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离逸钟离逸小说的名字是 重生之鬼医倾城完整版

首页 > 

钟离逸钟离逸小说的名字是 重生之鬼医倾城完整版

钟离逸钟离逸小说的名字是 重生之鬼医倾城完整版

《重生之鬼医倾城》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然而事实确实是钟离筠忘记了。他本想着办完退婚的事情后再直接同苏青云说的,因此就没有颁布圣旨,但是年纪有些大,聊着聊着竟就把这事给忘了!见苏青云确实没有得到圣旨,苏乘君便笑着解释道:“儿子在边关立了功,被封了兵部侍郎,所以才能够回京都来。”

重生之鬼医倾城小说试读:

苏冰遥愣了一下,而苏乘君似乎也没有想到门会突然打开,兄妹俩就这么四目相对站在了门口。

苏冰遥一俯身子给苏乘君行礼,先开口,打破了尴尬:“大哥一路回来,辛苦了。”

苏乘君仔细打量着这个多年未见的亲妹妹,一时百感交集。

“遥儿似乎清减了,是身上不爽利吗?”

不光身子纤细,好像整个人都变了。

若是几年前,别说这般有礼的与他行礼,就是连见都不肯见他一面的。

苏冰遥伸手摸了摸自己未戴面具的那半边脸:“好像是有些,前一阵子身子不太好,所以瘦了些。哥哥不必担忧。”

苏乘君点点头,接着就沉默了下来,心里有着好多劝苏冰遥注意身子的话,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一时间二人之间气氛又僵硬了起来。

“大哥你…”

“遥儿…”

两人突然同时开了口,又齐齐停下。

苏乘君张张嘴,到底没能说出什么来。

苏冰遥也是如此,沉默片刻后俯身道:“爹爹等着见大哥哥,妹妹就先回去了。”

苏乘君讷讷的点点头,看着苏冰遥离开后,抬步进了书房。

苏冰遥一路沉思回到自己院子,叫来云水:“云水,你进来,我有事情问你。”

方才苏冰遥去苏青云的书房时,并没有带着云水,云水也是刚刚才知道苏乘君回来了。

云水一听见苏冰遥叫她,连忙的就跑过来,面带担忧。

“大小姐,奴在这呢。奴刚才听说大少爷回来了,小姐,您没和大少爷起什么冲突吧?”

苏冰遥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让云水将她前些日子配制的敷脸药拿过来,摘了面具一边往脸上敷着,一边问道:“没有,不过…云水,我前几年很是荒唐,你说大哥哥会不会怪我啊?”

苏冰遥已经连着敷七日的药了,脸上的疤痕越来越浅,眼看着就要全部消除了。

苏冰遥心里开心,但是却没有对任何人说,包括云水。

这毒十分罕有,若是让有心人知道了她会解毒,必定打草惊蛇。

云水听了苏冰遥的问题,斟酌着回答道:“小姐不必担心,大少爷一定不会怪罪小姐的。”

这话说了就跟没说一样。

苏冰遥便又问道:“云水,我这几年过的浑浑噩噩,就连因为什么跟大哥哥闹得不愉快,我都记不清了。”

云水便说道:“大小姐,这件事你都记不清了?”

听这语气,原主和苏乘君之间还有过过节?

苏冰遥含糊不清的说道:“最近脑子乱得很,既然问你了,你就给我捋一捋。”

云水便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夫人在世的时候,小姐和少爷的感情非常好,但是夫人骤然离世,小姐也突然毁容,大少爷却在外地任职一时无法脱身,赶不及回家。”

“待少爷回家时,一切尘埃落定,夫人已经下葬小姐的脸也已经毁了,小姐恨少爷来的太迟,之后小姐便再未与少爷说过一句话。”

听着云水的叙述,苏冰遥感叹就一个嫡亲的大哥,还不相互扶持?竟然自己单方面与兄长生嫌隙。

“我那时竟这般愚蠢?”苏冰遥单手扶额,无奈至极的蹦出一句话。

云水站在她身后,也不好说主子的不是,想了半晌突然说出一句话:“大小姐,不是的!奴突然想起来,当时大少爷不在,您伤心欲绝,丹雪阁的那两个总是过来探望你,还不让奴在里面伺候,奴不知道她们母女跟小姐说了什么,但是每次她们来过之后,大小姐对大少爷的怨怼就更深一层!”

