见状,颇为无奈地笑了下。

“小心一点。”

说完,他转头让老板拿了一双新筷子过来。

男人手伸过来时,她似乎嗅到了一点不同于以往的香气。

不是他常用的木质香调,有点偏淡淡的花香。

好像,在哪里闻到过,可是又记不太清晰。

把这些小细节抛在脑后,梁枝接过筷子,讷讷道了声谢。

“谢什么?”秦瞿眼底含了淡淡的笑,替她扔掉旧木筷,“我们是夫妻,别那么生疏。”

梁枝垂下的眸子闪了闪,莫名有些无措地胡思乱想。

今天的秦瞿,真的有点不太一样。

对她温柔了好多。

——到底是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呢?

把这些心思藏在心底,梁枝从碗底翻出一个鱼丸。

放在手边的手机屏幕亮起,她咬了一口热乎乎的鱼丸,看过去。

屏幕上是一条娱乐新闻的推送:

【华人影后应晗今日到达华鼎大酒店,采访称欲回国发展!】

……

“应晗”

一个字一个字仔细读完,梁枝指尖也随着感叹号的落下,变得一片冰凉。

原本稍有些雀跃的心思,宛如迎头浇下一盆冷水,了无生机。

这时,她才想起自己那些忽略了的细节。

比如,秦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附近。

华鼎大酒店的位置,离公司大楼不过三百米距离。

而她刚才无意中秦瞿身上嗅到的清淡花香,是曾经应晗最爱用的栀子花香。

他见过她。

鱼丸在空气中凉透,梁枝囫囵再咬了一口,忽觉难以下咽。

她早该明白的。

这个世界上,能让秦瞿展露出温柔宠溺那一面的人,只有应晗。

而她得到的短暂温柔,不过是沾了应晗的光,被心情好的男人顺带施舍了一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