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念萧妄免费阅读 余念萧妄全本阅读

首页 > 

余念萧妄免费阅读 余念萧妄全本阅读

余念萧妄免费阅读 余念萧妄全本阅读

《磕校草cp后我被他推倒了》小说正在热推当中。《磕校草cp后我被他推倒了》是栗栗子所著的耽美小说,小说主人公是余念、萧妄。躺在床上的余念艰难的翻身,每动一下腰就会更疼,余念咬着牙好不容易翻了个身,小心翼翼的下床扶着墙壁走出去,此时外面早已经没有萧妄的身影,深夜医院的走廊灯光昏暗,空荡荡。

磕校草cp后我被他推倒了小说试读:

作为一个喜欢双洁的读者,对小说攻受感情方面他有非常严重的洁癖,所以,在这狗血的事情发生时,余念想的是萧妄不纯洁了,他配不上连怀了。

然后就是,啊啊啊,我腰断了啊!

“唔……”余念呻、吟一声,腰疼的要命。

懵了的萧妄听到余念的声音终于反应过来,猛的起身,拇指不自觉的摩挲着自己的唇。

欲哭无泪的余念还可怜的躺在地上,他腰好像真的断了。他的初吻,来不及害羞脸红,来不及酝酿出旖旎的氛围,就被他的腰给截胡。

懵了片刻,萧妄内心就被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充斥,嫌恶明晃晃的挂在脸上,厌恶的瞥了眼还躺在地上的余念,抬脚想去厕所刷牙,然后小腿就被抓住了。

他低头往下看,就看见那双又大又圆的杏眸蓄满泪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他知道余念喜欢连怀,是gay,所以余念该不会要让他负责吧?!

然后,他就听到余念带着哭腔说:“我腰好像断了。”

萧妄:......

余念非常诚恳的望着他,“能麻烦你拉我起来吗?”

萧妄:......

余念眨眨眼,更加诚恳,“如果你能帮我,那么今天发生的事我就不会说出去的。”

“你威胁我?”萧妄眯起眼,把他的手踢开,蹲下伸手掐住他的下巴,“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

萧妄的语气太过狠戾,余念吓得一抖,后悔自己的自作聪明了,作为学生会会长的萧妄,就是装个样子也会帮他,甚至送他去医院,而他威胁萧妄,余念觉得,他可能会被送进火葬场。

能屈能伸的余念赶紧补救,“我不是,我没有,我在求你,求求你送我去医院。”

萧妄冷哼一声,放开了掐他下巴的手,还非常嫌弃的在他衣服上擦了擦,余念的脸瞬间憋的通红。

小说里,攻做这个动作读者会非常喜闻乐见,但现实里,作为被这么对待的,余念只觉得难堪,虽然他磕他们的cp,但不代表他能忍受他的侮辱。

明明这不只是他的错,若不是萧妄笔记本放错到他的位置上,他也不会错认为这是自己的本子,在上面写同人文,也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了,综上所述,主要责任人是萧妄。

幽怨的小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萧妄。

萧妄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学生们陆陆续续的回了宿舍,路过他们宿舍时看到余念躺在地上,还好奇的停下观望,整得余念非常尴尬,求萧妄关门,萧妄也不理他。

在他尴尬的快裂开的时候,他的另外两个舍友回来了,看到余念躺在地上还非常稀奇的围观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林宇蹲在他的旁边,一边看一边问。

“这是……行为艺术?”宿舍里唯一外班人何兴华是个艺术生,他看到余念躺在地上,忍不住出言调侃他。

余念抿着唇不说话,尴尬的要死。

“话说,你怎么换发型了?”何兴华曲指弹了下他头顶的丸子,“换了发型才发现你长得还不错哦。”

林宇接着说:“对啊,换了个发型,人都不一样了,开朗了不少。”

“谢谢。”余念微笑,内心毫无波澜,当然了,如果他们能把门关一下,那他就更谢谢他们了。

“咦,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你有酒窝诶?”何兴华戳了戳他的脸,余念挡开,“别动手动脚。”

何兴华笑嘻嘻的说:“嘿,我就要动手动脚,林宇,帮我按着他。”

听到何兴华的话,林宇也来了兴趣,浑然忘了以前他们是半个月说不了一次话的关系,伸手把余念的手按住,何兴华就捏他的脸,各种搓揉。

“唔……放手……”

他们的玩闹都被萧妄看在眼里,他若有所思的把视线聚焦到余念身上,他不像那两货那么缺心眼,认为他是因为换了发型而性格大变,相反,他认为余念是因为某些事情而作出的改变。

难道是那天被庞明杰打了一顿,受刺激就傻了,还是……为了连怀?

