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信息素超甜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首页 > 

你的信息素超甜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你的信息素超甜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你的信息素超甜是一部耽美小说,玖陆文学网第一时间提供你的信息素超甜最新章节目录以及你的信息素超甜全文免费阅读。你的信息素超甜精选:站在自己身后的顾书一直不吭声,肖奕转过来看着一脸乖巧的站在自己身后的顾书说道:“以后我们就住这里,,房子定期会有人打扫,你有什么东西也可以搬过来。我平时很忙,只是回来休息一下,没什么讲究。”

你的信息素超甜小说试读:

何毅将肖奕和顾书送到门口就将车开走了,顾书有礼貌的向他道别并道了谢。

何毅恭敬的对顾书说道:“夫人您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本就是我的分内之事。”

额~

好吧,夫人就夫人吧。顾书在心底慢慢说服自己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毕竟他要习惯的事情还有很多。

何毅走后就剩顾书和肖奕,顾书跟在肖奕身后,看着眼前高大挺拔的背影。

有些恍惚。

肖奕:“今天不好意思,我有急事所以将你的留下,很抱歉。”

肖奕想到自己妈妈杨懿琳女士今天的一顿唠叨,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说明一下情况。

“嗯?”

顾书反应过来脸上挂着笑意:“没关系啊,每个人都有事情要做嘛。”

肖奕点了点头:“嗯。”

他看着顾书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觉得自己妈妈果然小体大做了。

他这是真的结婚了?所以现在来肖奕家是来同居的?

怎么感觉不太真实?

顾书深呼吸了一下,虽然他脸上看起来云淡风轻的,但内心远没有这么平静。

白天还没觉得,这会儿才猛然发现。

顾书和肖奕到了肖奕家,顾书换上了肖奕给他找来的新拖鞋,鞋码还挺合适的。

肖奕虽然冷,但始终很有绅士风度,如果忽略他偶尔飘出来的一些让人不知道如何接下去的仿佛质问下属似的话的话,那还是很好的。

顾书进门环顾了一下肖奕的住处,房子挺大的,是一栋两层的复式别墅,布置得很简洁,房子太大显得有些空荡荡的,不太有家的味道。

顾书想想自己那不到一百平的小房子再看看这太大而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别墅,,有些感叹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突然有了一丝嫁入豪门的真实感。

顾书不太好意思明目张胆的大肆观察,环顾了一下就乖乖跟在肖奕旁边。

他感觉自己就像个小跟班似的特别狗腿,乖顺的站在一边有一种随时等候差遣的既视感。

嗨,算了,看在那么丰厚的聘礼上,狗腿就狗腿吧,要是一不小心被退婚,他实在赔不起啊。

顾书压下心理那股不知是恐惧,隐隐想要逃离的冲动,故作轻松的在心里调侃到。

站在自己身后的顾书一直不吭声,肖奕转过来看着一脸乖巧的站在自己身后的顾书说道:“以后我们就住这里,,房子定期会有人打扫,你有什么东西也可以搬过来。我平时很忙,只是回来休息一下,没什么讲究。”

顾书乖乖点头应到:“嗯嗯,好的。”

活像一个被班主任训斥时,乖乖承认错误的模样。

肖奕显然是习惯了别人对他的态度是顺从附和的,并没有觉得此刻顾书的态度乖顺得不像是在做梦一个合法的伴侣而是一个在听从他安排差遣的下属。

顾书也不甚在意。

肖奕点了点头,说道:“我带你上楼去看看我们的卧室。”

顾书有点没反应过来,呆呆的重复“我们的卧室?”

肖奕看顾书一脸惊讶的呆萌样子,嫣红的嘴唇微微张着,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

就像一颗刚好成熟的樱桃可以任人采摘。

肖奕喉结不自觉的上下滚动了一下,眼神直直的盯着顾书。

顾书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但想了想好像自己也没做什么奇怪的举动于是他犹豫的开口“肖先生,怎么了吗?”

肖奕回过神,淡定的别开眼睛“没什么。”

“走吧,卧室在楼上,我带你去看。”顾书没搞清楚状况但还是乖乖点头:“好的。”

顾书跟着肖奕来到了他们的卧室,顾书环顾了一下卧室的装饰也是非常简洁。

色调以黑白为主,床很大很宽,两个人睡应该是绰绰有余,甚至中间还可以再来两个。

想到这儿顾书一下子反应过来,肖奕说来接自己他就跟着走了,连最起码的洗漱用品和睡衣都没带。

他这是今晚要粗糙的将就一下?

洗漱用品还好说,肖奕家可能有多余的那睡衣咋办?

他刚刚是一个脑子秀逗了?

怎么什么都没想就直接跟过来了?

