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妃难惹:太子我不约小说 木晟兮宗泽最新章节

首页 > 

魅妃难惹:太子我不约小说 木晟兮宗泽最新章节

魅妃难惹:太子我不约小说 木晟兮宗泽最新章节

《魅妃难惹:太子我不约》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如果说木晟兮的容貌极具攻击性,那凌雪瑶的美就显得寡淡了一些,安静如出水芙蓉,不具备攻击性,很容易让人有亲近的欲望。“这位姑娘是?”凌雪瑶友好地走到了成思淼身边,“刚来京都的吗,雪瑶怎么没见过啊。”

魅妃难惹:太子我不约小说试读:

掌柜刘世好奇地看向成思淼一眼:这人是谁?难不成是宫里出来的?

刘世试探地开口,“这位小姐……”

“老板客气了。”成思淼笑呵呵地开口,这化妆品老板,那可是一方大鳄啊,她一定得打好关系,“我叫成思淼,叫我思淼就行。”

不是皇姓,难道是别国来的贵客?

“成小姐有礼,这是第一次来我挽香阁吧?”

“是啊,我借住在相府,还是第一次出来,老板你这里很不错呀。”

刘世:……

合着还是没名没份的,那她哪来的底气这般大吼大叫?

“木小姐请。”

刘世将成思淼给忽视,迎着木晟兮进了房,亲自奉上茶,谄媚地开口道,“木小姐可是为了宫宴来的?我这边刚从西域取回了几种新款式,小人这就取来给您看看?”

木晟兮点头,看着一瘸一拐进来的木晟栀,“请个正骨的女大夫过来。”

刘世急忙点头应是,兴高采烈地转身离去,在门口遇到木晟栀,又说了几句关心的话,却是没有对木晟兮的恭敬讨好。

“你在求人办事诶,就不能对人态度好点?”成思淼觉得木晟兮真是没救了,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愤懑不平地喝了一大口茶,才看向木晟栀,“木晟栀,你不想去谢谢救你的人吗?我带你去?”

木晟栀惊恐地抬头,看着成思淼一脸认真的样子,急忙地一边摇头一边后退,“不、栀儿不是、不……”

“你在怕什么?”成思淼上前拉住木晟栀的手,“我带你去,木晟兮不敢对你怎么样。”

“成小姐。”木晟栀泣不成声,“栀儿已经答应来求大姐姐将宫宴名额给你了,你为何还要如此害我?”

成思淼不可思议,“我怎么害你了?”

她是好心啊,而且救了人不道谢,还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就不怕那些人说闲话的吗?

而且她们代表的是丞相府啊,如果不是为了木宇瑾,她才懒得管他们。

“成思淼。”木晟兮不耐烦地开口阻止,“栀儿是我相府三小姐,不会做出无名无份地往一个男人跟前凑的事情。”

“你什么意思?”成思淼怒不可遏,“你在隐射我往木宇瑾身边凑?赖在相府不走?”

木晟兮看向成思淼,勾了一下唇角,讽刺至极。

成思淼迎视着木晟兮的眼神,突然就怒了,“性格温润,待人亲和的木宇瑾,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妹妹?我真替他感到不值。”

“放肆。”紫衣目光冷凝,眼中杀意陡现。

木晟兮用手指捻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神态自若。

蓝袖带着木晟栀走到屏风后面,让大夫给她处理伤口。

成思淼双手环胸,“你在神气什么?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你的错。不是你催木晟栀,她不会急得摔倒,这是你的错;那人救了木晟栀,弥补了你的过错,你却拿看贼一样的眼神看人,你以为你是谁?”

木晟兮接过紫衣递上来的手帕,擦净了手,“我是丞相府大小姐,你呢?”

“大小姐了不起吗?还不是靠你父亲的庇佑?”

“那你呢?”木晟兮讽刺一笑,“你靠着谁的庇佑?一个非亲非故的男子?吃喝赖在别人家,却还来指责主人的不是?成思淼,这就是你所谓的高尚平等?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木晟兮,你说话注意点,是木宇瑾请我留在木府的,宫宴我也不过是好奇随口一提,木宇瑾自告奋勇说给我想办法的,你以为我稀罕你们木府,稀罕一个宴会?”成思淼一张脸变得通红,埂着脖子继续道,“你凭什么摆着高高在上的架子随意侮辱人。”

“大姐姐,是栀儿太笨了,才会跌倒,是我……”这边剑拔弩张的气氛让木晟栀不安地站起身,忍着脚踝钻心的疼痛往这边跑过来。

“怎么,你也想跟外男接触,觉得我挡了你的好事?”

木晟栀停在原地,一动不敢动,恐惧让她不由自主地哆嗦了起来。

她和木晟兮接触的机会不多,但木晟兮对她更多的是冷眼无视,从没有和今天这般愤怒。

成思淼气急,“木晟兮你装什么圣洁大小姐,还外男?你的外男还少吗?谁不知道你年仅十六已经阅男无数?你院子为什么不让人进?还不是怕被人撞见了你和人在温泉里颠龙倒凤?”

木晟兮倏然看向成思淼,目露凶光。

蓝袖紫衣满眼愤怒,做好了随时**灭口的准备。

刘世带着人取来了新款的首饰和胭脂,听见这话僵硬了脸上的笑容,站在门口一动不敢动。

他怎么就听见了这么要命的事情哦!

“你怎么知道我院子里有温泉?”

没有成思淼想象中的气急败坏,木晟兮出奇地冷静,只是一双眼深如幽潭。

“你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就是看不惯你这么一副惺惺作态的样子,本来有欲望是人之常情,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你就不该狗眼看人低。”

“木宇瑾告诉你的。”陈述句,木晟兮已然是确定了这个猜测。

“是又怎样?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如果你没做,还怕别人说?”成思淼似乎笃定了木晟兮不敢将自己怎样,况且她说的是事实。

“呵呵,难怪生日宴请不到我们的木大小姐,原来一个人躲在家里享乐啊。”

清脆的女声突然从门外传了进来,紫衣蓝袖瞬间提起了全部精神。

凌雪瑶一身黛青纱裙出现在门口,眼中尽是得意。

见着凌雪瑶出现,刘世想死的心都有了,刚刚那些话他倒是可以勒令自己的人不许胡乱外传,但是他管不了凌雪瑶啊。

凌雪瑶和木晟兮素来不合,这是整个云浮都知道的事情,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摆在面前,凌雪瑶肯定不会放弃。

如果说木晟兮的容貌极具攻击性,那凌雪瑶的美就显得寡淡了一些,安静如出水芙蓉,不具备攻击性,很容易让人有亲近的欲望。

“这位姑娘是?”凌雪瑶友好地走到了成思淼身边,“刚来京都的吗,雪瑶怎么没见过啊。”

“我叫成思淼。”和木晟兮相比,凌雪瑶身上的气质简直不要太亲和,十分地让成思淼喜欢。

“原来你就是成小姐啊。”凌雪瑶不着痕迹地退后半步,和她拉开了距离,脸上却是笑意融融,“今儿个可算是见着了,果然……别具一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