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医妃不好惹最新章节 唐瑶邵胜完整版阅读

首页 > 

傲娇医妃不好惹最新章节 唐瑶邵胜完整版阅读

傲娇医妃不好惹最新章节 唐瑶邵胜完整版阅读

《傲娇医妃不好惹》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此地无银三百两,三哥可真是心急啊,父皇还没有彻查,三哥就已经巴巴地在这埋伏好了弓箭手等我。我还以为你要继续煽动那些老古董们向父皇请旨,好光明正大地杀了我这个‘盗窃賊’呢。”邵烈狞狠的眼中显现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傲娇医妃不好惹小说试读:

楼上某个房间已经出现了剧烈的打斗声,只等一声令下,房外和房顶的几路杀手满天撒网,来个瓮中捉鳖,邵胜在所难逃!

奇怪,**什么心?死的是邵胜又不是我!那个人脾气又暴躁又冷漠,救他对我有什么好处!

唐瑶准备偷偷溜走,突然几支冷箭“嗖嗖嗖”地飞来,唐瑶慌忙躲过,手上没抓稳,一个跟头栽下来,摔个狗啃泥。

“什么人!”黑衣人低喝一声。

“误会,误会!大哥,不好意思,我爬树玩呢,打扰大家了!”

唐瑶使劲揉着被摔疼的屁股。

“公子,这个女的是太子手下的人,要不要做掉?”

“不是不是,我不是太子的人!我根本不认识太子!”

唐瑶拼命地摇头。

为首的黑衣人魁梧高大,一双寒潭一样的鹰眼折射出毒辣而狠厉的光。

“杀了她,不留活口!”

“公子”冷冷地说道。

唐瑶倒退几步,看着持刀蜂拥而来的黑衣人,连忙拼命作揖,口中喊“饶命!”,手中却暗暗藏了一把银针,运力“刷刷”地射了出去。

“啊!啊!啊!”

一行人齐刷刷惨叫倒下,鼻孔流血而死。

“哼,想杀我?让你们见识见识唐氏银针的威力!”

唐瑶得意洋洋地昂起头颅像“公子”挑衅。

“你究竟是谁?”

邵烈面目狞狠,眼里冒着凶光,手中的刀柄被攥得“咯吱”作响,寒光四射。

三皇子厉王邵烈的影子军**精悍,以一敌百,少有人能抵挡半分,不想却葬送在一个黄毛丫头手上。

他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我麼,我可是堂堂太子妃,你们这些宵小胆敢动我!”

唐瑶昂首挺胸,斜睨众人,拿出不可一世的“王妃”气势。

“王妃?我看你是野**!”

一名黑衣人冷笑一声,“嗖”地提刀飞来,影子一般直直向唐瑶眉心刺去。

唐瑶心下一沉,大叫不好,连忙一甩衣袖,刷地放出漫天“五毒散”,面前的黑衣人顿时捂着脸栽倒在地,一脸痛苦地抽搐着,不多时便七窍流血而死。

邵烈脸色更黑了,煞气骇人。

太子府里竟然有这样厉害的人物?从前竟是大意了。

留这等人物在他身边,终是祸患。

此人不能留,必须除掉!

邵烈手中的金丝绳逐渐收紧。

厉王的金丝绳鲜有人知,因为知道的人十有八九将死于金丝之下,百步之内割人头颅取人性命如探囊取物。

“啊!”

随着一声怪叫,一具浑身都是血孔的尸体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长胡子被拔的精光,下巴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带血的针孔。

唐瑶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这不是之前的掌柜吗?传说中只杀王公贵族宗族大臣的小神胡。

邵胜呢?他没死吧!

唐瑶正在胡思乱想间,只见一袭白衣飘逸落下,邵胜如清风朗月般立在唐瑶面前,蒹葭玉树一般丰神俊逸。

之前的狼狈落拓竟然荡然无存,仿佛村头流血昏迷的那个人和他毫无干系。

“三哥,这是太子妃,何必动怒。”

邵胜甩甩双袖,擦擦溅了血的手指,垂着眼皮悠悠然说道。

“谁是你的太子妃!”

望着邵胜千年冰雪一般的冷峻面容,以及邵烈越聚越浓的煞气,唐瑶硬是把这句话生生给咽回去了。

“王妃还想贪玩到何时?还不准备回家?”

邵胜勾勾嘴角,邪魔一般搂过唐瑶的腰肢,在唐瑶耳朵旁轻轻吹出了一口气。

“听话,乖一点。回家给你果子吃。”

“吃***!敢吃老娘豆腐!!!”

唐瑶气的快要炸了,手掌暗自用力准备给他来个“五毒散”。

邵胜轻盈地克制住了唐瑶手臂的穴道,唐瑶只觉得半条手臂瞬间麻木没了知觉。

“王妃这是要**亲夫麼?”

邵胜修长的大掌揽上了唐瑶的腰肢,一股浑厚的力道涌动在掌心,像钳子一样夹住了唐瑶的后背。

唐瑶顿时动弹不得,只得瞪大愤怒的眼睛,一张白腻的桃花脸气愤地扭曲着,恨不得把邵胜一口吃掉。

不过他竟然没有被小神胡杀掉,反而小神胡丧命当场,唐瑶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么个神仙似的人儿,长得比戏里的粉面小生还光净明朗,虽然黑心铁腹,但要是白白死了着实可惜,还没敲诈他一笔银子呢,好歹自己费心费力地为他医治。

再不然,劫个色也不错,反正不能吃亏了!

唐瑶瞬间被自己的龌龊想法给雷到了。

我去!那个又臭又硬的石头,脾气太差,长得好有什么用?劫个色都便宜他了!

“八弟,别来无恙啊!”

邵烈冷冷地御风而立,黑暗中有着说不出的杀气腾腾。

“三哥,双魂散下得不错,我这些日子着实逍遥了一把,我这双胳膊没废,还真要拜三哥所赐!”

邵胜此时正神清气爽,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气定神闲地把玩着唐瑶纤细的腰身,时不时地还悄悄捏上一把,几乎把唐瑶龇牙咧嘴地气个半死,完全看不出之前受过重伤的样子。

“八弟是天之骄子,父皇最宠爱的就是你了,连皇位都是你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难道还要红口白牙地陷害我这个哥哥不成!”

邵胜眼皮都不抬,撇撇嘴角,冷笑道:

“此地无银三百两,三哥可真是心急啊,父皇还没有彻查,三哥就已经巴巴地在这埋伏好了弓箭手等我。我还以为你要继续煽动那些老古董们向父皇请旨,好光明正大地杀了我这个‘盗窃賊’呢。”

邵烈狞狠的眼中显现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再功勋卓越的皇子沾上了皇宫盗窃案,估计都会跌落神坛吧,何况还是父皇最为看中,精心培养的太子!”

邵胜看着邵烈眉间一闪而过的得意之色,心下了然。他压低了声音,四下张望,最后轻描淡写地说:

“所以那件丢失了的龙袍,究竟是在哪儿呢?我猜或许在厉王府上也不一定。”

邵烈眉尖一耸,有些恼羞成怒,眼里几乎要淬了毒,手中的寒刀几乎都要脱手而出,直指对方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