又是丹雪阁?

苏冰遥咬牙切齿,容氏和苏冰雪真是什么时候都不老实!

也不知道当时容氏挑拨了她些什么,让原主对从小疼爱她的兄长这般怨恨。

而另一边让苏冰遥咬牙切齿的容氏和苏冰雪借着传旨的空子,终于能凑到一起。

“娘亲,苏冰遥已经被封为郡主了啊,郡主!”苏冰雪面试阴沉的坐在床上,手绢都要被绞碎了,凭什么苏冰遥永远都能轻而易举的得到她梦寐以求的东西?

容氏相比起苏冰雪来淡定的多,但脸色依旧是很不好。

“你急什么?苏冰遥已经被退婚,就算她被陛下封了郡主又如何,你看看她,她除了空有一个郡主的名头,还有什么?一个大家闺秀名声如此差,又是个被退婚的,哼,能有什么好婆家?”

“雪儿,听娘亲的话,你只要抓住一切机会,让自己攀上皇亲国戚,你就一定会把苏冰遥牢牢踩在脚底下!”

苏冰雪眼中涌现出疯狂,她上前一步,抓住容氏的手:“娘,再过半个月,就是太后娘**生辰,到时候陛下一定会举办宴会!”

“娘,我一定要去!我要让苏冰遥在太后娘**寿宴上出尽洋相,彻底没了名声!”

容氏此刻看起来也是有了几分疯狂:“那小**从不参加宴会,这次她被封为郡主,这场宴会她定是推脱不掉,咱们的确可利用一二。”

“你爹爹虽然偏心那小**,但对你也还是不错的,你去求了你爹爹,让他允你去宴会,想来不会有什么困难。”

苏冰雪点头,眸中暗潮汹涌,手中的帕子越绞越紧,仿佛已经把苏冰遥绞成了千百段。

这时候,夏槐怯怯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容娘子,二小姐,门房的人来报,大少爷回来了。”

苏乘君回来了?

容氏和苏冰雪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算计。

“苏乘君回来了,那司遥阁里,可是热闹了!”苏冰雪语气中满满的幸灾乐祸。

容氏却是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夏槐还站在门口。

苏冰雪立马收起了那副神情,冷着脸对夏槐呵斥道:“木头桩子一样的杵在这里干什么?去看看大少爷到哪了!”

夏槐浑身一抖,应了一句后就飞快地从屋里退了出来,一边退后,身上还未痊愈的伤口一边还在隐隐作痛,想到苏冰雪的所作所为,还有苏冰遥对待云水的态度…夏槐的眼中第一次有了怨恨。

她脚程极快的走,正巧看着苏乘君进入书房。

苏乘君走进书房,恭敬的给苏青云行礼,苏青云一把扶起半跪着的苏乘君。

“君儿,这么几年没见,瘦了,也黑了!”

苏乘君爽朗一笑:“军营里不就是这样的?不过爹爹勿要挂念,您看我身子,强健得很!”

说着苏乘君就伸出了胳膊,苏青云顺势捏了捏那硬邦邦的肌肉块,赞道:“好!不愧是我儿!”

“君儿,你还未同为父说,你怎么一声不响地就从军营告假回家来了呢?”

苏乘君一愣:“怎么,爹爹没有接到圣旨?”

苏青云也是有些不明白了,难道是陛下忘了下圣旨了?

随后又赶忙自己摇摇头,怎可揣测陛下是非!

然而事实确实是钟离筠忘记了。他本想着办完退婚的事情后再直接同苏青云说的,因此就没有颁布圣旨,但是年纪有些大,聊着聊着竟就把这事给忘了!

见苏青云确实没有得到圣旨,苏乘君便笑着解释道:“儿子在边关立了功,被封了兵部侍郎,所以才能够回京都来。”

苏青云摸着下巴:“原来如此。”

心中不禁暗暗吐槽,果然是陛下忘记说了吧,一定是的。

苏乘君突然问道:“爹爹,儿子有一事不明,还望爹爹解惑。”

苏青云喝了口茶水:“哦?什么事?”

苏乘君道:“是...关于妹妹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