再怎么说也应该回家去那一些日常用品过来的、嘛。

在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omega.,日子得过得稍微精致点嘛。

不过对比自己肖奕就显得比自己周到从容周到许多。

肖奕走到衣柜边从里面拿了一套睡衣出来递给顾书。

“你今天什么都没带,睡衣可以先穿我的,洗漱用品浴室有新的,你自己那就可以。”

顾书有些窘迫,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接过肖奕递过来的睡衣说道“谢谢。”

肖奕看顾书窘得脸都微微泛红,看起来整个人都粉嫩可爱,不自觉的笑了笑,说道:“不客气。”

肖奕长得本来就极其好看,再这么一笑顾书感觉自己要被他帅晕了。

愣愣的看着肖奕显得有些花痴。

顾书反应过来自己这么花痴的盯着肖奕时心里忍不住暗骂自己“真是单身太久,见到一个帅的,就被迷得五迷三道找不着北了。”

“你可以先洗漱休息,我还有工作要处理。”说完肖奕就走出卧室去了书房。

顾书拿着肖奕递给他的睡衣愣愣的站了一会儿,才去浴室洗澡。

顾书洗完澡穿着肖奕的睡衣出来,因为肖奕的个头比他高很多,,身材也比他健硕,所以睡衣穿在他身上松松垮垮的。

显得整个人都很纤细,而且因为裤子太长顾书将裤脚卷了一截起来,露出了白净的脚踝。

顾书穿着肖奕的睡衣有点不自在,睡衣是非常私人的东西。虽然洗过了但还是沾染着肖奕一丝若有若无的信息素味,顾书不好判断到底是什么味,但好像挺好闻的。

顾书深吸催眠似的口气告诉自己,这没什么,一件衣服而已。

不要表现得太过异常。

因为洗澡时顾书将后颈的信息素将阻隔贴撕掉了,现在他的信息素有点往外溢。

他觉得这样有点不礼貌,毕竟他们这才认识一天而已。

还有点心慌。

但他又没有带新的阻隔贴,这让顾书有点头疼。

他再一次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那么粗枝大叶,简直完全没有一个做omega的自觉。

一天天过得如此粗糙。

太不应该了。

顾书犹豫着要不要去买,但现在那么晚了,而且肖奕家附近也没什么商场。

还是算了。

反正都领证了,肖奕应该也不会那么计较吧!

虽然话是那么说,但是顾书心里隐隐不安。

计较的真的是肖奕么?

难道不是自己在害怕?

顾书站着犹豫了一会儿,越想越觉得反正两人证都领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就上床了。

这个床很大他躺下去只能占小小的一角,他乖乖的躺好没关灯,因为肖奕还没来。

顾书躺着想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他不仅结婚了,这会儿还躺在刚认识的alpha丈夫床上,还没贴抑制贴,虽然不是发热期,但还是有一点蜜糖信息素的气味。

越想顾书越觉得刺激,大脑越清醒不太睡得着。

肖奕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这么久都没忙完。

顾书睡不着实在无奈只好躺在床上数羊。

他不知道反复数了几次,不知道第几次重头开始数,数到五千二百一十的时候听见了肖奕开门进来的声音。

可能是因为在陌生的环境,和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顾书在肖奕开门进来的那一瞬间,心脏猛然被提起。

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让顾书的整个身体都绷紧了。

肖奕进来后关灯躺在了床的另一边,和顾书隔了很大空隙,顾书才稍稍放松。

肖奕躺下后顾书闻到了一股清新冰凉犹如夏日凉风的味道。

他想着原来肖奕的信息素是薄荷味的吗?

还和他的气质挺搭的。

肖奕躺在床上后鼻尖萦绕着一股甜丝丝的味道,他想应该是顾书的信息素味。

他不喜欢和不熟的人接触,也不喜欢甜的东西,但此刻顾书躺在他身边他并没有觉得不好。

甚至觉得这甜丝丝的信息素味也挺好闻,很符合顾书的气质,甜甜的,软软的。

肖奕不自觉的在黑暗中弯了一下嘴角。

“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那么甜?”