看了一眼余念,他因为笑容而弯起的眼眸没有丝毫阴霾,无忧无虑,不像是受刺激的样子。

而且,这种时候了,竟然还把笔记本护的这么紧。

一阵玩闹过后,救护车来了,在众人的围观下,余念被抬上车。而作为舍友兼叫救护车的人,萧妄在强制要求下也上了救护车,宿舍里另外两个人朝他们挥着手绢,充当手绢的......是内裤。

上了车的萧妄,不耐烦的靠坐在车里,翘着二郎腿,散发着沉沉的低气压,一直清冷的面具都维持不住了。

余念很想说一声,跷二郎腿,那里会长歪的,然而看到萧妄的脸色,他还是决定闭嘴。

到了医院,萧妄沦为工具人去挂号,余念被带去病房,穿着白大褂的短发中年女医生在他腰上按了下,疼的余念吃呀咧嘴,医生感慨一声,“年轻人啊要注意身体。”

“医生,我的腰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就是扭到了,修养个一两个月就差不多了。”

“一两个月?!”余念不可置信。

医生非常淡定的写着病历,“对,这段时间别做剧烈运动,跟你一起来的那个男生呢,让他过来,照着单子拿药。”

“他等会就来了吧。”

余念话音刚落,萧妄就不紧不慢的过来了,余念立马捧着单子,低头,“求求萧老板,帮小的取药。”

“......”刚缓和下来的脸又黑了,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凭什么?你就不能打电话给你的家人,让他们来照顾你?”

当然是不能的了。恶毒男配的标配是凄惨的身世啊,去世的妈妈,酗酒家暴的爸爸,试问他去找谁照顾他?找他的酒鬼爸爸吗?如果真的找他的爸爸,那么他的爸爸绝对能让他雪上加霜。

沉默了一瞬,余念小声的说:“我受伤都是因为你,你得负责。”最好医药费也付一下。

医生:!

“都是因为我?”萧妄不可置信,“你做那个动作的时候怎么不考虑一下你的腰?现在受伤了又怪我?”

医生:!!

余念不服,“如果不是你一直凑过来,我也不会摔啊,而且……是你太重了,压到我了。”

医生:!!!

萧妄冷笑:“呵,如果不是你拉着我,我会压到你?还有,你把我的衣服都扯坏了。”

医生:“渣男!”

萧妄&余念:?

医生苦口婆心的对萧妄说:“你既然对人家做了这些事,你就得对人家负责啊,虽然他是男孩子,但也是……唉,你们都还是学生呢,渣男行为不可取。”

萧妄:......

余念:对不起,你在说什么?每个字他都听得懂,为什么组合在一起就这么奇怪?

“唉,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慢慢聊。”医生说完就离开了,留下一头雾水的余念和一脸冷漠的萧妄。

过了一会,余念弱弱开口,“我怎么觉得她的话怪怪的?”

“你的错觉。”萧妄大概猜到医生在想什么,不过他不打算响余念解释,拿着开药的单子去缴费取药。

因为一直半趴在床头栏杆上,不大舒服,余念废了好大劲挪动,趴在床上,双臂交叠枕着下巴。

过了十分钟左右,萧妄才提着一袋子药回来,一进门就看见趴在床上的余念,腰细臀翘,腰部因为臀部的衬托像凹下去一块,呈现非常优美诱人的弧度。

不得不说,余念是有资本的。

他烦躁的把药摔到他的旁边,只想快点回学校,“680.现金还是转账。”

余念被吓了一跳,还没来的急发怒,就因为萧妄的一句话萎了,“我能先欠着吗?”

萧妄瞥了他一眼,冷酷无情,“不能。”

“我......”余念咬了咬下唇,他自尊心还是有的,做不到向萧妄求情第二次,他闷闷不乐的埋在手臂里,“我知道了,给我三天,三天后我还给你。”

没有收入又残废的他,现阶段只能去借,等伤好了,到周末的时候,他得找份兼职做。

原主申请了贫困生,每个月能领五百块钱,五百,这点钱只能让他在学校里饭堂吃最便宜的菜,萧妄这六百多,得到猴年马月才能还上?

或许是余念的眼神太幽怨,语气太过可怜,萧妄鬼使神差的说:“算了,你有钱再还吧。”

“谢谢你!”余念感激的说,“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嗯,我先走了。”萧妄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早上六点他还得早起值日,没时间没这半残废的人呆在这。

“等等我,我也走。”

“你不住院?”

“不住。”没钱住。

“行,我可不会扶你,自己走。”说罢就转身离开。

躺在床上的余念艰难的翻身,每动一下腰就会更疼,余念咬着牙好不容易翻了个身,小心翼翼的下床扶着墙壁走出去,此时外面早已经没有萧妄的身影,深夜医院的走廊灯光昏暗,空荡荡。

这种氛围有点可怕,余念扶着门框抿唇,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心里默念,萧妄就是个大傻x,小气鬼,没良心,凶巴巴......

“喂,你还在那干什么?”

在空旷的走廊里,不大的声音还是闯入了余念的耳朵,余念转头,就看见萧妄不耐烦的站在走廊尽头。

余念压抑的心瞬间就明亮,他向他走去,扬声回答,“来了。”

果然,萧妄是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