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苏若云赫连煜小说叫什么 种田娘子万万岁全文阅读

首页 > 

主角苏若云赫连煜小说叫什么 种田娘子万万岁全文阅读

主角苏若云赫连煜小说叫什么 种田娘子万万岁全文阅读

《种田娘子万万岁》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可孟大夫说什么也不肯收,苏若云笑道:“孟大夫,以前我是没钱,白拿了您的药也就拿了,可我现在有钱了,您要是还不要,那我以后可不好意思来找您看病了。”孟大夫闻言无奈,便收下了。却也只收了一半,苏若云不依,又掏出银子给孟大夫看:“孟大夫,你看,我真的有钱,我昨天在山里抓了条蛇,卖了不少钱,您啊,就收着吧。”

种田娘子万万岁小说试读:

“吴氏,我告诉你,别拿 你那套说辞对付我,我不吃这套,我告诉你,从律法上说,我已经不算是老苏家的人了,你最好不要倚老卖老地来我这里抢东西,对了,没事也不要过来,不然我绝对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你……你……”吴氏在老苏家嚣张了这么多年,哪里有人跟她说过这话,当即气的脸都白了,一只手指着苏若云哆嗦个不停。

瞧着苏若云脸色冷的厉害,江秋菊在一旁低声劝着:“娘,我们还是先走吧……”

“走什么走?你这没用的玩意,连个东西都拿不走,要你有啥用!”吴氏满腔怒火正无处发,见江氏开口,当即翻了个白眼大骂。

苏若云皱眉,马上就要做饭了,多多身上还有伤,她可不想跟这些人废话,便在院子里扫了一圈,继而走到屋内,拿了个手腕粗的棍子出来,对着多多道:“多多,回屋里去,免得伤着你。”

多多乖巧地点头,快步跑进了屋子里。

江秋菊脸都白了,看着苏若云颤巍巍地问:“若云丫头,你这是要干啥?”

“干啥?马上你们就知道了。”苏若云勾唇一笑,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话罢,抡起棍子就朝着三人身上招呼去,要是不给她们个教训,怕是她们以后要把这里当成免费资源获取中心了呢!

很快院子里想起三人嚎叫的声音,除了吴氏还在拿长辈地身份摆谱骂苏若云外,剩下的两人都在拼命地逃。

好一会儿过去,苏若云拎着棍子站在家门口望着几人逃窜的模样,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才这个程度就累了,真不知道原主这么渣渣的体质 是怎么在这种环境下把孩子生下来的……

……

刚一进到屋子里,多多就冲过来抱住了苏若云,见状,苏若云眉眼带着温柔笑意,伸手摸了摸多多的头,弯下腰来开始检查多多身上的伤。

“多多,告诉娘亲他们都打你哪里了?疼不疼?”

“多多不疼。”

闻言,苏若云一愣,抬眸对上多多眼里的认真,心下又是一疼。

孩子调皮固然让人头痛,可有时候孩子太懂事了,又让人……

哎,苏若云心下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多多的脸:“多多是个好孩子。”

多多腼腆地笑了。

这么一笑,就扯动了被吴氏打肿的脸,当即皱着眉倒抽了一口冷气。

“都这样了还说不疼!”苏若云笑着嗔怪,掀开多多身上开始检查,这么一查,脸色当即沉了下来。

见状,多多忙道:“娘亲,多多不疼,真的不疼。”

苏若云心下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多多。

就听他认真而开心的说:“因为娘亲把他们打跑了,所以多多不疼,娘亲很厉害,多多很开心。”

这下子,苏若云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伸手摸了摸多多的脸:看来还是带他去看看郎中吧。

她记得文溪村是有郎中的,姓孟,人还挺好,原主生孩子的时候这郎中还给了她一些药来着。这么想着,苏若云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把东西都放进了空间里,告诉小白她要带多多去看大夫,回来在做午饭。

小白许是不高兴,声音闷闷地问她什么时候回来,苏若云仔细想了一下,孟大夫住的地方距离她家不远,来回的话,即便是背着多多一刻钟也就够了。

在她说了时间,又保证回来给小白做好吃的东西后,小白这才慢吞吞的应了一声。

在苏若云背着多多出门后,小白咬着个树叶坐在泉水边,蹙着眉头看自己的倒影,嘟嘟囔囔地说:“人类还真是麻烦,受伤生病了还要看医生,真是愚蠢又脆弱的东西。”

……

苏若云背着多多很快就来到了孟大夫家,孟大夫三十来岁的年纪,看上去很温柔,长的也很顺眼,苏若云进门的时候,孟大夫正在院子里整理他山上找来的草药。

“孟大夫。”

苏若云喊了一声,孟大夫这才抬起头来,瞧见她神情温和了几分:“原来是若云丫头啊,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么?”

“不是我,是多多。”

苏若云背着多多进去,小心翼翼地蹲在地上将多多放下。

“孟大夫,多多被人打了,脸上身上都有伤,你快看看严不严重。”

闻言,孟大夫忙掀开多多的衣服看了看,当即皱了眉头。

“这是谁打的?怎么对一个三岁的孩子下这样的狠手!”

听孟大夫这么说,苏若云心下自责的厉害,“都是我不好,是我没看好多多。”

“娘亲很好,娘亲没有不好。”

多多反驳了苏若云一句,继而望向孟大夫说道:“不关我娘亲的事情,是我奶他们来我家抢东西打的。”

闻言,孟大夫愕然地看向苏若云。

苏若云这才将刚刚发生的事情给说了。

孟大夫叹了一口气,说道:“也是苦了你了。”

话罢,对着多多说道:“多多是个好孩子。”

闻言,多多模样乖巧地笑了。

好在多多身上的伤不要紧,没伤到骨头,都是皮外伤,孟大夫给多多上了些药后,又给苏若云拿了膏药,嘱咐她每天给多多如何涂抹。

苏若云一一记下,继而问:“孟大夫,那多多身上会不会留伤疤?”

闻言,孟大夫摆摆手。“这些都是红肿青紫,没出血,按理说是不会留疤的,你若是担心的话,过了三天看看消肿后有没有疤痕,有的话来再来找我。”

苏若云心下松了一口气,连连写了孟大夫,又掏出钱来给他。

可孟大夫说什么也不肯收,苏若云笑道:“孟大夫,以前我是没钱,白拿了您的药也就拿了,可我现在有钱了,您要是还不要,那我以后可不好意思来找您看病了。”

孟大夫闻言无奈,便收下了。却也只收了一半,苏若云不依,又掏出银子给孟大夫看:“孟大夫,你看,我真的有钱,我昨天在山里抓了条蛇,卖了不少钱,您啊,就收着吧。”

“若云丫头,你们母子不容易,卖了钱也要好好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