这突如其来的发问搞得顾书一激灵,他平复了一下自己受到惊吓而有些不稳的呼吸,声音乖巧的回答:“蜜糖味的。”

顾书说完肖奕似乎是笑了一下:“蜜糖啊,怪不得那么甜。”

顾书附和“是啊。”

两人躺在床上讨论信息素的味道让顾书莫名感觉有些羞耻还有些慌张。

只不过夜晚的黑暗很好的将他此时的慌乱和不安掩藏好。

这些年他没恋爱,没结婚除了顾溪女士的要求太过苛刻之外或许还有他自己本来就不相信婚姻和爱情。

这次他觉得自己可能是鬼迷心窍了,他妈让他带上户口本去,他就真的去了。

“其实我不太喜欢甜的东西,觉得腻得慌。”黑暗中肖奕的声音再次传来。

顾书:“………”

肖奕的话成功打乱了顾书的思绪。

额~

好吧,腻就腻吧,我就甜了,这东西也是没办法。

虽然顾书心里吐槽了肖奕八百遍不止,但嘴上不敢说出来。

静默片刻顾书弱弱开口:“哈哈,是吗?我今天走得忙,忘记带阻隔贴了,以后会注意的”

“嗯。不过你的信息素味我挺喜欢的,甜而不腻,浓而不烈,芬芳正好。”

“在家里你也不用在意那么多,我没关系,在外面好好贴好就好。”

低哑微沉的嗓音在本来就安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有存在感。

顾书动了动因为躺得太过端正而有些僵硬的身体。

愣愣的回答:“噢,是吗?还好吧。”

肖奕这弯拐得有点大,把欲扬先抑运用得太熟练,以至于他不知道如何接话。

顾书犹豫了片刻,本着礼尚往来的原则,自觉也应该问一下肖奕的信息素的味道,然后再礼尚往来的回夸一番。

于是顾书开口问道:“那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黑暗中肖奕睁开眼向苏叶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带着晦暗不明的意味,半晌才开口:“薄荷。”

顾书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啊,薄荷味啊,我很喜欢薄荷的味道呢,清凉芳香,低调而不张扬,很符合你的气质呢!”

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夸再说吧。

顾书将后面自己带降温效果吞回肚子里。

顾书说完后肖奕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聊着聊着突然没声音,顾书都以为是自己刚才那句话说错得罪肖奕了,心里一阵紧张。

过了一会儿肖奕开口道:“你知道一个omega和一个alpha结婚后,要完成终生标记让那个alpha在体内留下永久的印记,以后都只能依靠他的信息素吗?”

顾书一下子没跟上这话题转移的速度。

但肖奕这问题问得挺奇怪,他一个成年omega怎么会不懂这些常识呢?

顾书一直都觉得这样很不公平,一个alpha.可以标记多个omega但一个omega却只能让一个alpha标记。

就算以后婚姻有了什么问题,alpha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继续找其他omega。但omega却只能带着他的印记,还要依附他的信息素。

即使现在可以做标记摘除,但那也是对omega的身体伤害非常大的。

就像他妈妈顾溪女士,还有一些来他诊所护理腺体的omega,都因为丈夫的背叛,承受着这些痛苦。

顾书静默了片刻,轻声回答:“我知道啊!”

他怎么会不知道?

顾书说完后肖奕说道:“我们两个是因为父母的意愿和现实原因结了婚,我们现在住在一起与寻常夫妻无异,我可以帮你度过发热期,但可以不彻底标记你。”

顾书没想到肖奕会这么说,两人结了婚其实肖奕大可直接标记顾书,对一个alpha来说这完全不吃亏。

不知道肖奕不标记他是因为想对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忠诚还是完全出于绅士礼貌。

顾书都很感激他,留给自己可以选择和后悔的余地。

也让他今天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心脏稍微放松了一下。

他其实对标记这件事存在一些恐惧,他不知道如果肖奕真的要标记他,他会不会将从前依然尘封的记忆和那种窒息的感觉再次想起。

让他夜不能寐。

顾书沉默片刻后开口:“谢谢,如果你不方便,发热期我可以继续打抑制剂,你不用勉强。”

“不勉强”

不知过了多久顾书迷迷糊糊睡着了。

最后肖奕那句“不勉强”还萦绕在耳边,伴着他入睡。

他想或许勉强的是他自己,而不是肖奕。

顾书本来睡眠浅,而且换了新环境,能睡着已经是很意外了。

顾书一整晚都被多年来一直驱赶不走的梦境所困扰着。

他想挣扎着醒来,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肖奕被身边低声呜咽的声音吵醒。

醒来的一瞬间有些迷茫,过了片刻才恍然想起他今天奉他母亲杨懿琳女士的命去领了证。

此刻睡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合法伴侣。

半夜被吵醒的肖奕心情不怎么美好。

他伸手打开床头的灯想看看怎么回事,结果开灯看见的便是躺在身边的人满面泪痕,紧紧柠着眉的样子。

顾书显然是被梦魇住了。

肖奕轻声了喊了两声,顾书没醒。

肖奕看着顾书满是泪痕的脸有些恍惚,白天的时候不是笑意盈盈,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么,是做了什么样的噩梦,才会让他睡着之后哭得那么伤心?

让看着的人都能感觉得到他此时的心里有着怎样无限的悲伤,。

肖奕看得心里升腾起一股难以言明的奇异的感觉。